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亲爱的,公主殿下(七)

卡顾应援会:

(七)本宫愿意




 




“李兄…才任职第一天就来校场,真是勤快。”鸿鹰都尉安达笑了起来,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这个李易桐是来真的。




 




李艺彤看着向他们走来的其他都尉,回笑道,“在其位,谋其事,尽其责。”




 




“那依李兄看,我们现在的操练可还行?”




 




“勤奋有加,灵活不足。”李艺彤既肯定了侍卫们训练刻苦,也指出应该改进的地方。




 




都尉们眉尖一挑,相互看了看,“哦?愿闻其详!”




 




李艺彤负手走到指挥台边缘,看着校场下的侍卫,“他们缺乏一种遇到袭击时,下意识的对抗反应。虽然都是从宫里禁卫军选出来的,但与上过战场的士兵来说,他们没有一点实战经验。假设哪天危险真的来临,他们也许会很慌乱,校场上练的一招一式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李兄说的不无道理,但眼下是太平盛世,有些小盗贼山贼的,官府和巡防营都能应付。”




 




“这个时代没有居安思危这个词吗?”李艺彤摆摆手换了一个话题,“我听毕兄说,大家都有随驾护卫的想法。保镖这种事,安全护卫了一万次,但中间若是有失误一次,都可能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诸位若是想跟在殿下身前护驾,是不是要考虑到各种危险及突发情况。如果他们没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当危险真的来临,要怎么保护殿下。我不是怀疑他们的忠心,但他们可能为此就丢了性命。可若是训练好了,有一个系统科学的应急预案,不但能够更好的保护殿下,也能减少不必要的伤亡。诸位觉得有道理吗?”李艺彤微笑的看着他们,慢条斯理却又掷地有声。




 




大家面面相觑半晌,“那李兄是否心中已有主意。”




 




“有是有,不过我还得从头梳理一遍,回头找殿下商量一下。若是殿下同意,我会按照新的训练计划操练。”




 




这些都尉不禁一笑,“怎么是找殿下,不是侍卫长吗?”




 




李艺彤一怔,“我说你们…侍卫长不还得找殿下。不过…多谢提醒,是先找侍卫长。”




 




这些人和李艺彤相互看着,看着看着就哈哈大笑起来,引得操练中的侍卫都看向他们。




 




中午李艺彤和九个都尉一起吃大锅饭,很快便与他们打成一片,已经称兄道弟了。午饭后她先去找了侍卫长颜钒,但是颜钒怎么说是个武夫,对改革这种事情不在行,直接把这口锅甩给了李艺彤。说反正你见公主殿下比我还容易,你有想法就直接跟公主汇报,只要公主同意了,他会全力支持。


李艺彤回到寒鹰卫所里,草拟训练计划,把现代特种训练的内容与实情结合,既要提高单兵能力,也要提高团体协战能力。




 




用惯了电脑的李艺彤觉得,毛笔字什么的太难了,虽然她也是练过的,写的也不赖但是要写那么多的字,纸又那么小,她的草稿完成时就用了差不多一百张纸了。被毕晟说,浪费浪费好浪费,他们一年都用不了那么多。




 




李艺彤无奈,你们古代没有电脑怪我咯。不过写习惯之后,她也能写的大小合适又好看了。她决定找几张大纸将这些训练项目全部整理一遍,好让鞠婧祎看起来不那么混乱。




 




申时三刻,李艺彤从仪卫司下班,手臂夹着制式平檐圆顶铁盔,一会点头,一会摇头还在想着改进训练计划的事。




 




穿过回廊,从树丛里鹅软石路进到府中主干道的青石板路,正巧看到刚回府的鞠婧祎在一堆侍女、侍监和侍卫簇拥下的背影。




 




她欣喜若狂的边跑边喊,“殿下~~~~”




 




从这个音调就听得出是谁,鞠婧祎转身的同时,随行人员适时的给她的视线让出一条路,看到喜笑颜开的李艺彤向她跑来,嘴角不自觉的弯起。




 




她心里其实有点担心李易桐控制不住又抱上来,旁边的谨言和赵粤都准备好挡在她前面了,只不过李艺彤又让她小小的惊喜了一下。




 




李艺彤无视了其他人,跑到鞠婧祎面前,非常标准的行了叩膝礼,亮起小白牙,“参见殿下。”




 




鞠婧祎脸上笑容更明显了一点,“难得....起来吧!”




