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差三岁

DengMao:

七.
0.
“我们...今晚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们是第一名啊”
“得了第一名,有什么奖励吗?”
“给你一个kiss好不好啊?”
“你不要这样,我会当真的。”
“就当做一场梦好了,来吧!”
“发卡~”


一曲终了,金曲落幕。观者悦,演者yue。


朵“哎呀~我们发卡长大了啊,不但偷食了禁果,还不计后果了。”
卡“姐姐~是大哥教我的”小海豹般呆萌的回答却透露出满满的cp狗即视感。
二狗扑腾扑腾跑到大哥身后,狗爪指向李艺彤,一脸我有靠山你等死吧地看着李艺彤“大哥大哥大哥”


第一回合,冯薪朵败?


陆“什么我教你了?!李艺彤这么后辈在呢!你给我好好说话!”
卡“你不吼这一嗓子,还真没这么多关注”
陆“我靠!你丫的!(*`へ´*)”


第二回合,马鹿卒!


“发卡走吧,我累了”


叉“阿芬呐,你看马鹿那怂样,卡黄buff秀啊”
撸“请你不要跟我说话,我心中的圣洁被玷污了”
叉“什么呀,不就亲了一下。我们也来,mua~”
撸“你滚开(︶︹︺)哼”
叉“你可就认命吧,人昨晚就煮成白粥了”
撸“啧”


撸“请你不要被我说话,我的灵魂伴侣被玷污了”


第三回合,曾艳芬灵魂献祭


孟“你以为这是故事的结局吗?你以为黑雪公主真的和盐美人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吗?”
“不,并没有!故事既又前因又有后果!”
晓“真好!”


1.
那一夜,大哥正玩着她的come on oh yeah!
突然,一条消息闪现


大哥将它搁置了一个多小时才去理会


因为来者是李艺彤


这个和娜娜住在一起却心心念念全是黄婷婷的年上控


年上控!还和我的冯薪朵有染,哦不是,就有个cp应援会吧....cp应援会,呵,小兔崽子。


“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大哥”


“咋了小舅子?”


“明天夜蝶怎么办啊?我好紧张而且我”


“??”
“你什么你?你懂s吗?”


“哈?话题突然r18了?”
“不是,我那个”


“那个?”


“我和婷婷桑睡了”


“???????”
“你先来我房间”
与此同时,大哥急招老来俏。


李艺彤刚进320就懵了,好不容易稳住,想叫大哥去休息室。结果这群人一脸你就招了吧的表情,发卡直接瘫了。。。


C“说吧,怎么回事?我们南京人被海豹吃了?”
卡“啊嗯”
三“婷婷搁哪捏?”
卡“她房间”
朵扶额“你可行啊,她醒着睡着?”
卡“睡着”
朵“你可真行”
哥“行了行了,冯薪朵你问不好,我来说。今天婷婷是喝酒了吧?”
鹅“是!我看见了!就在排练间隙!”
哥“那就对了!婷婷不像是酒后乱性的人,所以李艺彤招吧,你干了什么?”
卡“额..我还是自己回去想想吧”
钱“得了吧你,你回去找娜娜,娜娜还不得把你带过来”
三“就是就是,你这会心情放松点了吧?说说?”
卡“就是.......”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如果你真的在乎我~又曾会让握花的手呕——咳咳...在风中颤抖~


黄婷婷唱着舞着呕着,屋子乱的程度和上次有的一比。李艺彤顿时明白那种大脑跟不上思想思想赶不上动作的感觉了。


她一把抱住在两张床上跳跃的黄婷婷,第一次胆大包天的吻她,不顾她是否是挣扎的挣扎。


原来我已经比她高了啊...


