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此情若追忆

时辞儿:

表示不会写这样的文...写的可能不好... 放心吧,甜的


这算不算....童养媳....?


  Chapter.1
   李艺彤一只手一盏茶,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伸手要抱抱的小姑娘。  


  小姑娘无视掉她的的眼神,脸上笑嘻嘻的,继续伸手要抱抱。  


  周围人笑,“师妹啊,这小姑娘都已经跟了我们一天了。好似喜欢你。”   


  李艺彤无言。不再看向小姑娘。抬手拿起桌上糕点吃了起来。


  小姑娘就走到她旁边坐了起来,也拿起桌上的糕点吃。当手有意无意地擦到李艺彤时,李艺彤明显僵了一下。


  一师姐道,“小姑娘啊,你爹娘在何处?”


  小姑娘嘴里含着点心,口齿不清,“不知。”
  
  李艺彤蹙了一下眉,但很快恢复正色。


“那你今日为何要这般跟着我们?”


   小姑娘把嘴里的最后一块糕点吞进去,抬手指向李艺彤,


“只跟着她。没跟你们。”


   周围的人又笑,不再询问她。 


  李艺彤也已经把嘴里的糕点吞下去了,抿了一口茶水,声音清脆,道“师姐们,我能否回去?”


  那些人打着哈哈,“当然可以。”


  李艺彤站起身,小姑娘也连忙起立,好似害怕着李艺彤一眨眼就不见了。李艺彤的步子很大,小姑娘小跑才能跟上她。 


  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茶馆里。


  李艺彤踏出茶馆,站在热闹的夜市小道上。终于低下头正眼瞧她,开口和她说了第一句话。


“为何跟着我?”


  小姑娘拿手点着嘴角,歪歪头,明亮的大眼睛向上飘,眉头微微皱着,好像在思考。甚是可爱。


  这小孩长大后必定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这是小姑娘给李艺彤留下的第一印象。


  小姑娘想了很久,才得出一个答案。 


“不知为何,就是喜欢跟着你。”


   李艺彤眼皮跳了一下,然后再次低头看着这小姑娘。


   小姑娘也正好在看李艺彤。当两人视线交织在一起后,李艺彤挪开了眼,正视前方,看着街边小摊。


  李艺彤不喜欢和别人对视。他们的眼神太犀利了,好像要把人看穿似的,包括这个小姑娘。  


“你叫什么?”


“唔。爹地说不能随便把女子的闺名告诉给人家。” 


   李艺彤无言。那小姑娘又接着说,


“告诉喜欢的人倒是可以的。” 


   李艺彤不理她,抬脚就是往集市的尽头走去。小姑娘连忙小跑跟上她。


    Chapter.2  
    夜晚,当铺,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小贩子们在沿街叫卖,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的字画的风筝的香囊的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都城的每个角落。青楼的老鸨和女子们在对着那些富豪公子疯狂释放媚眼。迷了的,就情不自禁地进入里面;没有看上的,就无视,继续赶路。 


   小姑娘还在跟着李艺彤。对这些场景都毫不在意,当然李艺彤也是,一心想着回去。


   前面一辆大马车正在快速向两人靠近。


   李艺彤早就发觉。一个轻侧身,躲过了。可小姑娘没有,直直地就摔倒在地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马车里的大人也在骂骂咧咧的。小姑娘先是揉了揉腿,艰难地站了起来,对着马车夫的里面的官人鞠躬道歉。然后在这群人的注视下,缓缓走到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就在快要靠近那个人的时候,人群中突然冒出一只脚,绊倒了一心只想朝着李艺彤方向去的小姑娘。


   人们起哄笑道,“哎呦,这个小姑娘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样都能摔,怕以后就成为一个没人要的瘸子咯!”“不过这小姑娘长得倒是好看,先抓回去养大了再娶!”“哈哈哈哈哈。”  


