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天上掉下了个吸血鬼(ch3)

Squeezers:

二十一、








“人类追求财富的目的尚还可以理解,毕竟这就是他们社会中力量的象征,可是吸血鬼追求财富又是为了什么?”








黄·阔太太·婷婷伯爵捧起一杯血浆奶茶,坐在位置上思索鬼生哲学。








“说人话。”








冯薪朵不满的看着眼前这个小气鬼在自己家连砸带抢的捞走了冰箱里的所有储备食。








好歹给朵朵留一点吧。








字典里毫无客气两个字的黄婷婷只是清了清喉咙。








“我是说,那群人找到我的微信号了。”








嗯?








“她们为什么这么快就找到了我的微信号。”








嗯嗯?








“我怀疑李艺彤周围是不是有内奸。”








嗯嗯嗯?








“还不是因为你乱发微博!”








“还有自拍!”








“找不到你才有鬼吧!”








“唉?”








是这样吗?








你难道不懂人肉两个字怎么写吗?








人类世界还真是复杂呢。








你给我滚蛋。








立刻。








二十二、








“你不要把你喝不完的血浆还从朵朵家打包带走啊。”








“反正你有人挣钱给你买新鲜的,这东西放久了再喝口感不好。”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








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加班一礼拜加班七天努力赚钱,到现在还没什么出场戏份的吸血鬼猎人在遥远的办公室里一边奋笔疾书,一边打了个喷嚏,如果她在场的话一定要端着她的大炮大声的冲黄婷婷吼。








“你要是想喝你让李艺彤给你买啊!”








可是她不在。








于是黄婷婷三五句忽悠下来,不仅获得了冯薪朵冰箱里的残余红枣血茶,还得到了一个冯薪朵特质真空杯。








“保鲜。”








扶贫的朵朵拍了拍黄婷婷的肩膀,在她热泪盈眶中把她的贫穷亲戚送回了家。








二十三、








“所以那是什么?”








打着饱嗝正巧撞到了在门口犹疑的李艺彤,小人类大概是因为家里多了只吸血鬼,倒是莫名的有了点人类包袱,再也不穿她的大人字拖了,打扮的工工整整的甚至还画了个妆,她大概是因为吸血鬼出门了,就在门口等她,撞上了晃晃悠悠的拎着一瓶血浆回家的伯爵。








小人类的视线集中在吸血鬼手上的真空杯。








“是番茄汁哦。”








吸血鬼伯爵面不改色。








“可是我好像看到了红色颗粒状物体?”








“是加了红豆适合养生的番茄汁哦。”








吸血鬼伯爵一本正经。








回家还得加点氯化钠。








二十四、








想必到了这个地步还没发现黄婷婷伯爵根本从头到尾都是在胡说八道的朋友,都是和李艺彤一样为了美色失了智,她根本没有失忆也没有凑巧的来到李艺彤透着贫穷气味的房间,而是出于某种目的的刻意到来。








但是李艺彤早已经成了黄婷婷说什么就是什么的那种脑残粉丝,从未怀疑过吸血鬼在自家装晕的目的,以至于有时候黄婷婷也只能无奈的叹口气,觉得这家伙哪天被人卖了还得倒数钱。








“总之就是,我对她没有恶意。”








黄婷婷朝着面前张牙舞爪的狼人解释,扶着额头的模样倒像是在感叹李艺彤是哪来的本事才能招来这么一大群非人类朋友。








是说你们公司还有第二个人类存在吗?








仿佛跑错了片场的赵粤眯着她本来就看不见的眼笑了笑。








“没有的。”








好吧,李艺彤知道这个事实,得疯。








二十五、








“发卡是个好人。”








狼人很是沉痛的叹了口气,摆明了不信吸血鬼所谓的没有恶意。








我知道她是好人,不然怎么会随随便便就收养陌生的吸血鬼。








被收养的陌生吸血鬼摆出一副大赢家的笑容,胜券在握的玩弄着发尾,正宫气场十足。








“其实我就是也被收养过才认识的发卡。”








嗯嗯?








“那时候我遇到教堂那群家伙,受了重伤走投无路,还是发卡每天喂虚弱的我吃东西,给我包扎伤口,抱着我睡觉,才把我从死神手上抢了回来。”








嗯嗯嗯?








抱着睡觉?








我收回刚刚没有恶意那句话。








还是去把她吃了一了百了吧。








二十六、








“婷婷桑,我真的没有收养过别的人,可不可以把我放下来呀。”








不可以哟。








没想到小人类看起来天真单纯,连撒谎都学会了。








被吸血鬼用滞空术安排在房顶到处晃悠的人类露出无奈至极的表情。








“等下把小白惊出来了怎么办。”








小白又是谁!








哪来的这么多野泡芙!








三秒钟后,天不怕地不怕的吸血鬼伯爵爆发出了高分贝的惊人尖叫声,手一抖的把人类丢去了床上。








被称作小白的白额高脚蛛高调爬过,用事实告诉一人一鬼,谁才是这个家真正的主人。








所以李艺彤你为什么收养这么多奇怪的东西!








李艺彤收养的品种中最为奇怪的蝙蝠可没资格这么说!








