琮琮

喜欢黄昏

口婴:

黄婷婷是在黄昏时太阳将落未落的时候看见李艺彤的。她刚从漫展回来,带着橘色的假发,也可能只是颜色偏近,因为她全身都散发着暖黄的光圈。


在静寂的街道里,好像有自行车缓慢而闷重的吱吱声。可能是母亲将刚刚放学的孩子放在车座后,车把上还挂着新鲜的蔬菜,一步一步缓慢又坚定地推着车向家走。


黄婷婷手里还端着一碗没吃几口的泡面,蹲在便利店门口的台阶上,向着太阳也是向着李艺彤,眯起了眼。


李艺彤站在她面前朝她伸出手,张了张嘴要说些什么。表情坚定又毅然的让黄婷婷有些尴尬。


所以黄婷婷没等她开口,就把手里端着的泡面单手支到她面前,单手是因为这样会比较潇洒帅气。泡面也没等黄婷婷开口就要端不稳了,因为太烫太沉。


李艺彤反应很快地把伸出的手凑过来捏住面桶的桶沿,微微弯下腰来,那双亮晶晶的眼睛只和黄婷婷隔了一桶方便面的距离。黄婷婷联想了一下前因后果以及她来找自己的原因,觉得李艺彤眼睛里的星光可能就是她所谓的梦想。


黄婷婷只好又加上一只手,两只手捧住它,然后问距离自己很近的李艺彤:“你要吃吗?”


李艺彤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向前凑了凑,激动热血又中二的说:“婷婷桑,请和我一起完成梦想!”


口水喷了黄婷婷一脸。


好像还有几滴掉进了方便面汤里。


黄婷婷干净利落的松了手。


李艺彤手忙脚乱的端住了这碗摇摇欲坠的方便面桶,看着余波荡漾的汤水松了口气。黄婷婷拿衣袖擦了擦脸,然后抬头看着不知所措的李艺彤说:“能不能别老那么激动。”


李艺彤知道是自己不好,张了张嘴又觉得没什么好反驳的,就愣愣地点了头。但她会不会改就不知道了。


黄婷婷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沾上的灰尘泥土,再弯腰将放边上的吉他背到背上。李艺彤一只手端着面,一只手还向前抬了下,想帮她背吉他,看上去可怜兮兮的。


黄婷婷蹦下台阶,任由身体惯性在原地跳了两下,拉过李艺彤拿面那只手的手腕就走,李艺彤被拉着跟她走了几步。


黄婷婷说:“你把面扔了吧。”


李艺彤边被拉着走边低头看了眼好好的没怎么动过的方便面,觉得有些可惜。


黄婷婷说:“你要是不嫌弃就吃吧。”


李艺彤说:“那你为什么不吃?”


黄婷婷转头看她一眼,渗人。李艺彤缩了缩脖子。


“里面有你的唾液。”


“吃面的叉子上也有你的口……”李艺彤把水字咽下去,学着黄婷婷的说法,因为这样显得有文化一些,“有你的唾沫。”


黄婷婷甩开她的手哼了一声,扎起的马尾辫随着动作一晃一晃的,特别可爱。


她拖长了音:“所以说——你不嫌弃就吃啊——”


李艺彤追上黄婷婷的步子,和她并肩走在一起,觉得身上被夕阳照的暖洋洋的,也懒洋洋地说:“我们现在去哪儿?”


“吃面。”


还没等李艺彤反应过来。


黄婷婷说:“你请客。”


李艺彤端起面嗦了口,咬着她很嫌弃的勺子,笑眯了眼:“行。”


在寻常巷陌里,暖洋洋的空气里蔓延着普通人家中传出的菜香,脚下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李艺彤又跟在黄婷婷身后,踩着她影子玩。黄婷婷仍然一无所知,对着落日打哈欠:“我要吃牛肉面,而且还要多加几片肉。”


李艺彤捧起面桶,照着光看上面印刷的大字,嚷嚷开来:“但你的红烧牛肉面,里面却一块牛肉都没有!”


黄婷婷笑了。


李艺彤闹了一阵也认真起来,没再激动了。一字一顿地说:“那婷婷桑,我们一起完成梦想吧。”


她们正好走出巷口,遇见了那辆泛着绣色的脚踏车,吱吱的发出声音。和想象中有些不一样,是正值壮年的青年推着那辆破旧发声的自行车,车把上挂着新鲜的蔬菜,有发已花白的老妪跟在一旁,细密的笑意中流淌着温情暖意。


黄婷婷多看了两眼,用力拿鼻子吸着暖洋洋的空气,慢吞吞地说:“那余生,就一起努力吧。”

评论

热度(48)

  1. 琮琮居家筋饼豆腐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