   小姑娘坐在地上,恼羞成怒,可是没办法反驳,毕竟是一个弱小女子。只有朝着李艺彤的方向看去。


  上一秒人还靠在那个墙上,下一秒就出现在她的眼前。


   她的‘英雄’来了。


  李艺彤先是抓起小姑娘的胳膊,然后往上一提,使她先站起来,蹲下来,做起一个背人的姿势。


  小姑娘很快就明白她的意思,咯咯咯的笑着,完全忘记了刚刚摔得有多么的痛。两只手往李艺彤的肩膀一放,李艺彤瞬速抓起她的脚,然后背起来。动作一气呵成。


  然后就是人群疏散的地方走去。临走时,偶然看到了绊倒小姑娘的罪魁祸首。


 挑着眉,背紧身后的人,一脚就是往那人的胸脯上踢去,那人连翻跟斗,砸坏了好几家店铺的东西。


  转身再冷眼瞧着人们和马车里的人,语气清冷, 


“谁说没人要的?我要。”说完不等那群人反应过来,李艺彤背着小姑娘早就走了。


    Chapter.3  
    李艺彤行走在繁华的夜市里。没有刚刚快速的脚步,小姑娘趴在李艺彤的背上。笑意未停过。 


    她看着李艺彤因为夜晚的凉意而微红的耳朵,竟然想下手去摸一摸。笑意逐渐放大。


    似乎是从李艺彤背她的时候,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嘴角就一直弯着没动过。当然李艺彤是看不到的。


   要是李艺彤看见了,一定二话不说就放她下来。她一直很抵触和别人身体接触的。


  
   出了集市,步入竹林时。小姑娘再也忍不住了,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艺彤微转过头,想看向她,询问道,“你为何要笑?” 


   小姑娘立马捂住嘴,不笑,然后疯狂摇头。


   李艺彤也不是傻子,不和别人身体接触的怪癖还是有的。挑了挑眉,放下手。小姑娘因为手刚刚捂住嘴,没有地方抓,就顺着李艺彤的背滑了下去。


“哎哟!”又摔了。因为没站稳。


   李艺彤看着她,破天荒的没有去扶她。而是语气平缓的说,“你走吧。”


   小姑娘拍拍身上的尘土,听到这句话后,眼里顿时起了水雾。


   这小姑娘倒是怪的很,不管刚刚摔得有多痛,绊的有多痛,都没有哭。倒是李艺彤的一句话,就把人家给弄哭了。


   李艺彤转过身,面向竹林。不再看向她,免得又像刚刚一样心软,又从了她。


   见李艺彤没有反应,小姑娘逐渐哭出声。


“你...不是...也...喜欢我...的...吗?”小姑娘说话一抽一抽的。


“我何时说过喜欢你了?”李艺彤叹了一口气。


“你...刚刚...在集市...里....说的。”


“那是为了救你好不?”


“爹...爹地说人不能言而无信,要言出必行。”


  李艺彤被她话噎住了。是啊,天知道她刚刚说了什么?要...养她?


  李艺彤咳了一声,沉默。


  小姑娘连忙上去摇摇她的衣角,撒娇似地说道,


“你就让我跟着你嘛~”


“天这么黑,你就这么忍心让我一个小姑娘待在外头?况且我的脚又受伤了~就让我住在你的小屋嘛~好不好~”


   李艺彤脸皮明显抽了一下,“不好。”


  “昂~不嘛~”糯糯地撒娇。


   李艺彤脸黑了。小姑娘无视,继续说道,


  “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


   李艺彤抬头看天,乌云早已遮住了月亮。不知何处有一阵风吹来,竹林沙沙作响,好似不知什么地方会突然冒出来一个东西。


   李艺彤皱眉,再这么待下去,会有危险的。


   小姑娘以为李艺彤没有听到,准备再说一遍,李艺彤又背起来了她,开始向着竹林的山上,奔跑起来。


  李艺彤跑得很快,不知不觉早已用上轻功。


  小姑娘有些头晕,双手慢慢抱住李艺彤的脖子,靠在她温暖的背上,她感到脖子的主人僵了。


  小寐一会儿,还不忘开口道,“等到了你的小屋,我再把我的名字告诉你...”后面说着说着就没声了。看来是睡着了。


  李艺彤摇头叹气,这小姑娘真的是孩童吗?


