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Nacl是什么意思?

就是喜欢猫的德牧:

    “阿黄,如果休息一会儿还不舒服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何晓玉伸手将窗帘撩开了些,只见玻璃上沾满了细碎的雨珠,那映在其表面的街道和楼房正以不用的角度扭曲着。
   
    “嗯……”黄婷婷闷在被子里,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随后便再没有任何动静。
   
    昨天Top16汇报公演结束后,一行人又转移到了娜娜早已订好的火锅店为其庆生,吃至兴头,还点了几打啤酒来喝,待回去时,黄婷婷已经有些醉了。
   
    “婷婷,你还好吗?”
   
    “唔,还行,不用担心我。”黄婷婷的目光在越过万丽娜的肩膀后,悄悄地落在那人身上,对方捏着小可玩偶,依旧是那副放空的模样,“娜娜,你们快回去吧。”
   
    “要不我们一……”万丽娜话刚说到一半,便突然住了口,随即为难地皱起眉来。黄婷婷现在的状况让她放心不下,可自己若是跟着黄婷婷走了,那李艺彤就得一个人回生活中心,这大晚上的,实在不安全。
   
    就在她纠结如何做才能两全其美时,后面的人却开口了,“我去拦车,待会儿一起回生活中心。”
   
    平时不是一见到就要立马和自己保持一米以上的距离么,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困惑的不仅仅是黄婷婷,还有她身边的何晓玉和万丽娜。
   
    就在三人迷之沉默了近半分钟后,李艺彤才慢悠悠地补了句,“太晚了,人多比较安全。”
   
    哦,一次说完不行?
   
    黄婷婷松开了刚才因紧张而握住的衣袖,满脸冷漠。李艺彤今晚因胃不舒服而滴酒未沾,相比起有些醉的自己,自然是要清醒多了。
   
    出租车坐的满满当当,却是极为安静,因为四人中最能找话题的那个人,此刻正坐在前排偏头看向窗外。
   
    黄婷婷靠着何晓玉的肩膀,眯眼看向那张浸在阴影里的侧脸。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连看对方一眼都要这般小心翼翼?
   
    别说外面的粉丝和成员不知道,就连处于事件中心的黄婷婷本人,也没用一个确切的答案。
   
    伴随头痛一同袭来的,还有因为缺觉引起的困倦,黄婷婷只撑了一小会儿,便完全睡了过去。
   
    “婷婷睡着了?”
   
    “嗯。”
   
    两人刻意压低的交谈声,被坐在前排的李艺彤听得清清楚楚,她抬眼看向后视镜,表情复杂地盯着那张因为醉酒而微红的脸。
   
    就连睡着了都还皱着眉头,肯定是很不舒服吧。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就被其主人迅速地摁了回去。李艺彤烦躁地移开视线,却又不禁想起那两句引人遐想的歌词。
   
    “还是朋友吗?”
   
    “谜样关系令人尴尬。”
   
    黄婷婷,Nacl是什么意思?
   
    “要不我还是待这儿照顾你吧。”何晓玉拿出手机正准备发短信,却被突然坐起的黄婷婷一把抢了过去。
   
    “我没事,就是有一点点头痛而已。叔叔阿姨好不容易过来看你一次,你一定要过去。”
   
    “但婷婷你……”
   
    “哎呀,我真的没事,再睡一下就好。”黄婷婷爬起来,将舍友一路推到门口,“你就快去吧。”
   
    “那你自己注意点,我会尽量赶在五点前回来的。”何晓玉接过对方塞来的手机,又不放心地看了她几眼才离开。
   
    黄婷婷再次醒来时,已是下午一点多,虽然非常不想起,但胃里空荡荡的实在有些难受。
   
    “麻烦等我一下!”
   
    就在电梯门快关时,一只手突然伸进来将门挡住,黄婷婷下意识地抬手去按开门键,生怕对方被门夹了出什么意外,“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很危险。”
   
    “谢谢。”
   
    有那么一瞬间,黄婷婷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要么就是还在做梦,不然怎么会听到李艺彤用略带几分少年气的嗓音同自己说“谢谢”。她不确定地朝侧边看了一眼,正巧对上对方那双亮晶晶的眸子。
   
    你是不是早上赶电梯的时候被门给夹了?
   
    话都到了嘴边,却被黄婷婷硬生生咽了回去,就在她纠结如何回答会比较合适时,对方却抛出了另一个更令她头疼的问题。
   
    “黄婷婷,Nacl是什么意思?”
   
