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巧合

缱眷:

飞机上突然的脑洞罢辽x
最近关注的太太都没怎么产粮,失去梦想。


假期啊。李艺彤漫无目的的在东京街头乱逛,日系少女有时间了就会来日本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例如baby的小裙子或者精致的陶瓷娃娃。
“阿嚏!”揉了揉鼻子,十月份的日本不比上海,气温已经低了很多,李艺彤觉得自己或许该回酒店了。


鞠婧祎第一次来日本度假,因为当年被某个人唠的耳朵起茧,所以趁着难得的假期来日本转一圈,想感受一下某人口中最爱的城市。
站在前台等待工作人员办理入住手续的同时,鞠婧祎盯着自己并不熟悉的日文突然有一种茫然无措感,虽然说出国的次数并不少,但是这样因为一个人的几句话就独自跑到其他国家的经历到是第一次。鞠婧祎无意识的握紧了双手,两人从克罗地亚回国后就都忙于工作几乎彻底断了联系,自己完全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李艺彤在便利店买完玉米浓汤又打了个喷嚏,“不觉得冷啊…难不成是谁想我了?”疑惑的揉揉鼻子,继续步行着回酒店。迈出便利店,李艺彤无意识的抬起头,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养成了在晚上看星星的习惯,在夜晚变得温柔的目光穿过闪烁的霓虹罕见的看到了天空中闪烁的星。她突然想起年少时的对话
“我是你的粉,叫我卡。”
“我是你的星,叫我菊。”
青韦。浮现在心底的名字让李艺彤不禁有些惊讶,不过是当年自己脑洞下产生的称呼,为什么在潜意识里轻易蛰伏这么多年自己还未察觉,怕不是疯了。苦笑着摇摇头驱赶出心中模糊不清但又呼之欲出的答案,她们只是当年关系很好的朋友,如今各自努力的同事罢了,哪来那些有的没的的关系。


“小姐您的房卡。”酒店前台用听起来有些蹩脚的日式英文递上房卡。“谢谢。”小只的鞠婧祎拉着巨大的行李箱等待电梯的到来。嗯?12-23?好巧的房间号,突然就想起2017年李艺彤的生日,那段时间自己也一直悄悄关注着她的消息,二字打头了依旧是个有些莽撞的小孩子,让人放心不下。“叮——”电梯打断了鞠婧祎的回忆,上电梯后关门的瞬间似乎听到一声散发陕普气息的“请等一下!”又幻听了,这里可是日本啊。


李艺彤盯着显示板上的12,嘲笑着自己荒谬的想法,她怎么可能来日本,鼻尖有些熟悉的香水味应当是错觉,抑或…是同款?
终于等到另一班电梯,摁下12层,熟练的找到自己房间。其实她真的很想吐槽这个酒店12-22是个什么东西,自己是不是该庆幸这栋楼没有22层啊喂!算了,回去泡个澡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和朋友一起去买小裙子呢!
鞠婧祎把自己泡在浴缸里昏昏欲睡,好困,想撸猫,想睡觉。明天…要不去李艺彤喜欢的卖什么小裙子的店转一圈吧。


真是美好的夜呢!也许会有后续8

评论

热度(26)

  1. 琮琮缱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