之前无比期望的身高,无比期望的拥抱。在这种混乱的场面下实现,显得有些不真实。她想起自己无数次逼迫自己放弃她,这不是真正所想的。她想在她的人生里全部打上黄婷婷的烙印,想对所有人说自己是黄婷婷的。那种曾经拥有过连带关系,那种崩溃时想到她的各种渴望。


人总是有崩溃的时刻的,就如同此时黄婷婷清醒了些,稳住了自己的身形,猛地靠进李艺彤的胸口。泪水把衣服湿了一片“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这个我几乎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会思考的问题,原来婷婷桑也是这样的吗?我本以为我的爱已经够明目张胆的了,却不知道心里的爱和实际的距离会让她那么不安。


“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我也很想每天找你,每时每刻都和你在一起都和你走路聊天吃饭工作”


“可我们是偶像,少得可怜的私人时间。我怕我会打扰你”


“你对我有说不完的话,我也是。但是我不知道你喜欢的我是不是这样的?”


“呐,你会喜欢连早上起床刚洗漱完吃了半包饼干都要跟你说的黄婷婷吗?”


李艺彤的身体硬了一下,然后就没了反应。她把李艺彤抱得更紧了,“你喜欢谁?黄婷婷是谁?”


李艺彤轻咳了几声,哽咽着说“一言不发也好,话说不完也好,不管你是谁,我这颗心只为你而跳”李艺彤不顾呼吸的刺痛感,用力的抱她。两个人的肋骨仿佛合上了,难受的呼吸消失了。时光不见葳蕤之意,心跳同步的时光悄然开启。


李艺彤俯身压住了她,握着她的手,复杂的呼吸声与相同的心跳声奏成一曲乐章。黄婷婷的眼睛被李艺彤呼出的气体缀了一层氤氲,仅仅只是吻就变得意乱情迷的两人都十分别扭下一步的进行。


李艺彤渐渐褪下了她的衣服,她丝毫没有想过反抗,但是...
“发卡”李艺彤伸向纽扣的手莫名有了勇气不想停下
“婷婷桑不想的话,我不会做的,但是你撩我,总得平息一下吧。让我看看好吗?”
“先让我去洗洗吧”黄婷婷软糯的小小声让李艺彤像ABO文中的A信息素整个爆炸。分开的瞬间脑中想出了无数个下一次。而最近的下一次,就是我们的第一次。


少年的李艺彤一度认为,她们的第一次会在新婚之夜,那时她们已经事业有成,并移居国外。她幻想着她们穿着新娘服,幻想着她期待自己的吻时的神情,幻想着自己在她熟睡后亲吻她,幻想着起床时自己的幸福模样。


可她从来没想过,在一个冬季寒夜里,自己会在酒后趁人之危。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床上的被单褶皱,李艺彤有些想钻进床缝里。


黄婷婷笑得像个偷吃糖果的坏孩子,带着又妖魅又天真的眼神,俯在李艺彤的身上“发卡~”李艺彤身子一转,重新把她压在了身下。


黄婷婷在浴室磨蹭的时间里,李艺彤丝毫没有想好该怎么做。而此刻她已经不去想那些了。她只想看着她,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下巴,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反复琢磨着造物主的神工。


她定睛在她整个红掉的脸上,吻了下去。


黄婷婷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两人默契的像在跳lay down的最后两个八拍,ending前帅气的踢腿,刚好卡上李艺彤在黄婷婷胸腹的抚摸和一个个深吻。


犹豫不决的向下转为向背部的留恋。李艺彤在黄婷婷牛仔短裤口袋摩挲的手明显在翻身后感受到了许多不安。


“真好”
“你干嘛啊?”
黄婷婷对李艺彤突然的话语,应答的很苍白。
“婷婷桑,是准备好来勾引我的吗?”
“你说什么呢?”
“放松点嘛”
“笨蛋”
“傻叽”
“你继续啊”黄同学可能真的不知道这个时候激发一个情兽会怎么样...