“如果你是说赵粤的话……、”








李艺彤掏出手机相册,指着只被她抱在怀里打着绷带的狼。








“这只狗狗倒在我家门外,我就把她捡进来了。”








这是狼吧。








“她眼睛特别小所以印象比较深。”








这是狼吧。








“但是后来她病好了就走了,结果新来的同事也叫赵粤,你说巧不巧。”








一点也不巧。








还有,这是狼吧。








二十七、








如果小人类身边可以聚集这么多帮手的话,也不一定就是死局。








黄婷婷撑着脑袋打呵欠,早上八点本该是她的睡眠时间,在早上八点入睡,晚上12点起床,喝一杯枸杞茶,才是舒服的一天的开端。








可是小人类的作息与自己完全相反,以至于吸血鬼经常为了她搞的夜昼颠倒,明明是休假日的八点,还被精力旺盛的小家伙按在客厅不准睡觉。








是说是不是休假日跟你这个无业游民又没什么关系。








吸血鬼凶凶地瞪了小家伙一眼,不准她吐槽。








“婷婷桑在烦恼什么呀?”








小家伙开开心心的抱着她的肥宅快乐水给吸血鬼倒了一杯,无糖的,纤维+哦。








这里不准打广告。








“我是说,冯薪朵和陆婷邀请我们这周末一起去野餐。”








可是那个始终没有机会出场,一天24小时被安排加班的吸血鬼猎人一出现,我怕她会忍不住直接一炮轰了我们来结束这个对她来说太过凄惨的故事。








二十八、








“我真的不想再加班了。”








陆婷端着她的大炮朝着女朋友抱怨。








“我明明是神秘的吸血鬼猎人,为什么一出场不是端大炮就是加班?”








“那你也可以选择帮我排队买血茶。”








因为吸血鬼猎人体质特殊一天24小时不用睡觉所以老板才聘请的你啊,不然你以为现在生活不易你又没有清北学历为什么能成功就业。








就算是任何非人类也要屈服于金钱。








这是这个世界的法则。








只有家里有矿的吸血鬼才可以例外。








“所以冯薪朵你明明家里有矿为什么不包养我一起过除了吃就是睡的颓废人生?”








“啧。”








同样穷困的冯薪朵叹了口气。








“因为我家所有的钱现在都归婷婷管。”








而她从来只会扣钱,是个数一数二的小气鬼,连家族用的红酒杯都是淘宝批发的最次款,一用力就碎。








二十九、








吸血鬼家族的封印从来都藏在血液里,从前家族的财富都归我们的兄长,也就是莱特公爵保存,但是那一天,莱特公爵抢夺了婷婷好不容易靠着打毛衣诱惑进来的傻人类,还没来得及下口,就被织了五件毛衣的婷婷愤怒的灭掉了。








灭掉了的意思?








就是那个意思。








你是说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黄婷婷?








就是那个黄婷婷。








但是公爵的血液也没有被婷婷吸收,可能是婷婷突然选择了素食,蕴含着巨大能量的血液全都流进了人类的身体里。








然后…………、








她就因为承受不住巨大的能量进轮回了。








就是这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你不会打开b站搜索夜蝶自行观看吗?








三十、








所以我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个人类的转世。








她吸收了莱特的力量但是不知如何使用,世间所有对这股力量和财富有贪婪的人都想把她体内的能量同她一起吃干抹净。








只有在她自己觉醒并且继承这股力量之后,才可以有所转机。








可是谁知道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觉醒呢?








我已经感觉到那群贪婪的势力越来越近了。








三个非人类的头碰在一起,叽里咕噜的说着悄悄话,只打发小人类一个人做苦力,从捞鱼到烧烤到打电话订毛血旺来户外野餐全归她一人忙活。








黄婷婷撑着脑袋忧郁地看着在那还不知危险将至的人类,叹口气:“因为是我惹出来的小麻烦,所以想要替她解决后顾之忧。”








小麻烦?








你称呼这个引发全世界吸血鬼圈动荡的吸血鬼首领死亡事件为小麻烦?








陆婷不可置信的指着一脸乖乖像的黄婷婷反问。








“那老娘又是织毛衣又是剪蝴蝶装着一推就倒柔弱少女好不容易骗进城堡里准备吃干抹净的小可爱差点被那人糟蹋了没把他挫骨扬灰放太阳底下暴晒三天再用银水浸泡三生三世都是我手下留情了。”








“婷婷,婷婷,停一停,鬼设崩了。”








冯薪朵一把把暴走的黄婷婷藏在身后,冲着被黄伯爵吓得抖了一抖的陆婷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我们家婷婷让你见笑了。








不不不,刚刚那个才是本来面目吧。








一直扬言要净化世界的吸血鬼猎人默默地收起了她的大炮,并且发誓再也不对这个全世界极端恐怖分子动任何歪念头。








吓人。








“所以您当年的吃干抹净指的是?”








为了老同学老同事的身心健康,陆婷还是选择冒死问了句。








吸血鬼伯爵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








“我是个素食主义者呢。”








当然是谈恋爱呀。








陆婷瞄了眼一无所知的人类朋友,在心里划了个十字。








阿门。








李发卡。








保重。








Tbc

评论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