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禁忌【九】(血猎卡x血族婷)

欠抽的大喵:

气喘吁吁的在黑森林里奔跑,黄婷婷咬紧牙关往后偏头看了一眼。
鬼魅般的人在身后的森林里闪闪现现,穷追不舍。

“斯朵萍,别跑了!子爵大人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你跑不掉的!”身后追逐黄婷婷的是子爵手下的吸血鬼,黑色的袍子在风中鼓动扑啦作响。

黄婷婷怎么可能会停下来,自己此刻恨的是自己的灵力太低无法和这人正面交锋,说不定自己连灵器都没有召唤出来就已经完了。
只能在拼命奔跑的同时在口中念动灵咒,看准时机向后攻击一下或者排下一个暂时的障眼法。

真是出门不走运,自从那夜一个坚决的念头闪过,黄婷婷便每天找到了新的外出的事情。无人可以教,那就自己在每天的修炼里强大……
但是一个人自学可不是简单的,一直练到天黑自己才反应过来……这不,就遇到了一直在找自己的追兵。
该死!这么跑早晚自己会没有力气的……况且已经跑了好长时间了…我不想就这么死掉,我还没有为他们……

黄婷婷很恨自己狼狈逃跑的样子,但是又没有办法。
脚下错综复杂的大树根蔓绊得自己跌跌撞撞。
咚!
不出所料的被绊到了,黄婷婷趴在地上转身回头,看见那人轻飘飘的落在头顶的枝干上。
“放心,我现在只会看住你,子爵大人说过要亲自解决你,别给我耍花样。”

戴着兜帽的他看不清长相,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长满胡茬的下巴。
怎么办……想办法啊,我不能死,至少现在还不可以……可是我该怎么逃?
看着黑袍在自己周围布下压住自己灵力的结界,黄婷婷现在只感到绝望。尝试着召唤灵器,果然自己的灵力被这个结界给压住了,怎么样都做不到。

“什么声音?”
正当自己在恍恍惚惚不知道怎么办时,头顶的人突然喊了一声。
黄婷婷也听到了,马蹄!急促的马蹄声。她知道吸血鬼行动不怎么可能骑马,在这森林里现在骑马的可能是……

“你给我放开她!!!”,一声怒喝从身后的树林传来。
这声音…李艺彤?!
猛的回头,真的是她,骑着马狂奔过来。
接着一拍马背直接腾身而起,在落在地上之前凌空拉开弓就是一箭。银色的箭影哧的一声飞快掠过,接着就是黑袍尖叫一声从树干上栽了下来。
太快了……黄婷婷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就看见刚才嚣张得不行的那人咚的掉在不远处的地上。
而李艺彤也落在自己面前,一手捏着一柄银色的弓,一只手伸直挡在自己面前,整个身影都护着自己不要露出来。
“你怎么会……”
“等一下,还没完呢……”李艺彤怒气中带着一点点尴尬压低声音说,“我好像射偏了一点点……”
嗯?!
黄婷婷透出脑袋一看,那人翻爬起来,银色的长箭插在肩头。

“血猎……”黑袍一愣,再看看这个血猎护着黄婷婷,更加诧异了。
“斯朵萍,原来以为你只是个不识相傻瓜公爵的低劣私生子,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叛徒!居然有血猎会保护你……呕……”可能是因为太震惊了,黑袍吼完一段话直接吐了口血。
这下困住黄婷婷的结界便迅速消散了。
但是李艺彤根本没有注意到,因为黑袍刚才的话明显被李艺彤听进去了并且说的可能戳到她了。

“你说谁低劣?!!!”
李艺彤怒吼一声迅速念动灵咒,银色的弓发出一阵光晕后化成一只长枪。
舞动枪杆,枪头发着兵器特有的冷光直冲黑袍刺去。黑袍虽然中箭,但毕竟也是子爵的部下,和普通使魔或者仆从怎么可能能比。
翻身躲过了李艺彤的一刺,自己也念动咒语召唤出自己的灵器,一对带着铁链的锤。

