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魂归-叁

初级风筝驾驶员:

ooc/




鬼神向/




———————————————————————————————————————




又到晨光初醒,黄婷婷匆忙收拾了贴身衣物,逃也似的离开了。








原以为身体肯定会受伤不适,但忍住羞耻心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甚至连皮肤上该留下的痕迹都没有,行动也丝毫不受影响,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只剩下脑子里挥之不去的记忆,和身体里泛起的阵阵寒意。












住进市里酒店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任热水把脊背冲的发红,她也还是觉得人怎么样也暖和不起来。用厚实的浴巾包住身体,她呆呆地看着镜子里自己苍白的面容,心底里对另一个“婷婷”冒出不可抑制的好奇。她到底长什么样子,真的跟自己一模一样吗?又究竟是个什么人物,让那个「她」可以用情至此,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还有「她」昨晚望过来的最后一眼,黄婷婷不得不承认,那一眼的憾意难平,脉脉深情,竟然让她生出恻隐之心来。








反应过来的黄婷婷立马唾弃自己,那可是算得上强行侵犯了你自己的人,不仅不恨,反而心软同情起来。这算什么?自己难道有所谓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她掬了一把冷水,把脸浸到手掌中,让自己冷静一下。算了,也是个可怜人,况且跟别人说这件事别人也不会信,以后,以后不要再见到她就好了,黄婷婷这样想。












后来一周的工作格外顺利。








不过那个「她」即使没有再来,但最后的那个眼神却是夜夜到访。虽然黄婷婷已经搬离古宅,可依旧无法安睡,连着几天辗转反侧直到天明,以至于白天精神恍惚,情绪低落,连助理都担心她是不是压力太大。








导演却对她的状态十分认可,连连点头称赞说她已经入戏。












只是好景不长,在黄婷婷在市里住的第九天,剧组里出了事,饰演女三号的宋如非失踪了。












报警之后,警察和她的团队一起对古镇进行了地毯式的搜寻,仍旧一无所获。最后一个见到她的是制片人,在公安部门的权威之下,他倒是很快交代了,那天他和宋如非确实一起过夜的事实。但是当晚睡得比较死,早上醒来宋如非就不见了,便以为她避人耳目先行离开,也就没再找她。








平时组里的人虽都金莲金莲的叫着,但人要真出了事,大家都还是担心得不行,密切关注着事情的进度。
















那天下午黄婷婷才开拍第一场戏,好好休息了一上午,她气色显得比前几天稍微红润些。刚坐下来化妆,就听到服化部门的人在谈论宋如非失踪的事。












她听完后便眉头紧锁。












咖啡杯里的桂花,掀翻桌子后「她」的暴怒,说宋如非是蛇蝎心肠,质问自己为何要收下她的吃食……这些零散的记忆涌回脑海里,一下全部能解释得通了。








黄婷婷无声地攥紧拳头,这宋如非恐怕凶多吉少。








她心里愤恨难平,如果说「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情难自禁误入歧途,那这样无缘无故地伤害一个无辜的人,这行为和恶鬼有什么区别?不可饶恕!












她化好妆后给助理发了消息,那把重金求来的桃木剑,终归还是要派上用场。








冤有头债有主,事情若是因她而起,今晚,自己便要做个了结。
















又是凌晨一点,老宅内院西厢房灯火通明。












黄婷婷坐在桌边,桃木剑横放在两个膝盖上,呈现着跟一般桃木不同的绛红色,虽是木质,但也散发着令人森然的剑气。心想这该是把降妖除魔的利器了,助理能从那位老天师那求来实属不易。
















“咚…咚…咚咚……”








今夜格外安静,似乎其他人全都早早歇下,敲门声听得格外清楚。不疾不徐带着笃定,有规律地敲着,更显诡异。








黄婷婷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进屋来,猜测可能是那鬼感知到了法器的威力不敢轻举妄动。一咬牙,起身打开门走到院中。












“出来!你把宋如非怎么了!?你出来!”








回答她的只有风拂桂树带来的沙沙声。












“咚…咚…咚……”沉沉的三声直接敲进黄婷婷的心里,她霎时间被定在原地,眼睛直直看着前方,脑子里飞转着,身体却丝毫不听使唤。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
















手中桃木剑脱落,触地反弹,有什么东西刺入胸膛,勾住她的魂魄一路向前拖行,转了几个弯,黄婷婷被带进一条狭长的通道,两边都是高高的围墙,墙头零零散散的挂着灯笼,但烛光昏暗摇曳,非但没能照亮前路,反而衬得通道里更加黑暗恐怖。








她神经紧绷,那是未知前路的恐惧,她不知道下一秒什么东西会出现在面前,是血肉模糊的人脸,还是骷髅,或者双脚离地的鬼魅……恐惧万分却又无法逃脱,她只能木然地被拖着往前走。












不知走了多远,她终于到了长廊尽头,面前是常见的老宅木门,暗红色的雕花隔栏,木质坚实。她感到一阵下坠,喉间的压迫感消失,重新获得了身体的自主权。








伸手扶着那扇对开的门,她有些急促的呼吸着,四周一片寂静。她感到有些不妙,桃木剑掉在了院里,自己孤身一人被勾来这个陌生的地方,对方的实力不容小觑,而自己又不是什么天师高僧。
















可她不想退却,这扇门里可能会有极为凶险的情况,但也有一切的答案。








解铃还需系铃人。
















黄婷婷擦了擦手心的汗,紧张得心脏蹦到了喉咙口,张嘴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鼓作气推开了面前的那扇门。