    “就……”黄婷婷咬着下唇,像被发现了秘密般紧张地绷起肩膀,但心里却隐隐有几分期待,毕竟这点小心思并非那么不可告人,“……我只是很喜欢这首歌罢了。”果然还是没办法好好说出来的吧。
   
    黄婷婷盯着屏幕上跳动的数字,顿时觉得非常不自在,即便没有转过头,她也能感受到对方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她捏着塑料袋的五指,又不由自主地收拢了些。
   
    “Nacl是盐的意思。”
   
    待黄婷婷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时,李艺彤已经跨进了宿舍,“李艺彤你什么意思?”她气冲冲地跑过去,抬手撑在那快合起的门上。但下一秒,她就后悔了,这个时候的她,更应该装傻的。
   
    “字面意思。”李艺彤靠着门框,心情颇好地扬起唇角,却又在对方撤手欲离开时突然慌了神,就像玩笑开过火把人气走的顽皮小男孩那般。
   
    “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突然腾起的雾气模糊了视野,黄婷婷低垂着头,硬生生将涌上来的眼泪忍了回去。那位战役胜利者,此时一定在高傲地欣赏着败者可怜又可笑的姿态吧。
   
    “黄婷婷我不是那个意思!”年下着急地拉住黄婷婷的手腕,意料之内的被对方挣开,两人这剑拔弩张的气氛,倒像是随时都会出手打上一架。若是让staff和其他成员看到,肯定会马上围过来把她们拉开,好在此时走廊里并没有第三个人。
   
    “婷婷,我们和好吧。”年下皱着鼻子,像只委屈的大狗般蹭到年上身边。
   
    黄婷婷哽咽一声,转身抱住李艺彤,然而嘴上还不忘揶揄一句,“李发卡,你好烦。”。
   
    两人和好的消息,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总的来说就两位本尊及各自的舍友。
   
    因为不在同一个队,所以排练的时候基本上是见不到什么面,就算偶尔一起,两人也是在目光碰到后便迅速避开,表面上仍维持之前的零交流状态。
   
    凌晨两点,仍在练舞房的李艺彤瞟了眼闪身进来的黑影,而后忍不住笑起来,“婷婷你是做贼么,捂那么严实。”她伸出手,将对方的口罩拉了下来,笑嘻嘻地盯着那张微泛起红晕的脸。
   
    “死开,别碰我!”黄婷婷轻哼一声,抬手拍开李艺彤的手,而后狠狠瞪了她一眼,“还不回去休息?”
   
    “等会儿,我有些地方还没练熟。”李艺彤扯了扯黄婷婷的衣角,示意对方在自己身边坐下。
   
    “我不要,你烦不烦。”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黄婷婷在犹豫一会儿后还是走到李艺彤身边坐下。
   
    “这么晚了还过来看我,怎么不在宿舍好好休息。”
   
    “……娜娜跟我说你练舞扭到腰了。”黄婷婷伸出手,将对方被汗水浸湿的发丝抚到耳后,“还疼吗?”
   
    “还好……”李艺彤有些心虚地翻出手机,用小号刷起微博来,“这些gay是个个都安了八倍镜么?”仍挂在热搜第三位的“卡黄破冰了”标题吸引了她的注意力,点进去一看,全是两人在昨天下午出外务时相互偷看的“罪证”,而且还有一张是自己对着黄婷婷笑。
   
    我有对着黄婷婷笑过么?我怎么不记得了。
   
    “都说了让你不要偷看!”黄婷婷凑过来看了一眼,随即忍不住推李艺彤一把,“这下被发现了吧。”
   
    “但婷婷你也看了我啊!”李艺彤鼓起腮帮,气呼呼地瞪着黄婷婷,却又在对方回瞪过来时瞬间蔫了下去。
   
    “你五张,我四张。”
   
    “也就多一张……”
   
    “而且你还对我笑了,所以怪你。”黄婷婷一句话,堵得李艺彤哑口无言,只能瞪着对圆溜溜的眼睛哀怨地看向自己。
   
    哦,其实黄女士一共看了李女士六次,不过这种事她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两人从练舞房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四十,李艺彤抬头看了眼头顶暖黄的灯光,随后轻哼起Nacl来,她用手指碰了碰黄婷婷微凉的手背,见对方未有表示,便大方地将其握住。
   
    傻叽。
   
    黄婷婷回握住对方的手,而后微弯起唇角,露出一丝愉悦的弧度。
   
    两人再次上热搜榜,已是半年以后的事,名为“卡黄带娃”的标题已经在榜一挂了整整两天,两家单推粉为此吵的不可开交。
   
    在这个带娃综艺官宣一小时后,李女士就关注了黄女士,黄女士也不负众望的在一分钟后迅速回关李女士。
   
    “李艺彤,你家粉丝说你关注我都是被逼的……喂,你不要抢我丸子!”
   
