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Always(HP设定)(1)

阿拉斯加的淘金者:

(一)




李发卡仰躺在办公室的木质沙发上,右手轻轻抚摸左手中指上那枚古铜色的戒指,眯着眼倾听窗外残存的欢呼声与庆祝声。




就在一个小时前,李发卡在所有竞选人中脱颖而出,以压倒性票数成为了新任魔法部部长,正是作为副部长的黄婷婷亲手向她呈上了这枚代表部长权利的魔戒。


呈递仪式上,李发卡没有正眼看黄婷婷,而是边保持着标志性的笑容向大众点头致意,一边向黄婷婷伸出左手无比自然地对她发布了上任后第一个指示:“烦请您帮我戴上。”


黄婷婷不答话,默默低头将戒指轻轻扣在李发卡的中指上。李发卡仰起手在阳光下端详了一会儿,便大步流星地走下了魔法部阳台,与各位等候恭喜她的贵族政要握手应酬。


黄婷婷没有按规矩跟在李发卡身后,而是识趣地退到了旁人看不见的阴影里,注视着那个春风得意的少年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




“吱呀”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赵粤端着两杯红酒走了进来。


“恭喜啊发卡,终于得偿所愿了。刚刚来客套的外人太多,我特意等到最后才来找你。”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坐在这儿等你。”


赵粤是李发卡在霍格沃茨的七年室友,是现任敖罗,是最亲近的死党,更是最信任的羽翼,对旁人不能说的话,对赵粤却能毫无顾忌地全盘托出。


“其实我有句话想问你很久了,总是没找到机会,”见李发卡接过红酒抿了一口,脸上紧绷了一天的职业微笑终于放松下来,赵粤趁机开启了话题。


“你这些年一心想成为部长,到底…到底是不是与她有关?”


“为什么这么问?”


李发卡歪着头眨巴着大眼睛,装作一脸迷惑。


“废话,之前你…她…你老实说,是不是想报复她?”


“我才没有这么小肚鸡肠,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我可早就忘了。”


“得了吧你,那年你在寝室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是我在边上替你递餐巾纸,你没心思听课把变形课上用的红酒不小心戳爆了,还是我下课后陪你一起被罚打扫卫生。这些'惨痛'的历史我都还没忘,你怎么可能忘了?”


好吧,看来即使自己演技成熟到终于能成功骗过全天下,也不可能将这位多年来的目击证人蒙在鼓里。


李发卡深吸了口气,敛了笑容,决定实话实说。


“没错,我拼尽全力爬到这个位置,是和她有关,但不是单纯为了报复她。我怀疑这些年她就是那个黑魔王派来的间谍。”




“什么?这不可能!”赵粤禁不住一声惊叫,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刚刚仪式上穿的紧身燕尾服还没来得及脱掉,此时被硬生生崩掉了两颗扣子。


“别惊讶,这是我深思熟虑很久的结果,我可以接受她对我的背叛,但我绝不能接受她对整个魔法界的背叛。”


李发卡没有理会她的失态,又抿了一口红酒,自顾自继续说道。


“所以,从今天起请帮我好好监视她。”


赵粤侧头看着李发卡,沉默了半晌。


“是,部长。”她最终顺从地点了点头,倒退着走出了魔法部长办公室,顺手带上了门。




此时窗外的群众也差不多退场散尽,屋子里重又恢复安静冷清。


李发卡环顾着这间自己日思夜想很久的偌大的办公室,视线最后落在书桌上的那盆兰花上。


“是她布置的。呵,这个女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嗅着兰花淡淡的清香,李发卡思绪一点点陷入了心头蔓延开来的回忆里。




(二)


第一次见到黄婷婷是在十一岁那年的夏天,在霍格沃茨的大礼堂里。


当分院帽叫出“格兰芬多!”的时候,紧张地攥着口袋里毛绒玩具的李发卡立马一把扯下话音未落的分院帽,踉踉跄跄一溜小跑到了格兰芬多桌前,抓住在火车上刚刚认识的新朋友赵粤的胳膊喘着粗气。


能和自己刚刚认识的新朋友待在一起,这让被阴森庄严的城堡吓到打哆嗦的小发卡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时,她感觉到有人温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李发卡转过头,正对上一个大姐姐温柔的目光。


“哇你好,漂亮姐姐~”


从小面对漂亮女孩都会让李发卡瞬间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你好,李发卡,我是格兰芬多的级长黄婷婷,很高兴你加入我们格兰芬多。”


黄婷婷优雅地伸出右手,亲切却又带着一副例行公事的范儿。


“你好,婷婷桑!”


