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江湖海不蓝:

车稳稳的行驶在夜晚的上海街头,李艺彤在最后一排的靠窗位置微微蜷缩起身子,脑袋轻轻抵在车窗上,困意被胃腹中的阵阵刺痛打扰,勉强睁开的双眼里是车窗外依旧繁华的魔都街头,华灯初上的斑斓。


这样的华灯光芒下,不知道还有什么情绪。


车内没有开灯,只有星星点点地闪烁着手机屏幕的微弱亮光。


黄婷婷在闭目养神,身边是低头不停摁着手机屏幕,时不时笑一笑的冯薪朵。


只是那风轻云淡的表面之下,全不是风轻云淡。


思绪又牵扯到方才公演舞台上。


一首Nacl,纵使确实是没时间排练新歌的选择,也是她放纵自己的第二次询问。


她想,这一首歌,她只唱给一个人听。


那一首遗失的美好,又是唱给了谁呢?


心乱如麻。


冯薪朵正在相册中竭力寻找大哥表情包,忽地感觉到手肘被抵了抵。


大大的眼睛疑惑地看向本来安静小憩的婷婷。


后者却并没有看她,只是坐起了身子,手里捧着手机飞速地打着字。


冯薪朵把视线挪回手机屏幕,来自老副队的消息弹出来。


“发卡刚才吃了多少西瓜?”


啥玩意儿?


冯女士再一次疑惑了。


答应给她俩当人肉盾牌的时候,没说还要算这个吧。


“不知道,不少。”


李发卡同学刚才对待西瓜确实没有手下留情。


“她上台前吃药没?”


看到这条消息的冯女士懂了。


“吃了,我看着她吃的。”


最后回复了一个抱拳表情,黄婷婷把手机屏幕摁灭,微微蹙起的眉头不知道在担忧什么。


而下一刻,黄婷婷轻轻拿起自己的皮卡丘保温杯,动作低调地起身向车后面钻过去。


拍了拍正在哄安琪早点睡觉的赵奥,在后者一脸懵逼的目光中把她赶去了前排林思意桑边坐。


就着透过车窗射进来的亮光,看了眼毫无察觉的李艺彤。


微微叹了口气。


二十三岁的人了,还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


李艺彤被疼到有些麻木的胃腹忽然覆上一片温暖。


下意识的手摸过去,触手温柔,是一只再熟悉不过又久违的手。


抬眼看去,身边赵粤不知何时坐到了前面去,取而代之的是黄婷婷。


大方对上她的目光,黄婷婷神色自若地收回她腹上那只想要温暖些什么的手,拿起保温杯,拧开递向李艺彤。


“胃不舒服,就不该吃那么多凉西瓜。”


语气温柔,些许责怪,不掩关心。


李艺彤有些愣住,但也只是那一两秒钟,短暂的停滞后接过黄婷婷手里的水杯。


温暖的触感瞬间传遍了有些冰凉地手心,温热入喉,暖的又不只是手心了。


收起水杯,黄婷婷并没有要坐回去的打算,抬头对上李艺彤有些不平静略带着不明的目光,她倒是忽的笑了。


笑颜一番黄婷婷。


七个字再一次浮上心头。


初见的触动,依旧保留在心。


那句歌怎么唱来着?


哦。


“他说以任何为人称道的美丽,不及她第一次见到你。”


而对于李艺彤而言,笑颜一番,只夸过一个人,也只有一个人能够拥有。


李艺彤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乱想,而眼前人的下一个动作,是轻轻挪退,坐得离她远了些,拍拍自己的膝盖。


“躺下会舒服一点。”这样的语气很是温柔,似有期待。


李艺彤抬眼看向她的眼眸,车窗外的灯光点点映在一双清明的眼睛里,好像星星。


李艺彤揉了揉自己的胃腹,倒也是坦荡又不那么坦荡挪了挪身子,黄婷婷伸出手轻轻按住她的肩膀,轻轻把她扶到自己腿上躺下。


直接触感到这个人的肩膀又瘦削了些,摸起来有些硌手,有些硌心。


“又瘦了。”


这句话像是感叹像是责怪,飘飘忽忽地落进李艺彤心里,不觉也是轻轻一颤。


黄婷婷伸手轻轻解下她的头绳,头发披散开来,高马尾扎久了,会不舒服的。


李艺彤又缩了缩身子,蜷在座椅上。


眼中的光芒有些褪去晦暗,如同她和黄婷婷之间有些褪去的无形界限。


闭上眼,乖顺地感受黄婷婷一只手替自己放松着头皮,一只手摩挲在胃腹间,一下又一下地轻轻按揉着。


“唱给你听的。”


“什么?”


黄婷婷有些没有听轻,李艺彤那近似耳语的喃喃。


李艺彤忽地起身,有些冰凉的身子贴上黄婷婷的。


凑近黄婷婷有些发红地耳朵,用同样的气音再一次轻喃。


“我说,唱给你听的。”


说完,又缩回黄婷婷腿上,闭上眼,只是这一次嘴角笑意明朗。


耳边温热的气息快速散在空气中,黄婷婷足足花了两秒钟才回过神,不自觉地轻笑出声。


把李艺彤越发往怀里搂了搂。


“也是唱给你听的。”


有的人说不清哪里好,


但就是谁都替代不了。


评论

热度(231)

  1. 我是陆恩江湖海不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