    李艺彤赶在黄婷婷筷子伸过来之前,就把肉丸送进了嘴里,而后含糊不清地应道:“没有没有,我自愿的。”
   
    “哦。”
   
    “婷婷你的粉丝还说我倒贴呢,啧,刚刚应该让你先关注我的……”
   
    “你难道不是倒贴?”
   
    “我不……”话刚说到一半,李艺彤强烈的求生欲就迫使她住了口,“我是!我是!”
   
    黄婷婷在某大型犬蹭过来时,毫不留情地伸手推开对方的脸,“哼,死开。”
   
    “婷婷……”李艺彤盯着那张可怜兮兮的脸,努力凑到对方耳边道:“Nacl是什么意思?”
   
    “就……就盐的意思啊!”黄婷婷故意忽略掉李艺彤那压低的笑声,而后迅速转过头,但很不幸的是,那染了红晕的耳廓已经被李女士瞧见了。
   
    “李艺彤,你快看那个热搜!”万丽娜突然从背后拍了自己的舍友一把,吓得对方直接把手机丢了出去。
   
    听到响声的H队成员围了过来,好巧不巧地看到了手机屏幕上的内容。
   
    #冷漠cp,谁家娃这么惨#,话题下全是五选的采访图。
   
    “李发卡你看了啊……”万丽娜尴尬地看了眼其他成员,而后抬手拍了拍李艺彤的肩膀,“你加油。”。
   
    偷偷告诉你,万女士也想知道这“倒霉”孩子是谁,哦,你说是“冷漠”啊?嗯,有道理。
   
    虽然只录一期,但李艺彤和黄婷婷还是在底下做了许多功课,甚至还特地打电话回家向父母请教育儿,呸,带娃经验。
   
    “婷婷,你说咱的孩子会是啥样?”李艺彤不安地搓着手,眼里满是期待。
   
    “感觉应该是个挺乖的孩子。”黄婷婷靠着对方的肩膀,懒懒地打了个哈欠,“肯定比你省心。”
   
    “婷婷……”李艺彤委屈地哼哼两声,却也不反驳,“眼睛那么红就不要戴美瞳了。”
   
    “懒得取……”
   
    “我帮你。”。
   
    结果就是节目组工作人员领着小孩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李女士和黄女士以不可描述的姿势……emm……摘美瞳。
   
    咳,我啥也没看见,你俩继续。
   
    这位工作人员在出房间后,发出了一连串的土拨鼠尖叫。
   
    “叫什么叫,你疯了?”
   
    “四舍五入我家卡黄接吻了。”
   
    “啊啊啊啊啊!”
   
    “卡攻。”
   
    “啊啊啊!不对,我啊啥,我站婷攻!”
   
    “卡攻不倒,来打一架。”。
   
    “小妹妹,我能抱抱你么?”李艺彤蹲下去,小心地牵了那小姑娘的手,待对方腼腆一笑并点点头后,她才把她抱起来。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黄婷婷也凑过去,温柔地摸了摸小姑娘柔软的发丝。
   
    “李婷爱!”。
   
    这……这大概就是缘分?
   
    “那婷爱跟发卡姐姐和婷婷姐姐是什么关系?”自住地到拍摄场地的途中,小姑娘转过头,一脸天真地朝李艺彤问道。
   
    “呃,这个……”李艺彤叹了口气,“说来话长……”就在她组织语言时,黄婷婷却突然接了话。
   
    “婷爱是发卡姐姐和婷婷姐姐最喜欢的小孩。”
   
    “真的?”
   
    “嗯。”
   
    “婷婷姐姐,婷爱想荡秋千。”
   
    “秋千?”黄婷婷看了眼周围,并没有发现什么秋千,“但是……”
   
    “婷婷你真是……”李艺彤轻叹一声,将手往上举了举,“懂了吗?”
   
