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偏逢假意(四)

江河行地李无涯:

注意:可能不会很短了。但是仍然会更很慢。


08.



房内几乎只有空调还在作响,刚刚结束了一场情事的二人都没什么力气,不休不止地做了好几次,直到时针指向十,李艺彤再也无法支撑地瘫软在床上,黄婷婷伏在她背上,拨开她的长发去亲吻后颈那片光洁细嫩的肌肤,睡眠缺失所产生的疲惫感和长时间没有进食的饥饿感才潮水般涌上来。



李艺彤闭了眼,把半张脸埋进枕头里缓着劲儿,却感觉到那柔软细密的吻正渐渐游向背脊,沿着那处的曲线还有往下的趋势,腿间的酸楚无刻不在提醒她纵欲过度的后果,此时万般无力也只得喘着气开口制止身上的人。



“不要了......”



她的嗓音已然发哑,黄婷婷愣了神停下动作,久别重逢后的触碰,李艺彤的一切反应都是超出她所能预见的那般热情,沉溺其中时没有空隙去想,现在两人都渐渐恢复了理智和思考能力,所有不安与悲观的猜想便又回到黄婷婷脑中了。



未婚妻。



尽管想方设法逼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黄婷婷脑内还是不受控制地生出一阵抗拒的情绪,无论是在分开之前,之后,到现在,李艺彤在她心里的定位越来越明确,也导致于她潜意识里无法把李艺彤和某些事情联系到一起。



比如爱情,再比如结婚。



在黄婷婷心里,这个人,从来不肯开口说一句爱的人,她可以同别人上床,肆无忌惮地接吻,一起吃饭,逛街,做尽浪漫的事,甚至只是窝在一起无所事事地浪费时间,营造出一种恋爱的,或者是一丝生活的氛围,但她不会去爱一个人,更不会做出和某一个人约定终生这种蠢事。



那是李艺彤说过的,也是黄婷婷在遇见李艺彤之前常常认为的。



连自己都无暇关心的她们,又怎么去爱一个无关的人?



就算是之前的黄婷婷,傻到觉得自己对她来说有一点点不同的,在那时反复问出那句把两人之间本就浅薄如纱的错觉一般的联系轻易扯烂的那句话的黄婷婷,其实也清楚她的答案。



记忆里那应该是某次做的时候,自初次发生关系到莫名其妙将那段关系延续下去,日子久了两人之间也理所当然地产生了那么一点微妙的气氛,黄婷婷没有感情经历,竟然也默许了这样令人咋舌甚至在她以前看来称得上荒唐的相处方式。



上床只谈风月,下床避谈私事,黄婷婷一直遵守着这样的规则,可情到浓时,还是会有躲不开冲动的时候。



“李艺彤啊。”



黄婷婷那一声唤得极轻,比最低的叹息还要微弱至极。李艺彤舔咬她脖颈处肌肤的动作没有停,她想大约是没被听到,庆幸之下也没打算唤第二遍,那湿热的呼吸却一路移到了耳边,以同样飘忽的语调回问她。



“怎么了?”



天花板的纹路七曲八折映在黄婷婷眼里,大脑好像突然停了运作,那四个字卡在舌前齿后,后来黄婷婷常常想,那时候的欲言又止,是不是自己潜意识里已经预料到结果后的防御机制?自己却毅然冲破了那层保护,最后伤得血肉模糊。



李艺彤等了半天听不到答复,安抚性地吻了吻黄婷婷的下巴道:


“要是不想说就不要说了。”




待那温软的唇舌又在胸前肆虐,黄婷婷强压住急促的喘息,伸手揽住李艺彤的脖颈,说出口的时候连身体都僵硬了一瞬。





“你爱我吗?”




即使做好了迎接让自己失望的回复的准备,李艺彤沉默之后渐渐笑到肩膀都在颤抖的模样仍是超出了黄婷婷的预见范围。那笑声一下下叩击着黄婷婷毫无防备的心脏,让她不由自主产生一种心绪紊乱的感觉。



“不回答我吗?”



李艺彤缓过来,拖着长长的气音回答道:




“只是没想到你真的会直接这样问。”




“你不是知道嘛?”



她眼底闪烁着某种被压抑的光芒,交织以后露出一个苦笑。



我知道。




她撑起身子,凑上去吻她的唇角。




“不爱的。”





黄婷婷睁开眼睛,李艺彤疲惫的面容就在眼下,饥饿感越发强烈,将她的胃扰得生疼,那时候的对话像一团浸了水的棉花堵在她心口,日日夜夜阻塞她想要敞开的心。



“李艺彤啊。”



“嗯?”