  随随便便就开口说喜欢,随随便便就跟着生人走,就不怕她是坏人?


  大概她的喜欢只是一昧的崇拜罢了。毕竟你我都是女在,这世间哪有女子和女子相爱的。年龄相差这般大,她还有大好年华,长大后必定为都城第一美人,到时候许多富家子弟都会上门提亲,哪轮到她一个相貌平平,过着不富裕生活的女子来享受呢?


  李艺彤自嘲地笑了笑,只不过一面之缘而已,为何你这小姑娘,让我脑海里记得这般清楚。


 
  Chapter.4
  李艺彤回到她的林间小屋后,先观察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来过的痕迹,这才推门进入。


  把这小姑娘往床上一放,盖好被,悄悄退出房间。


  明日...把这小姑娘送下山好了。


  李艺彤简单沐浴后,问题又来了。那小姑娘睡了她的床,那她睡哪?总不能和人家挤一张床吧,虽然那是她的床。


  她的确不喜欢和别人同睡一张床。


  李艺彤看着这月黑风高的夜晚,扶了一下额,往书房走去。


先过一晚再说。


第二天还没亮,李艺彤就早已起来了。


她站在外头,感受着清晨的微风,很凉,但又不想离去。


卧房的门响了,李艺彤警觉地望去,她可能自己都忘了昨天还有个小姑娘在呢。


  小姑娘大概是由于刚刚才睡醒的原因,导致她衣衫不整。她揉揉眼睛,看到李艺彤后,一蹦一跳地跑过去。


  待到小姑娘走近后,李艺彤才刚刚从她衣衫不整的样子中回过神来。脸微微红了,撇过头去,不看她。她偷偷的敲了一下脑袋。


  混账!这还是个孩童啊。


  她进了自己我卧房,拿起一条白色的披衫,给小姑娘披上。


  其实小姑娘也老大不小了,十四十五都有了,身体早就开始发育了。


小姑娘很奇怪李艺彤为什么要打自己,但很快就不管了,毕竟她还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的。


她扯扯李艺彤的衣角,李艺彤看向她。小姑娘挥挥手,示意她弯一下腰。


李艺彤也很听话般的弯下腰。她凑到李艺彤的耳旁,先小声的笑了,之后又有点正经的,害怕会有第三个人似的,道,


“听好了,我叫,黄——婷——婷!”


李艺彤眨了一下眼,黄婷婷早已离开她的耳边,背对着李艺彤说道,


“本姑娘现有点冷,最晚也没沐浴,”然后又转过身指着李艺彤,“你,去给本姑娘放水!本姑娘要沐浴!”


李艺彤一脸黑线的看着她,不过看了一下,叹口气,还是照做了,似乎她也把黄婷婷送下山的事忘了。


  Chapter.5
  不知道过了2年,黄婷婷终于十七岁了,褪去了青涩的外表,换上了成熟,思想也变得越来越稳重,样子也越来越漂亮。


  她每日都会跑下山去听书,当她每每听到书中的侠士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后,黄婷婷都会发出由衷的羡慕。


李艺彤不知道她整天听的什么,只是她偶尔会同李艺彤说书中的内容。


李艺彤也只是笑笑,看着她绘声绘色地说着。


只是有些情节她没有给李艺彤说,比如书中的主角和心爱的人亲热什么的,她没说,怕李艺彤说她又整天听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几天,李艺彤归家特别晚,每次都是受着伤回来,不过幸好黄婷婷每次都很早睡,要不然她也会很唠叨的。


她忍着疼痛,拔下手臂早已破烂不堪的衣袖,拿着师傅给的草药擦。


草药触碰到伤口,格外的疼,李艺彤咬着牙,眉头紧皱,为了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好在这些伤都没有白受,倒是还有点收获的。