 




“谢殿下!”李艺彤站起身,笑的一脸纯真。




 




鞠婧祎打量着他这身装扮,同是都尉制服,怎么就觉得他穿的更好看。




 




“如何?第一日?”鞠婧祎边往润初园走,边询问他今天是否还适应。




 




李艺彤取代了原本赵粤的位置,走在她的右后位,“挺充实的,上午去了校场看他们操练,下午在所里写东西,一天下来跟司里的兄弟处的还不错。”




 




“还以为你会觉得无趣,看样子你挺喜欢。”




 




“有事干总比没事干好,而且这对我来说,So Easy。”




 




“So Easy?”




 




“额....就是小菜一碟。”




 




鞠婧祎对他时不时莫名其妙的话也习以为常,不经意瞥见他右手上有不少墨汁,“手沾了这么多墨汁,还不洗。”




 




“啊!这个…”李艺彤抬起手来,不在意的说,“我下午写了字,那么久不碰毛笔,就沾到了。冲洗过,但…这墨质量太好,遇水不化。”




 




“写字?在仪卫司不是练武而是写字…你很好啊!”




 




李艺彤听出她挤兑的意思,骄傲的说,“磨刀不误砍柴工。”




 




鞠婧祎轻笑道,“好好好…你就在仪卫司磨磨性子吧。”




 




跟在他们后面的雪鹰都尉章鹏看着和公主有说有笑的李易桐,真心羡慕的很,他来雪鹰也有一年多了,护卫鞠婧祎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次,可是加起来说过的话都没李易桐这一会那么多。




 




突然队伍停下,章鹏定睛一看,原来是最前面的两位在澜桥前停下了。




 




“怎么了殿下?”李艺彤也诧异鞠婧祎怎么就突然停下了。




 




鞠婧祎看着他,指了指澜桥以及后面那个超大的园子。




 




李艺彤拍拍脑袋,过了澜桥就是润初园,理论上说她应该告退,于是她陪笑着说,“我…没注意。那什么…殿下您先休息。”




 




只见李易桐走了两步又返回来,“殿下…你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吗?”




 




鞠婧祎摇头,她继续说,“那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好。本宫空闲了,让人传你过来。”鞠婧祎面带微笑点头。




 




李艺彤得到应允很开心,但又觉得在这么多人面前应该克制一下,可笑容还是抑制不住,“那…属下告退了。”




 




往西走了十几步又倒回来,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看着鞠婧祎,“走错了,应该是这边。”




 




鞠婧祎被他的行为逗得发笑,随行的其他人低着头具是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回到寝殿,鞠婧祎换了一身没那么隆重的便服,稍事休息后晚膳就送来了。鞠婧祎端庄的喝完浓汤,开始吃正菜时,一名影卫叩在地上汇报李易桐今天的行程,与李艺彤自己所说并没有太大出入。




 




鞠婧祎胃口本就小,喝完汤只吃了小碗不到就停下筷子,用清茶漱了漱口,拿起丝巾擦拭樱唇,“训练计划呢?”




 




影卫稍微迟疑,“他好像还没写完...所以属下并没有带来。”




 




“明日起不用再这么盯着他了。”鞠婧祎淡淡的吩咐。




 




之前派影卫看着她,是他行为太过古怪,怕他是什么别有用心,或是敌国细作之类的人。但盯了几个月,除了平时行为、语言有时比较跳脱,也不见跟外面的人有过可疑的接触。再说,都去老家把他老底都翻出来了,还有什么不放心。




 




“不过你还是要留在他身边。”




 




影卫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用盯着他,又还要继续留在他身边,他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赵粤,想问公主这是什么意思啊?




 




赵粤只是挑了挑眉,谨言已经迫不及待的表示不解,“公主!为什么派影卫保护他?”




 




影卫是沅帝特批不用在兵部登记造册的秘密暗卫,是只为了保护鞠婧祎而存在的。他不过是一介书生,不知道走了什么运气才能待在公主府,现在还把影卫派到他身边。




 




谨言最近三番四次的质疑她的命令,惹得鞠婧祎微微皱眉,语气也有些冷淡,“本宫愿意!”




 




“奴婢多嘴...”谨言被这语气冻得一抖跪在地上,别说派一个影卫去保护他,就算把赵粤派去那也轮不到她有意见。




 




鞠婧祎瞥了一眼她,对原先的那个影卫道,“你下去吧。”




 




等影卫退下去后,鞠婧祎依在榻上小几,拿了一本书静静的看,谨言伏在地上一声不敢吭。




 




良久,鞠婧祎将书轻放在小几,“谨言...”




 




“奴婢知错。”谨言认错的倒是快。




 




鞠婧祎不由得轻笑,“你错在何处?”




