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旧文】存个档

一条锦鲤汪:

“没有谁会一直喜欢一个人,不是吗?”


李艺彤问冯薪朵,她想看这个智商140的女人能给出一个什么样的答案。


“可大哥只喜欢我。”


冯薪朵说这话的时候得意极了。


李艺彤立刻撸起了袖子有些蠢蠢欲动,自从冯薪朵有了陆婷当靠山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敢修理冯薪朵了。


“大哥!”


冯薪朵朝远处喊了声。


真的是陆婷,原来冯薪朵不是一个人。


李艺彤默默扯好了袖子,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她忘了,今天是情人节了。


游乐园,摩天轮,也只有这两个人才那么幼稚!


只能下次再想办法揍冯薪朵了。


为了不浪费票钱,李艺彤一个人去坐了旋转木马,上上下下弄得她晕头转向,停了的时候,她发誓以后再也不来游乐园了。




再遇见冯薪朵的时候,是一个大晴天,公园里的鸽子被她惊吓地全部飞走了。


李艺彤躲在公园那棵大树后面,蹲守了好久。陆婷这次真的不在,她就大胆地走到了冯薪朵的面前,刚想说话的时候,远处就来了一声。


“朵朵!”


李艺彤看过去,是黄婷婷,一个会让她很尴尬的人。


算了,她又一次落荒而逃。




上次那件事,冯薪朵谎称黄婷婷生病了,害得她急得团团转。到了却发现,人家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不过就是炸了个厨房而已。


出糗的人是她。


以前,说不再见的也是她。


真是丢脸了!


李艺彤回去就想揍冯薪朵一顿,开门的时候,陆婷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朝着她慵懒地说了句。


“我搬来和冯薪朵一起住了。”


是的,很凄凉的一件事,她打不过陆婷。那个传说是嘉兴路的扛把子,背后还纹了一条龙,杀人的时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听冯薪朵说,陆婷杀过的人比她吃过黄婷婷的盐还多。


是个人物,惹不起。


可不能揍冯薪朵的人生,是那么的无趣。


所以李艺彤从那间房子里搬了出来,带着卡比兽成了一个孤独的流浪者。




去鞠婧祎那儿借宿了一夜,尝尽了人情冷暖。小四的嗓门太大了,房间的隔音效果太差了。那一晚,李艺彤和鞠婧祎家那只可怜的猫咪互瞪了很久,最后那只猫依偎在她的胸口睡着了。


天还没亮,李艺彤就顶着黑眼圈起来做早饭了,算是偿还了鞠婧祎的收留之恩。


有人跟她说过,不吃早餐对身体不好。


她为了这句话去学好了厨艺,可惜现在已经没有机会继续亲手做给那个人吃了。


这天的早餐做的有点苦,鞠婧祎和林思意吃了后拉了一天的肚子,骂骂咧咧地把李艺彤赶了出去。


李艺彤没有办法,只好抱着卡比兽找到了亲爱的络络,表达了想借住的意思。络络爽快的一口就答应了,瞬间让她感动的泪流满面。


可问题是老司机开起车来不知节制,沙发,厨房,阳台,都是李艺彤不能去的地方。她只能待在那间客房里,一旦出了房门,就必须要带上墨镜。


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日子,李艺彤在第三天的早上选择了不告而别。


她还在餐桌上留了一包海苔,那是她剩下的唯一一包零食,就当作这两天的住宿费和伙食费了。


出门的时候,天空下着小雨。


李艺彤还在难过娜宝怎么也跟络络学坏了的时候,突然来了辆车停在了她面前。车窗摇下,原来是十七。


“发卡,上车。朵朵让我来接你回去,让你别闹了!”


她摇了摇头,拒绝了十七的好意,但是把怀中的卡比兽勉强给塞进了车内。


“把它送给朵子姐,告诉她,我不回去了。”


十七把卡比兽递给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嘉爱,利索地开车走了,还溅了李艺彤一身的水。


连句委婉的话都没有,果然恋爱中的人都是没有脑子的,李艺彤本想着十七要是再坚持下,她就同意回家了。


唉!


雨还在下,衣服也全湿了。


上海的梅雨季节说来就来,和南京的天气一样反复无常,让人讨厌。


一个人走在路上,看着过往匆匆的行人,李艺彤忽然就想起了她在南京待过的那几年。


黄晕的灯光下只剩了两个人的影子,她牵着她的手从那排梧桐树下走过了好几个春夏秋冬。


恍惚间,她还以为这辈子都是这么平平淡淡过了。


她对于南京最后的印象,也是这么一个淅沥沥的下雨天。


黄婷婷跟她说,回去吧!


她劝她回西安去。


她瞬间就哭的像个傻子,只愣愣说了一句。


回不去了。


黄婷婷还算是挺有良心,给她打了车,自己是撑着伞走了。




当那把熟悉的伞再次撑在李艺彤头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只是满眼诧异地看着眼前的人。


“李艺彤,回家。”


她摇了摇头,就算来的是黄婷婷也劝说不动她了。她就是不回去,看冯薪朵能拿她怎么办!


陆婷和纳豆一天不走,她一天都不会回去!


那把伞撑在了两人上方,可是她们离的有些距离,实在是遮不住什么雨。


“李艺彤,跟我回家。”


李艺彤突然有点想哭,这样的话从黄婷婷口中说出,不免是一种嘲讽。不过按理来说,伞还是高一些的人撑比较好,于是她拿过了那把伞。


两人并肩走在路上,从这里走到冯薪朵家要整整一天。


今天微信步数一定是第一名了!


李艺彤都不知道自己在乱想些什么,而黄婷婷已经叫好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


“你呢?”


“我还有事。”


“哦,再见。”


再见了,婷婷桑。


李艺彤坐上了回西安的飞机,落地的时候才给冯薪朵发了个消息,自然少不了一顿骂。手机屏幕亮了又亮,微信群里都是讨伐她的声音。


切换了另一个微信,那里只有一个好友,朋友圈的说说截止在几年前便不再更新。


最后一条的内容,让她看得有点羞愧。


再也不见,婷婷桑。


毕业时一腔孤勇的来了南京工作,最后却是灰溜溜地回了上海和冯薪朵一起创业。老家西安的雪下了又下,几年都没有回去过一趟。


她学不来种满梧桐的浪漫,只能呆在一个还算近的地方,偶尔关注一下南京的天气预报。那份执念在此刻终于散的干干净净。


李艺彤想,这次回去了就不来了。

















评论

热度(50)

  1. 琮琮一条锦鲤汪 转载了此文字
  2. 龙在天崖一条锦鲤汪 转载了此文字
    一条锦鲤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