黄婷婷现在信了,这些年来李艺彤真的变强了太多,这个实力足以在自己不注意时分分钟杀死自己,但她并没有那么做。
长枪在李艺彤的手里耍的淋漓尽致,飞快的连刺着黑袍。黑袍则用铁链绞住长枪,猛的用力把李艺彤拉到跟前回身对准李艺彤的胸口就是一踹。
挨了一脚李艺彤也就顺势将手里的枪一扭,别住黑袍的手后空出一只手朝黑袍的脸上用力一砍……

眼花缭乱的人影在自己面前飞闪,黄婷婷回复了口气,立马想该怎么帮助李艺彤。
自己召唤灵器需要的时间长,等着灵器浮现黄婷婷握在手里,是两把月白色的月刃,需要近距离攻击,可这……黄婷婷抬头看着面前的二人,自己根本插手不了。
月光洒在三人身上,一抹银色的反光刺到了自己,是黑袍肩头的箭,一直被李艺彤逼的都没有机会拔下来过。
好像父亲曾经说过,血猎的箭是特制的,越拔扎的越深……这样啊……那天父亲还告诉自己什么来着…破除银箭咒语,让银箭燃烧的是……
脑子极速回忆着,不知道对不对现在没时间纠结这个!

黄婷婷抬起手指压住嘴唇,默念灵咒,指尖燃起暗蓝色的光,哧的一下直冲黑袍的那边飞去。
对了?!
“李发卡,你让开!”黄婷婷大喊一声。
李艺彤一愣,立马一个前滚翻让到一旁。黑袍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感到一阵灼痛……
肩头的银箭居然迅速燃烧起来,而且也顺着自己的身子在燃烧。

“啊啊啊啊啊啊!斯朵萍…你…啊啊啊啊啊!!”
黑袍爆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吼叫后便被暗蓝色的火焰裹住了。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蓝色焰火中的身影在迅速消失……
最后,几块没有燃烧完全的碎布落在了地上,冒着丝丝缕缕的青烟。

两人似乎都被眼前的一切吓到了。
黄婷婷根本没有想到这句咒语加在银箭上那么可怕……自己,杀了血族?! 李艺彤根本没有见过自己的银箭会有那么震撼的效果…黄婷婷,帮自己杀了同类?!
灵力消耗太大,李艺彤手里的长枪化为一阵光晕便消失了。咽了一下,李艺彤才惊觉过来接下来怎么办。
撮起舌头长吹了一声口哨,自己的马便从身后茂盛的灌木里哒哒跑了出来。

扶着马背一下便翻身上马,李艺彤勒住缰绳看着依旧跪坐在地上没有回过神的黄婷婷。
“怎么了婷婷,别发呆了,快走!”
黄婷婷抬起头看着李艺彤,走?你在叫我?
看着懵懵懂懂的黄婷婷,李艺彤着急的回头看看那头幽暗的树林,焦急的再看看黄婷婷,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抖动缰绳。
马嘶鸣一声开始踏着碎步准备狂奔,冲出去的一瞬间李艺彤一边一手拉稳缰绳,一边侧下身子伸出另一只手,靠着马奔跑的惯性往前一捞,一把把黄婷婷捞上了马。

终于明白过来李艺彤是什么意思时黄婷婷已经被禁锢在马强壮的脖颈和李艺彤的胸口之间了。
“你……这是……”跑的太快,黄婷婷只好抱住栗色马的脖子一边气喘吁吁的问。
李艺彤专心抖动着缰绳,催马狂奔,“那人说的子爵快到了,我们两个根本打不过。”
因为贴的太近,李艺彤说话时胸口轻轻震动着,全被黄婷婷感受到了,震得自己的耳朵稍微还有点痒。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
“我知道,你干嘛把我……”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有此事,黄婷婷感到李艺彤环住自己向前驾驶的手臂微微收紧了一些,“我不会丢下你,我不准你有事……”