李发卡可管不了那么多,热情地一把抓过婷婷桑的手,狠狠摇了几下,脸上绽放出她标志性的小海豹式傻笑。


“那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喔!请多多关照!”


“嗯。”黄婷婷似乎对李发卡的热情有一丝惊讶,但随即也回复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然后转头继续招待其他新生去了。




原来格兰芬多还有这么棒的学姐诶,分院帽我爱死你啦!嘴里塞了一整个火鸡腿的李发卡一边俯身去取黄婷婷身边的奶油布丁,一边开心地想。




(三)


在霍格沃茨的第一年并没有想像得那么轻松。


冗长烦闷的魔法史课令人打瞌睡,而魔药学、变形课上还不能控制自己魔法能力的小屁孩们总是将课堂闹得鸡飞狗跳,每天放学被迫留下来打扫卫生收拾残局成为了家常便饭。


除此之外,每天通向不同地方的台阶、隔几天就会更换的休息室口令也都让一年级新生无比脑壳疼。


作为一个小机灵鬼,李发卡毅然决然选择了抱大腿这条捷径——一有事儿就找优秀学姐黄婷婷帮忙。




“婷婷桑,这篇论文好难写哦,你可不可以教教我呀。”


李发卡趴在图书馆的木桌上,瘪着嘴抬头向正在奋笔疾书的黄婷婷撒娇。


“好的,等一下。”




“婷婷桑!我的猫头鹰被冰雹砸伤啦!怎么办怎么办它会不会死呀!”


李发卡捧着自己的宠物雪枭,急吼吼地跑进休息室,扑通一声跪在壁橱旁边,火光闪烁着光芒,映出李发卡满是泪痕的通红的脸,把正在聊天的黄婷婷、冯薪朵和陆婷下了一大跳。


“别急别急,我待会儿可以带你去找神奇动物课的教授,他肯定能治好小卡的,但我现在…”


黄婷婷瞄了两眼冯薪朵和陆婷,有些心虚。


“带着你的小学妹去找教授吧,这儿现在没你的事儿了。”


冯薪朵一边打趣一边把黄婷婷推了出去。“小学妹看起来好像很喜欢你哦~”




“婷婷桑,听说学校里有一面神奇的魔镜,可以照出人心最深处的欲望,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你知道在哪里嘛?”


随着俩人接触得时间越来越长,李发卡的请求变得花样越来越多了。


黄婷婷当然知道那面镜子在哪儿,前些天城堡大扫除,她作为级长和其他人一齐把厄里斯魔镜搬到了地下室一间教室里。


可厄里斯魔镜如此重要,怎么能随便带同学去看呢?


黄婷婷正想拒绝,就感觉一颗毛茸茸的脑袋拱进了自己怀里。


“婷婷桑,我就想知道我会看到好多好多小裙子还是好多好多漫画书,这几天因为纠结这个问题我好几天睡不安稳,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好了!”


“嗯,那晚餐后在礼堂门外等我。你说的,我们就只去看一眼。”黄婷婷叹了一口气。她向来不擅长拒绝。




当站在厄里斯魔镜前的时候,李发卡差点激动地惊叫出来。


镜子里的李发卡皮肤惊人的白皙,穿着漂亮的缀花小裙子优雅地转着圈,身后是一整屋的漫画书。


李发卡激动到语无伦次地描述这个场景给黄婷婷时,黄婷婷努力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嘴上客套着“挺好的,挺好的啊。”


“婷婷桑你也顺便过来看一眼啊,你不想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嘛。”


黄婷婷想了想,也走到镜子前,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


“怎么样?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魔法部的上任仪式。我是新任魔法部长,正在佩戴象征权力的魔戒。”


这回换李发卡想翻白眼了。


“当魔法部部长有什么好的,这就是婷婷桑你的梦想嘛?”


“当然,这一直是我的梦想。”




“好吧,婷婷桑真的是个很有野心很了不起的人啊,那祝你以后心想事成噢~”

评论

热度(49)

  1. 琮琮阿拉斯加的淘金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