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古早记录 04

化合物菌:

重度ooc 请勿上升真人 


虽然看起来像是鞠小姐开后宫的故事但并不是,意在描绘美好的社会主义姐妹情,靴靴(。




冯薪朵刚走,李艺彤就来了。鞠婧祎把钥匙给她,自己赶通告,回来的时候电视开着,这人已经缩在沙发上,哈哈躺在她臂弯里,一人一猫睡得都很熟。


李艺彤睡着的时候,还是跟以前一样,孩子气。大家这几年好像都在变,唯独这位,外面怎么妖魔化,她都还是当年那个愣头青。




“明年我一定要坐到那个位置。”


“并且我上去了就不会轻易再下来。”




当时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镜头,切到鞠婧祎脸上,她勾起嘴角露出了那天晚上最发自内心的微笑。


李艺彤的粉丝说那是挑衅,鞠婧祎粉丝说这是王者之气,cp粉说这是宠溺一笑。


实际上都不是,她只是在笑这家伙的中二病能不能收敛一下,有那么多媒体拍着呢。




不出所料的,当晚微博就爆了。“李艺彤 黑脸 ”迅速成为热搜,总选发言被转发几百万次。




当事人李女士跟大家诉苦,遭到了冯薪朵的无情嘲笑:“你脸黑还是新闻吗?你哪儿不黑?”


鞠婧祎一口水喷出去很远。


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那之后又有了太多事儿,兜兜转转的,鞠婧祎买了房子安了家,李艺彤也喜欢常来转转。




鞠婧祎把电视关了,找了毯子给她盖好,自己缩到了沙发另一边打开iPad刷剧。




李艺彤醒来的时候,鞠婧祎正盯着iPad屏幕哭得梨花带雨。


“青韦,我饿了。”


可怜巴巴的语气,也是像以前。鞠婧祎擦擦眼泪,说了一句游戏角色的台词:“人家在抒发哀伤时,能不能不要破坏氛围。”




李艺彤愣了一下,一个爆笑,上去抱住鞠婧祎:“抒发什么哀伤!快管饭!管饭!”




你看,这不是跟以前完全一样吗?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亲亲热热的收拾东西出门吃饭。鞠婧祎看出李艺彤不对劲,也听闻了一些事。可是李艺彤不主动提,她就不会轻易问。


小孩子会倾诉,大人就慢慢学会把脱口而出的那些话咽下去。




两个人达成这样的默契是在“烟花”事件之后。李艺彤连夜飞过来,鞠婧祎还在剧组,她就在小区门口等着。凌晨了鞠婧祎回来,把冻得瑟瑟发抖的她带回家。李艺彤的状态不适合被外人看见,外卖又太慢,两个人又都是炸厨房的主儿,鞠婧祎打开冰箱发现了竟然还有几袋速冻水饺。




这才想起来,上次河里的代言是某水饺界扛把子,冯薪朵结束通告的时候,送了些在这儿,还不忘解释:“送的,不好带回上海。”




鞠婧祎把好好的水饺煮烂了,变成了面片汤,李艺彤也没介意。一通狼吞虎咽,身体总算暖和了。


一冷一热,李艺彤一开始是擦鼻涕,后来纸巾湿的很透,鞠婧祎知道她这是哭了。




那一晚她们没说太多话,鞠婧祎对安慰人这件事,非常的不擅长。李艺彤来也不是想听她说什么,也没想哭,一会儿把眼泪擦干净了,开口说话。




“你又飘到哪儿去啦?说冯薪朵呢我的兄弟!”李艺彤把鞠婧祎的神游打断,非常不满意地戳戳她的脸颊,“跟我吃饭有那么无聊吗,从刚才就一直心不在焉!”


鞠婧祎还没来得及开口哄哄这位气鼓鼓的河豚同学,肩膀被拍了一下,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在她脑后响起:“小鞠!”


她心尖一颤,看到对面的李艺彤也是僵硬了一下,自然地回过头打招呼:“hey!”


然后做了一个非常赵嘉敏的动作。


一系列的操作让李艺彤暗暗扶额,你有必要把紧张表现的这么明显吗,鞠小姐?





评论

热度(20)

  1. 琮琮化合物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