 




“奴婢不该质疑公主的懿旨。”这是做奴才的大忌,自己虽然颇受公主爱护,但到底主仆身份在。




 




“此乃其一。”鞠婧祎抬了抬手,谨言如释重负起身。




 




“你是府上的掌事女官,待人接物却没长进。心里不忿本宫对他的特殊,只看得他的缺点,却没有真正去尝试了解他。”




 




“公主教训的是,奴婢知错了。”鞠婧祎虽然冷淡,但对手下伺候的人也不苛刻,尤其在李易桐出现以前,她真的可谓是最受宠信的人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不懂礼数,还偏偏那么多人喜欢,加上鞠婧祎对他的偏爱,谨言心里自然不是滋味。




 




经过这件事,谨言心里也有数了,自己再受宠信都好,还是得明白自己的身份。尤其在跟李易桐有关的事情上,鞠婧祎已经失去平常的公允。要是公主愿意的话,她可以让天下人知道,她就是偏爱这个李易桐。




 




“只是说了你几句,不用丧着个脸,本宫又不会罚你。”




 




“谨言只是觉得有负公主...”




 




“好啦...”鞠婧祎给她一个宽慰的笑,“本宫知道你的忠心,其他方面都做的很令本宫放心。别多想!”




 




“公主...”谨言微微动容,公主殿下还是那个公主殿下,其实并没有因为别人而对自己有什么改变。




 




“去吧...派人看看他吃完了没有。”鞠婧祎恢复往常的淡然,好似没有发生过刚刚那个插曲。




 




谨言派去的人没多久就带着李艺彤来了,一问才知道李艺彤在润初园外已经晃荡了好久。




 




“殿下~”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鞠婧祎也惊讶他来的速度,按理说从润初园到他住的院子,一来一回最快也要一炷香的时间。




 




李艺彤进来后并没有像下午见到她那样行大礼,鞠婧祎也是觉得有些好笑,感情这人下午只是装装样子。但她并不在意,放下刚拿起没两分钟的书,有些揶揄道,“怎么你是施展轻功来的吗?”




 




“不是。我吃完饭散步,走着走着就碰到殿下去叫我的人,所以...”李艺彤笑嘻嘻的回答。




 




鞠婧祎一个恍然大悟的勾起一抹戏谑的笑容,“哦~~~本宫都不知道自己的府邸这么小,散步都只能到润初园外?”




 




李艺彤陪着她干笑了几声,心想鞠婧祎你也是腹黑,非要我承认在外面等了很久么?




 




鞠婧祎不再继续逗他,但嘴角微弯的弧度显示她的不错的心情,“好了。你不是说有要事和本宫商量么?”




 




“其实吧...我呢...”李艺彤歪着脑袋在想应该怎么措词。




 




“有话直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嗯...”李艺彤咬牙道,“我想能跟在殿下身边。”




 




“什么?”鞠婧祎一怔,脑子里思考他这句话的含义,什么叫‘我想跟在殿下的身边?’




 




“就是像侍卫长一样啊,殿下出行的时候跟在身边护驾。”




 




鞠婧祎舒了一口气,还以为他的意思是要做自己的....真是想的太多。她定了定神,“雪鹰里没有空缺的职位,你想跟随的话,是想做一名普通的士兵吗?”




 




“这就是我要说的。”李艺彤突然拉近了椅子,“除了雪鹰之外,我们寒鹰、鸿鹰和孤鹰也都想有机会能护驾。虽然最开始建立这五支卫队的时候,已经根据考核进行划分了,但是并不能代表其他卫队就没有护驾的能力嘛。就像刀一样,长久搁置不用,会生锈的。”




 




虽然李艺彤拉近的距离还不是所谓的亲密距离,但对于一般的君臣距离,还是有些近了,可显然李艺彤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鞠婧祎心底叹气,又不好说破,只有稍微移开点视线,“这也是他们的意思?”




 




“那肯定了。哪个来公主府当侍卫不想可以随驾,只不过眼馋敢怒不敢言而已。”




 




“所以你就被拿来当枪使了。”鞠婧祎以为他是没城府,被其他人怂恿的。




 




李艺彤摇摇头,“不是啊!我也这么想的,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那不想伴驾的侍卫,不是好侍卫。”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这样狂妄的话鞠婧祎也是大开眼界。他说的有几分道理,但这么多年的制度,因为他几句话就改变了,以后这公主府还指不定有什么流言。




 



评论

热度(34)

  1. 琮琮卡顾应援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