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编号89757 (04)

原罪:

chapter 4



        黄婷婷总是喜欢一个人待着。



        “你好,我叫李艺彤。”
        李艺彤就这样横冲直撞地闯进了黄婷婷原本平静的生活,带着朝阳与微风,打断了黄婷婷那关于香蕉是几倍体的思考。


        啧。


        黄婷婷不满地望向面前的少女。


        来人身后是初春特有的明亮,逆光站着倒让人瞧不清她的容貌,只瞧得清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着光。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我可以叫你婷婷桑吗?”从坐到黄婷婷旁开始,李艺彤就没放弃过向黄婷婷搭讪的机会。


        “油腻。”黄婷婷目不斜视地继续做题。


        李艺彤不甘心地凑近。


        “这是日语里表示亲近的称呼诶。”


        “你好吵。”黄婷婷推开李艺彤的脸,“快去写数学。”


        空气凝固了一秒。


        “啊啊啊啊啊……哪有人用手推女孩子的脸的啊!”李艺彤炸毛,“婷婷桑是个宇宙第一直男。”她不满的鼓起嘴望向黄婷婷。


        中二少女。黄婷婷也没反驳李艺彤。


        脖子上还残留着一丝潮湿与温热,黄婷婷扬起嘴角。


        你超过安全距离了。




        “这是婷婷桑送我的发卡,”李艺彤嘚瑟地指着脑袋,“以后我就叫李发卡啦。”


        “傻叽。”黄婷婷对李艺彤温柔地笑着,“发卡是白色的,可你明明是黑色的。刚果小公举。”


        望着黄婷婷,李艺彤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她捂住了脸。


        “唔……婷婷桑好盐啊。”


        李艺彤透过指缝去偷瞄黄婷婷,伴随着过速的心跳。


        不过婷婷桑的笑颜在我心里是第一位,全部都最喜欢了。



        “婷婷桑像一株生长在墙角的兰花,初见时并不惊艳,只是静静的绽放,散发出丝丝缕缕的幽香……”


        “发卡你的生日祝福怎么写得这么……”黄婷婷掩住嘴角,笑得有些无奈。


        李艺彤迅速地瞥了黄婷婷一眼,推过来一个盒子,又局促地扭过头。


        盒子里躺着一个黄色发卡。


        清风徐来。


        这世上真话本就不多,两位女子的脸红胜过一大段对白。



        李发卡最近有点奇怪啊,黄婷婷托腮盯着桌面。婷婷桑也不叫了,海苔也不投喂了,安静的李发卡总是让人觉得心慌。黄婷婷叹了口气,收回杂乱的思绪开始做题,却没有看见李艺彤想要触碰却又收回的手。




        在沉寂了两个月之后的某个下午,李艺彤把黄婷婷强行拉到了操场上。


        “你知道《化身孤岛的鲸》吗?”李艺彤在满树韶光下望着黄婷婷恬静的侧脸,“那条鲸鱼发出的声波没有同伴可以接收到,所以它很孤独。”


        (李艺彤伸出手搓了搓脸【雾】)


        “我也曾以为我会一直孤身一人,像那条鲸鱼一样,直到遇见你。”


        “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无法自拔地深深喜欢上了你。我不可抑制地想要靠近你,哪怕你说我是一个聒噪的小朋友,可这就像雨终将落入大地一般,我注定要一步步走近你。”


        “其实在和你说这些之前我挣扎了很久。我害怕我会后悔,害怕你会拒绝我,害怕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害怕你有一道我打不开的心墙。”李艺彤吸了吸鼻子。


         “可现在我想通了,就算前路我会走得艰难孤单,我也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哪怕我面临的会是万丈深渊,我也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因为我喜欢你。”


        李艺彤伸手拭去黄婷婷脸上的泪,努力扬起了一个微笑。


        “黄婷婷,你会和我在一起吗?你可以和我在一起吗?”


        “我不愿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这世界。没有人会是一座孤岛。”


        “我会永远陪着你。”



        李艺彤勾住黄婷婷的小指荡来荡去。


        树影婆娑,脚旁是圆滚滚的鸽子在闲适地啄着面包屑。李艺彤与黄婷婷并肩站在树下,望着天空笑了起来。


        春天是一个美好的季节。

评论

热度(25)

  1. 琮琮原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