李艺彤皱了皱眉,进入她的那一刻什么也没有多想了。就是单纯的想欺负她。啧,真恶劣啊。
黄婷婷的手掌扣紧她的后颈,这是她唯一可以做出来的了。之后就只能在她怀里发抖,像个哑掉的婴儿说不出话来。这让李艺彤不知所措,也就是这时,她向姐夫求救了。


可大哥迟迟不回。


李艺彤看着黄婷婷渐渐睡去,眼前浮现着她向自己跑来时的笑,牛仔裤勾勒处的下半身......


“哇,真是精彩啊,大哥你看看人家有矛盾的时候”
“是啊,你看看婷婷多懂事,直男开窍了不得啊”
“哼”
“切”
卡:“额,姐,说完了。我该怎么办?”
“知道你说完了,姐姐现在被大哥气了,要离家出走啦。小钱我去你们屋睡”
卡:“那大哥,我怎么办啊?”
“你哥没空,你哥现在生气了,要离家出走啦。大C我去你们屋睡”


发卡看了眼孙芮和小孔,默默的跟上了出门的人群,顿时觉得自己像个卖故事的老人而且还被讹了。


鹅“哎我去!你给我回来,怎么回事?我俩不行啊?”
卡:“行行行,我咋整?”
三“你现在就应该营造一个浪漫满屋然后明天夜蝶就可以嘿嘿嘿了”
鹅“直男开窍果然了不得!其实就是发卡你魅力的事了。都走了,咱俩睡320吧”
三“行吧,宽敞”


李艺彤很感谢这群啥也没做到朋友,心里舒服了不少。


2.
s吗?上台前的李艺彤还是拿捏不定自己的情绪。
今天的婷婷桑走到哪都抬头挺胸骄傲的不行,但偏偏就是除了几次像一阵风一样轻快的转过自己面前就没有什么了。对!什么都没有了!
看着左边的老来俏几次被两边的队各种催集合后又被告知再等等后,不知道第几次弯在一起了。右边的四鞠小别胜新婚,远处的十七年鸡飞蛋打,身旁的粤糖在活体取暖。李艺彤非常犹豫要不要找娜娜聊会天,眼里看到了娜娜出现在徐子轩身边,戴莫七五折陪聊着。哇!这是嫁出去了啊!徐子轩你很可以,老娘的室友也敢泡。。。发卡卟卟。


“哦哟李发卡,你家阿黄呢?”
“曾同学,我家阿黄当然在我家”这真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啊
“马上bingo了,你俩安分点”
“好的,婷婷,来亲一个mua”
“曾艳芬你住嘴!住嘴!”李艺彤一把提起阿芬的嘴唇,欺负155小分队的实际身高
“李艺彤!”
“好的,副队大人”李艺彤非常憋屈


3.
“你今天都不理我”李艺彤突然想起了她们和好的开端,那一天自己没有怂。


“一会就理了”


“你要改词吗?对一遍?”


“你真当朵朵十七是冯巩啊?没时间了,走吧”


“叫我卡哥哥!”


“……”


一曲终幕,金曲实至名归。可...
“发卡是什么鬼?”


“幼稚鬼”


“我是说干嘛不叫我卡哥哥?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听”


“晚上再说”


李艺彤暗暗感叹,直男开窍真的不得了啊。


4.
“我是李艺彤,如果我们做不到彻底传达出我们的所有感情,于是也就有了所谓的心结,那么很简单,把问题说开,真理属于人类!smash!”
在不停说动漫台词和做中二动作的人被狠心的切掉了画面。
“我是黄婷婷,还是因果殊途陌人归了,这个幼稚鬼,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可能时间不是流逝的,流逝的是我们吧...我们在荷兰,emmmm不是结婚,旅行日记啦。以后定居的地方还在商讨中,就是这样啦”
“你居然切我镜头!我刚刚那么认真”
“希望你什么时候都认真,李同学”
“那是自然”
在被她扑倒在海崖忘乎所有前,黄婷婷最后的思想是,为什么自己会喜欢这个小情兽?

评论

热度(57)

  1. 琮琮等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