    “噢!”因为担心李婷爱受伤,所以黄婷婷只让她荡了几下。
   
    节目拍摄过程中的任务还算简单,不过是要多费些体力,唯一让两人头疼的,大概就是得自己做晚饭这件事了。
   
    李艺彤用手机查了几个菜谱后,便撸起袖子准备做饭。
   
    “你真的可以?”黄婷婷看了看李艺彤,又看了看菜板上那筷子粗细的土豆丝。
   
    “可以,你和婷爱等着吃晚饭就好。”
   
    “行吧。”黄婷婷陪李婷爱坐着玩了会儿后,又不放心地起身去厨房看李艺彤,因为她真的很担心对方把厨房给炸了。
   
    出人意料的是,李艺彤不仅没有烧了厨房,而且做出的菜味道还过得去。三人围着老旧的木桌,就着清冷的月色和暖黄的灯光在庭院里吃起了这顿简简单单的晚饭。
   
    待黄婷婷打整好一切并回到房间时,正好看见一大一小两只在床上滚来滚去。她无奈地叹了口气,温言道:“该休息了。”
   
    “我再刷会儿微博。”
   
    “不可以。”
   
    “就一小会儿。”
   
    “睡觉。”
   
    “哦。”
   
    李婷爱坐在中间,心不在焉地摸了摸怀里的布偶。哦,这大概就是隔壁哼哼说的妻管严了吧。
   
    因为头天做任务时淋了雨又吹了风,使得李艺彤在第二天早上就有点发烧,并且还在是否继续录节目这个问题上与黄婷婷起了争执。
   
    “李艺彤,你这样子录节目万一出什么意外怎么办?”
   
    “真的没什么大问题,可以继续录。”李艺彤沙哑着声音向紧皱眉头的黄婷婷解释道:“而且我想让婷爱玩的开心。”
   
    “……随便你。”。
   
    “发卡姐姐,婷婷姐姐今天怎么了?”李婷爱坐在床边,无聊地晃着自己的双腿。黄婷婷自从早上出门后,就没再和李艺彤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晚饭都没和她们一起吃。
   
    “你婷婷姐姐生我气了。”李艺彤收好吹风机,顺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了李婷爱的布偶放到她怀里,“所以呢,我现在得去哄哄你婷婷姐姐。”
   
    “发卡姐姐加油!”
   
    “嗯,那婷爱自己先睡好不好?”
   
    “好~”李婷爱软糯糯地应了一声,随后抱着布偶乖乖钻进被窝。
   
    “晚安。”李艺彤替李婷爱掖好被子后,又弯腰吻了吻对方的额头,这才轻手轻脚地离开。
   
    “婷婷,我们以后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伴随这句话一同到来的,还有自身后围过来的温暖,黄婷婷只犹豫了一秒,便安心地将所有重量托付给身后的人,“李艺彤,你能不能稍稍考虑下我的感受?”黄婷婷偏过头,将额头贴在李艺彤因发烧还有些烫的脸颊上,“无论是过去,亦或是现在……”
   
    “我以为婷婷你不会去在意那些的,因为……你总是那么的冷静。”
   
    “没有……”我一直是在意的,只是……只是不习惯表现出来罢了。
   
    “婷婷桑,Nacl是什么意思?”
   
    黄婷婷拉开两人的距离,抬头看向对方那双在夜色中泛起亮光的眸子,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它们已经与身后广阔无垠的星海融为一体。
   
    “是想要与你和好的意思。”她伸出手,细细抚过李艺彤的脸颊。
   
    终于,再次抓住了那抹星光。
   
    “明明在笑,可又为什么流泪呢?”李艺彤合上书,抬手抹去了黄婷婷眼角溢出的泪水。对方纤长的睫毛微动了动,吓得她赶紧收回手,抬脚便要逃出房间。
   
    可等了一会儿,那个人并没有醒过来。
   
    李艺彤自嘲地笑笑,而后又回到床边坐好。
   
    “婷婷桑,Nacl是什么意思?”
   
    尚在沉睡的黄婷婷,自然无法回答李艺彤的问题。
   
    黄婷婷醒来时,何晓玉正将手覆在她额上,“还好烧退了。婷婷,还难受么?”
   
    “好多了。”黄婷婷朝舍友笑笑,而后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晓玉,我有点饿,待会儿下楼吃点东西吧。”
   
    “嗯。”。
   
    黄婷婷起身准备去拿梳子时,突然发现那本本该在书架上的《一公升的眼泪》此时却在床头柜上,介于舍友平时会来她书架上找书看,她也没想太多,只将其放回原来的位置。
   
    两人在下楼途中,正好遇到了刚排练完回来的李艺彤。
   
    对方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模样,连视线都不愿朝黄婷婷这边偏一点,甚至从她身边路过,还会刻意地拉开距离。
   
    我一定是发烧烧糊涂了。
   
    黄婷婷摇摇头,强压下视线中腾起的雾气,而后满脸笑意地向问好的后辈打招呼。
   
    李艺彤偏头用余光扫了眼黄婷婷,随即也装作没事人般开门进了宿舍。
   
    你问问我啊。
   
    你告诉我啊。

评论

热度(190)

  1. 啪唧就是喜欢猫的德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