黄婷婷低下头,把耳朵贴上她的心口处,那颗躁动不安的心脏也渐渐平稳下来。




“我饿了,起来吃点东西吧。”




李艺彤瞥了一眼床头柜上被冷落了几个小时的早餐,伸手揉了揉黄婷婷的后脑。




“好啊。”




两人在彼此都看不见的地方笑出了几滴眼泪。




其实不是想说这个的。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坐在床头穿衣服的样子,被那一刻侵袭而来的熟悉和苦涩感刺激得红了眼。




其实一直不敢告诉你的有一句话,以前不敢,现在也是。




黄婷婷常常在快入睡的时候回想起和李艺彤相处的时光。




偶尔真的会有,正在被你爱着的感觉。




09.




四个未接来电。




李艺彤接过黄婷婷递来的筷子,看着屏幕上显示的信息发呆。




“怎么?”




黄婷婷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奇,一边揭开外卖的碗盖一边问。




“啊,没什么。”




手机被盖放在桌面上。



“一会儿吃完了送你去公司。”这样说着停顿了一下,“今晚就不去接你了,我晚上约了冯硕。”




黄婷婷目光一沉,即使表面上她们是回到了一年前的状态,但是黄婷婷清楚,当下的她们和那时完全不一样。那时候黄婷婷还没有学会抑制自己对李艺彤私生活的窥探欲,除了床笫间的事,还想更加接近李艺彤的那份心情,现在的她已经能够很好地掩饰了。




从被带回家,到在床上消磨的一上午,她一直没有问出口关于她和冯硕的事,黄婷婷告诉自己这是为了保持现状,却并不能假装心里的那份慌张和害怕都是假象,现在李艺彤又提起这件事,就等于把她推到了悬崖口,是牺牲现在的安逸,遵从内心询问她,还是索性继续当个鸵鸟,享受眼前短暂的虚情假意,这仿佛是她无法跨越的一道坎。





对于李艺彤不声不响消失在她生活里的这一年,她积攒了太多疑惑,也曾想过如果再见面会如何质问她,谁知道这一切竟在一件事情面前都化作了烟云。




也是,对一个仅仅维持着纯粹肉体关系的人,你又有多大的勇气去插足她的生命呢?




怀揣着各自的心事,这一顿午饭两人吃得都不知味,直到坐上了李艺彤的车,黄婷婷想起了昨晚陆婷发信息来的叮嘱。



“先去我家,去取点东西。”




李艺彤又一次把视线投向手机屏幕,黄婷婷忍不住微微侧目,对方察觉到她的动作,下意识把手机往内里倾斜了一点,随即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抬头看了看副驾上的人,那一脸被刺痛的表情瞬间缠上了她。




刻意地咳嗽了一声,李艺彤干脆顺着刚刚的动作把手机关掉,随意地放到仪表盘上,随后启动了车子,一声不吭往黄婷婷家的方向开去。




10.



当冯硕第三次把脑袋从电脑后面探出来的时候,对面椅子上坐靠着的女人终于忍不住放下手机,起身往那张让他引以为傲的专业把妹脸上糊了一巴掌。




“看看看,又看,财务报表长在我脸上吗?”




突然挨了一手,冯硕倒也不气,笑嘻嘻地揉揉脸道:“那些冷冰冰的数字哪儿有你好看呀?”




“给我把你骗小姑娘那套说话方式收起来,旧账还没跟你算,别又添新账。”




冯薪朵伸手要去揪他的耳朵,被他大呼小叫着躲开了,一边喊着谋杀亲弟啦一边作势要拿她的手机,然后头上冷不防又挨了一掌。




“哎呀姐,你好不容易回来了,从我在机场接到你的时候你就一直看手机,又是哪个漂亮妹妹比你亲弟还重要啊?”




“你未婚妻。”冯薪朵斜过眼,冷着脸吐出这四个字,身高180的男人顿时被吓得软了腿,欠揍调笑的表情顿时切换成了慌张。





“不不不不不是那样的姐!你先别脑补,这个事情很不简单的真的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千万先冷静啊不要冲动听我跟你解释!”




冯薪朵眯了眯眼坐回椅子上。




“现在就说,简洁一点。”




与此同时,在黄婷婷家楼下等待的李艺彤盯着手机的短信编辑界面凝重着神色,犹豫半晌还是点了发送。




冯薪朵一把摁住冯硕讲到兴起时胡乱比划的手,阅读着那条内容长到离谱的信息,嘴角渐渐显现出诡异的弧度。




直到对方又发来了一句话,她心下一沉,听到了冯硕吃痛的哎呦一声。







“陆婷知道你回来了。”

评论

热度(69)

  1. 一梦十四年Rachel就叫李无涯吧。 转载了此文字
    有点厉害
  2. 琮琮就叫李无涯吧。 转载了此文字
  3. 斯生就叫李无涯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