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魔法师(01)

-:



“魔法师的存在与人类的历史一样久远。身为伟大的魔法师,他们所拥有的支配力量是我们凡人所梦寐以求却遥不可及的,只要挥挥魔杖,就能掌控命运之路。




这些天赋异禀的人拥有塑造善恶世界的本领,他们的故事中充满着历史、神话与传奇。如此似天神般的奇人是无所不知的。他们可以使用魔法悠游于不同的世界,并与那里的灵体沟通交谈,也能够随心所欲地幻化形体,或成为隐形。他们还可以预知未来。




魔法师从古至今一直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我们所喜爱的现代魔法师可能仅存在于虚构的奇幻世界里,然而这样的梦想永存不灭。”


“啪!”,清脆的一声,李艺彤不甘心地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的盖子。“姐,人类实在是太会了,太会瞎扯了,他们是怎么凭空造出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的,完全是在胡说啊。”




的确是在胡说。




 此时此刻,李艺彤和她的败家姐姐冯薪朵,两个人类口中能呼风唤雨,毁灭世界的魔女,正彼此大眼瞪小眼地四目相对着,不,是大眼瞪大眼,在这一点上,家族基因遗传得倒是非常优秀。其中一只魔女窝在沙发上裹着毛毯,把脚搭在茶几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整只魔女凹出了一个非常社会的造型,但是脸上却摆出了一副无辜至极的表情,努力做出瞪大眼睛,抿着嘴快哭出来了的表情,从头到脚,看起来满满的全都是违和感。另一只魔女跪坐在地上,抱着她的笔记本电脑,看着沙发上竭力试图做出委屈又难过的表情的人,自己的眼睛却真的逐渐变湿润了。李艺彤,要坚强,会有转机的。心里强行安慰着自己的小魔女,嘴角却跟泪汪汪的眼睛一样诚实,不受控制地抖动着,咧出了一个苦哈哈的表情。




“所以我能不能不娶黄婷婷呀?我都不认识她是谁。”




冯薪朵笑嘻嘻地瞅着面前在地上团成一团委屈的不行的刚刚成年的小魔女,回答简短且掷地有声,“不能,而且你不是娶,是嫁给黄婷婷。”




魔女。




一个表面听起来很耀眼很酷炫,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种族。




实际上生活有多艰难只有本族人才知道,生活在21世纪,还哪里来的什么欧洲宫廷古堡可住。人类住在什么环境,魔女当然也是。“我们要和人类和平友好地相处,所以要搬到城市里来住呀。”李艺彤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她也清楚家里放着好好的古堡不住,而跋山涉水,跑到这么老远的城市里,租下了一个大三居室,绝不是为了这么肤浅的理由:和平友好。




而是为了更肤浅的理由,家里没钱了。古堡的租金一年要整整七位数,而城里便宜得不是一星半点。在家里生意越来越不景气的情况下,搬家当然是最好的选择啦。李艺彤和冯薪朵的家里世代都依靠着做咖喱的独门秘方,经营着咖喱店。本来她们凭借着秘方,在餐饮界混的风生水起,表姐妹二人都能归入富二代的行列,但是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时代科技的发展,人类界的咖喱花样逐渐不断地翻新,生意也就不是那么景气了。而冯薪朵又是个爱画画的艺术系宅女,擅长烧钱,不擅长赚钱。自然,家庭未来的重任就落到了极为爱吃咖喱的李艺彤头上。




魔女成年之后,按照本族规矩,是必须要出来自立门户且不能再回家的。




秘方在手,天下我有。




秉持着这一信条的两只小魔女,什么也没从家里拿,满怀信心地只揣着一张秘方就出了门。




“姐,我刚刚把秘方搁在桌子上了,我打算把秘诀背下来然后就把纸销毁掉,诶你看见我刚搁这的纸了么?”




冯薪朵正闭着眼睛随着灵感大胆地在画板上作画,她一向随性,喜欢从桌上随便抄起一张画纸,闭上眼睛开始唰唰地随心所欲,这样画出来的画会比较灵动,她曾经向不解的李艺彤解释过。




听到问题,她睁开眼,看见桌子上空空如也,心里也奇怪,不经意一撇头,面前画板上字迹已经难以可循的纸张,还能依稀看到一句:咖哩粉,以浓香辛辣著称于世。配方二制出的咖哩粉性质比较温和。然后深吸了一口气。




她在心里默念了十遍冷静,然后向刚成年的小团子讲出了她到目前有生之年里生命不能承受之重的话,之后,李艺彤的一阵啸叫差点一度就快要让她的耳膜报废掉。




这意味着,李艺彤,她的姐姐冯薪朵,和她的姐姐新勾搭到的同为魔女的陆婷姐夫,可能全都要被迫改变魔女的饮食习惯,去喝西北风了。




回想起这一切,李艺彤眼睛湿润,甚至比扣上电脑盖子的时候更湿润了。现在李艺彤不想塑造世界的善恶,不想幻化形体成为隐形,甚至不想预知未来,如果魔女能有幸选择自己的超能力的话,她绝对不想再要停止时间的能力了,本来超能力就非常bug,时间那么短,作用也不明显,上学的时候本来想依靠停滞时间来混过考试,哪想到刚把书翻到答案那页,抄了两个字,魔力就耗光了,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因为作弊,李艺彤那场考试成绩为零。同时,使用魔法又是非常消耗体力的一件事情,这导致李艺彤下午的800米考试从平时的种子选手的成绩变成了将将及格。“要倒退时间的能力!倒退到过去的我一定要报个金融理财班,把所有的钱提前全部存起来,一分也不准花!”




如果能重来,李艺彤不要当李白,她准备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做好一个乖乖的守财奴,守护好自己家的每一笔财富。




要是早这样的话,自己就不用给人家当小媳妇了,呸,是上门女婿。




黄婷婷,一只会瞬移还非常有钱的魔女,瞬移不重要,主要是有钱。因为家里与李艺彤家也算是世交了,双方家长本就有意让二人在一起,但李艺彤却每次都吵着,人类才包办婚姻,我又不是人为由拒绝了。而黄婷婷那边却一直没什么动静,到底是同意还是拒绝,除了黄婷婷本人,还没人知晓她的意思。




想不到还是没有逃过包办婚姻。一想到魔女也是需要为了家族利益而被迫联姻的。李艺彤刚收回去的眼泪又要忍不住了。




“你回来啦~”门口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她一下子就认出来是陆婷的鞋,冯薪朵马上像变了个腔调,一敛跟自家妹妹说话时半玩笑半威胁的语气,软软地朝进门的人撒了个娇。




李艺彤看着在沙发上仿佛无事发生过,似乎马上面临要露宿街头的情况与自己无关的冯薪朵,眼睛里充满了决绝,这个家里是待不下去了,“我嫁!我要嫁给黄婷婷!”




站门口的陆婷前脚刚迈进屋,没想到后面居然还跟了一个姑娘进来,“诶呀,我今天带婷婷来本来是来商量你们退婚的事情的,既然发卡同意了,那你们好好聊聊吧。”




李艺彤两眼一摸黑:完了。

评论

热度(52)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