什么也没有发生。








黄婷婷在门外等待片刻,喘了口气,缓了一会儿,抬脚往屋里迈了一步。这是一间很小的屋子,除了一面墙是木质门窗,剩下三面都是砖墙。靠着门口挂着的灯笼,勉强看清空无一物的屋内,她觉得奇怪,再往里走了几步。
















“吱呀——”








身后的门悄然关上,吓得黄婷婷猛的一个激灵,一转身只能对上透着微光的雕花格栏。








“咚……”熟悉的敲门声响起,令她毛骨悚然。“……咚咚…”黄婷婷觉得这声音不像在门外了,十分像是从右边的墙角传来。












她下意识咽口水,咬着下嘴唇缓慢地转过头去看,就着昏黄微光的投影,黄婷婷并未在地板上发现什么东西,于是缓缓抬头。
















一双绣花鞋在半空中左右晃动着,脚尖不时撞到门框上。
















“咚…咚咚……”原来这不是敲门声,是吊死鬼不散的冤魂。












似有一双无形的手掐住了黄婷婷的脖子,将她拉过来沿着窗棂一点一点拎起,直至双脚离地。












“…果然是黄家二姑娘……哈…二姑娘啊……”








黄婷婷奋力挣扎,却毫无办法,她感到头部面部都在慢慢的充血发麻。
















“二姑娘……你还我儿子啊…你一个好人家的女儿,为什么总要跑到我家中戏班里玩……你不来…我儿子就不会喜欢上你………”沙哑的女声饱含怨恨:“也是我儿子不争气……好好的家学不上,偷偷翻墙去找你,可你要不来…我儿子也就不会掉下来摔死……”












凌乱的黑长发凌乱着,露出一双满含哀怨的眼睛。








“我有什么错!不过看到了他那有你的玉佩讲了他……我儿子又有什么错…枉费他那一片痴心…”








“都是你!都怪你!好好地黄家二小姐学什么戏,看你也是个狐媚子…还把玉佩给我儿子………”












脖子上的力道陡然加重,让黄婷婷无法呼吸,她鼻翼抽动着,嘴巴张大微微上抬,但还是吸不到一丝的氧气,她能感受到意识即将从身体里抽离。








“嘭!”








小屋的门被一阵力量从外面撞开,化作一道旋风冲进来,撞向悬在半空中的厉鬼。












“婷婷!剑!”








黄婷婷摔在地上急促而大口的呼吸着,听见李艺彤的呼喊赶紧爬起来,借着门外的光寻着掉在地上的剑,拿起来对着尸身用尽全力刺去。








“啊——”厉鬼发出痛苦的呼喊:“又是你!又是你!你以命抵命还不够,现在难道还要魂飞魄散吗?我恨啊……好恨………”
















厉鬼的喊叫从声嘶力竭到飘渺而去,狭小的空间里忽而一阵狂风,将黄婷婷掀到墙边。待到耳边风声止住,黄婷婷才睁开双眼,下一秒就被腾空落在地上的震动弄的浑身快要散架。












她揉着被砸痛的额头站起身来,发现自己已经身在小院,石桌上的茶杯被打成了一地碎瓷。住在门外的助理听到动静带着人冲进来,看到她受伤下了一大跳,连忙过来检查伤势。








黄婷婷没顾得上其他,指着自己刚刚被拖过去的后院,拉住人就问:“那边,后头那边是不是只有赵婶在那个小厨房里?”
















“赵婶?小厨房?二姑娘你在说什么?”








“就是那个高高瘦瘦的女人,四五十岁的样子。”








进来的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这边一共三个帮厨的,都是大男人,一个比一个壮。”一个生活制片补充说:“往那边一走只有一个天井,再往里是有个小灶台,但是太小又隔得太远,就没用起来。”












没有赵婶。




没有小厨房。




有的只是在那上吊自尽的赵家二姨太。




黄婷婷跌坐在地,撑地扶额。难道,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在犯错?








原来李艺彤夜夜相扰,是为了不让她被鬼敲门勾去。












原来李艺彤说的蛇蝎心肠不是宋如非,而是赵婶。那天自己跟她们俩都说了话,而且那天早上赵婶去摘菜,说着要吃青菜粥和小笼包子,导演的团队西北人居多,怎么会早晨要吃粥和小笼包。












她还因为自己收了赵婶的东西大怒,这也没错,自己收过赵婶的宵夜,还有赵婶从家里带来的黑芝麻糊……等一下!








黄婷婷从地上爬起,踉跄了一下接着冲进房间。在桌子上拿起那个暗红铁皮罐,罐体上还留着那天咖啡渍打翻的污渍。用微微颤抖着的手揭开盖子,这里面本应装着大半罐黑芝麻糊,自己还冲过好几次吃,可现在……黑色的芝麻糊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泛着白色的香灰。
















黄婷婷胃里一阵翻腾,扶着桌沿便弯腰低头干呕起来。












其余人看着她拿着一罐灰不停干呕,脖子上还有被掐过产生的乌青,吓坏了。你一言我一语的,有的说这儿真闹鬼,有的说要叫大师来,有的甚至说要报警…闹腾得小屋子里沸反盈天,一片吵嚷中,黄婷婷摇晃着站起来,推开助理准备过来扶她的手,朝院子里走去:“…李艺彤……”












或许是上辈子的事,「她」就过自己,以命抵命。




而刚刚在小黑屋里,「她」又及时赶到,魂飞魄散。








爱她的人还在,恨她的人也还在,可她却什么也不记得了。












“对不起你…”








黄婷婷站到桂花树下,眼神几近失焦,腿一软倒在树下,昏了过去。

评论

热度(28)

  1. 琮琮初级风筝驾驶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