为的是,给黄婷婷做一种特殊的玉佩。


一种她遇到危险的时候会化成黄色的蝴蝶,告知李艺彤的,神奇玉佩。


早上李艺彤又像个没事人似的,似乎昨晚受伤的不是她一样,照样和黄婷婷打着哈哈。


这日,黄婷婷告诉李艺彤今天又下山去听书了,李艺彤只是笑笑,随她去。


去了,就有时间换药了。


可黄婷婷破天荒的竟然没有去听书,而是进了药铺,买了点擦皮外伤的药。


  黄婷婷早就知道了。李艺彤每晚都受了伤。她那沾满血迹的破烂衣裳,也早在后院不起眼的屋子里发现了。
 
想到这,黄婷婷微咬着唇,就是往李艺彤的林间小屋走去。

李艺彤果然在屋子里上药。但她没有立刻推门而入,而是到了后院躲一阵,等到傍晚太阳下山了以后才出来。


黄婷婷很快的吃完晚饭,迅速走到卧房里。


李艺彤有些奇怪,不过这样也好,今天就可以早一点去。


李艺彤收拾了碗筷,换上夜行装准备走时。卧房里突然冲出一个身影,从身后抱住了她。发出的声音糯糯地,


“你莫要再去了。”


  李艺彤有些尴尬,任由她抱着。不说话。


  “你听见没有!”


  “听见了。”
 
  “那回屋去!”


  “不行。”


  “你都说好不去的~”


  “好。”


  “那走,和我回屋睡觉!”


  “你可以先自己睡。”


  “我不。今晚就要和你睡!”


    李艺彤摸了一下脑袋,扒过黄婷婷的手,转过身,面对黄婷婷。


   李艺彤准备开口说话时,黄婷婷强行打断了她。


   用的嘴。


   她踮起脚自动碰到了李艺彤的唇。感受到的是两片薄薄的唇,有着清泌,清凉的味道。


   如果是小吻下 貌似这样就吻完了。


  李艺彤却带着倔强就那么压下来,黄婷婷有点慌,紧紧的闭住眼睛,一点也不敢睁开,感觉着嘴上那波荡开的凉意。


  就这样,好像很久,好像又一瞬,象是雪花飘落在冰面上刹那间的凌结。


良久,两人的唇才分开。黄婷婷有些腿软,顺势就趴在李艺彤的怀里,撒娇似的说,


“我们睡觉好不好~”


  李艺彤看着怀里的黄婷婷,笑笑,用力的揉一下她的头发,又撒娇。


  “好。”然后就是一顿公主抱,抱着回了屋。


 
  Chapter.6
  黄婷婷自从那次吻了李艺彤后,她对李艺彤是越来越黏了。而且每次偷吻李艺彤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变得正大光明的亲了起来。


  李艺彤上集市买东西她跟着去;李艺彤做饭她跟在旁边看;李艺彤看书她就在旁边看她;李艺彤发呆她也跟着在旁边发呆。


  有一日,黄婷婷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似的,跑到离李艺彤几米远,伸出手。


  李艺彤看着她伸手,摸摸鼻子,咯咯咯地笑了。也伸出手,黄婷婷立马飞奔过去。


  黄婷婷很轻。想云一样。


  她在李艺彤怀中,李艺彤甚至觉得她已经不完整,已经被抽离,要不然怎么会如此的没有重量,仿佛一松开手,她就会飘上去。


  这好像是第一次见面没完成的动作吧。


  黄婷婷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的小姑娘了。


  李艺彤每次都笑骂道她,“傻姑娘。”


  “那也是你的傻姑娘。”


  “嗯。我的傻姑娘。”


   她们很幸福不是吗。


但愿在以后的日子里,我能在你的记忆中增加一份美好的回忆,能通过此生的努力,修满来世的情份。


   ——END

评论

热度(39)

  1. 琮琮时辞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