黄婷婷回头看着身后这人一脸认真的盯着前面的路。


阳光明媚,小朋友一起玩的木头飞机撞到了一棵很高的大树上的藤蔓里。
仰着脑袋想了一阵办法没辙后三三两两的散了。
飞机的主人一个小男孩看着高高的树,抽抽噎噎的哼唧着。
最后还是在一旁等李发卡的婷婷主动爬上去把飞机取下来蹲在树干上轻轻扔给了男孩。
李发卡抱着偷偷采来的草莓走过来看见一个男孩蹦蹦跳跳的路过再回头看见黄婷婷蹲在树干上吓得不行。
“唉唉唉唉?!婷婷你爬那么高干嘛?!”
“拿飞机啊。”黄婷婷一脸无辜。
看着李艺彤站在下面着急又没办法丢下东西爬上来的样子黄婷婷忍不住笑了。便逗她,“你呀,先回家把草莓洗好我就可以回来了,不骗你哦。”
等支开她,自己落地时偷偷念个几天前学的辅助灵咒,怎么可能会摔伤啊。
“我不!”小小的李发卡格外坚定,脚一跺。“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不准你出事!”

李艺彤……
黄婷婷转回头抱紧马的脖颈。
谢谢你……

等一下……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住的地方在……”
嗯?!后半截话黄婷婷咽下去了,在我们的反方向,往回走一定遇到子爵,那我怎么办啊?
李艺彤沉默了一下,“你和我一起回营地。”
什么鬼?!和你一起,那还不如让我下马我自己离开呢!和你去血猎修整的营地?!那叫送命吧!
“婷婷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没事的,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混血血族,你可以在白天出来,你的血族气息太弱,压制住灵力,我也会帮你掩护你的气息,他们不会发现的。”
“我知道你一直一个人呆在森林里,这不是办法,早晚会被发现的。”
“我接到命令需要换岗,明天我们就会拔营回都城……我怕我走了……”
“所以我想让你和我悄悄离开这里,之后你要去哪里再做决定,这里真的不安全,不要执着的留下好不好?”
李艺彤不歇气的哒哒哒哒就是一大串话,说的好像很有道理自己毫无回绝之力。

“你先考虑一下,现在最关键的,我们要赶快离开这块区域。”
“什么区域?”
“我感受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念力在迅速靠近刚才的我们战斗的树林,至少要跑到这股力量相对薄弱的地方,这样他们一时半会儿搜不到我们的踪迹。”
李艺彤夹紧马肚,再次将马催快一些,迅速离开。


高大的身影站在林间空地上,兜帽遮住了他的脸,银色的头发有一些从脸颊两侧垂落,被月光打出很温柔的光晕。
那人身后跟着一小队同样的兜帽仆从。都微微低着头待命着。周围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
看着脚边还在隐隐约约冒着青烟的碎布衣袍,那人嘴角一拉,抬脚一脚跺在了这几块布料上。抬眼看看前面被马撞开的一簇灌木,马蹄声早就听不见了。
“大人……”身后一个仆从试探着开口。
“一群废物!”为首的这人怒喝一声,声音的冰凉瘆人与月光下的柔美身影完全不搭,吓得身后的一众人都后撤了半步。
“子爵大人,这……刚刚是……”
子爵冷哼一声,“还能怎么了?你们的成员死了一个,黄婷婷不见了,我们好像还放跑了一个血猎,还想怎么样!!!”
一群人立马又安静了,想了想胆大的一个还是忍不住开口,“大人,您说血猎来过,那…黄婷婷…不是也应该……”
子爵看看四周树干上新鲜的刀枪划痕,“我倒希望这样,但是……这个血猎,真是很另我惊讶。”
“那我们去追。”
“嗯,不错的提议,去吧,她们应该是去血猎的营地了,一个营也就七八十号人。”子爵冷眼一扫。

呃………手下们回头看看一共六七个人的小队,决定放弃这个冲动的想法。
子爵白了一眼手下,再次望向两人离开的方向,真有意思啊,我倒想看看这件事会变成怎样。
黄婷婷……你以为你跑的了吗。




PS.《禁忌》之前大喵也在老福特更过……无奈人家不让我过审(ーー;),拖了几个月再次开工此文……再接再厉试一试还让不让我过( ̄▽ ̄)

评论

热度(27)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