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气管炎

若非当年的我:

某一个周六,黄婷婷和冯薪朵出去购物了,陆婷从窗口看着两人有说有笑离去的身影,呼了一口气,做贼一般的跑到对门,“咚咚咚”的使劲拍着门。


“来了。”说着,门就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陆婷视线中,哦不,可能不在视线之内。


“小婷爱,李艺彤起没起啊?”陆婷抱起来打了个哈欠的小婷爱,捏了捏她的脸颊。


“没有呢,妈咪看妈妈出门了就回屋睡大觉了!”小婷爱揉了揉眼睛,略有些嫌弃的说。


陆婷忍住笑,把她抱到卧室里,可是小婷爱却嚷嚷着睡不着了,要去阳台玩玩具。陆婷顺着她的意思把她放在雪白色的毛摊上,然后风风火火的进了主卧。


“李艺彤!”陆婷确定门关严之后跳到李艺彤的床上一把掀开她的被子。


“唉呀妈呀色狼!”半睡半醒之间的李艺彤下意识不是抢回被子而是一拳头挥在了对方的脸上。


躲闪不及的陆婷就这样重重的挨了一拳。“李艺彤!倒霉孩子!”


陆婷小心点碰碰自己的脸颊,又擦去了刚刚被疼出的一滴泪,下定了今天晚上就吃红烧豹肉的决心。


“陆底,你怎么在这啊?诶,等等……”被陆婷一声吼,李艺彤也清醒了不少,看到眼中冒着杀气的陆婷,李艺彤充分为大家展现了这些年为了生存她是如何活下去的。她迅速的撩开另一半被子哧溜一下跑下床跑到卧室门口警觉的看着她,一副随时就要跑出去喊“杀人了”的样子。


陆婷是很想揍她,但是想一想来的目的,就只得忍气吞声,秋后算账。


“李艺彤,我有事要问你,你听不听啊?”陆婷本来想伪善的笑一笑,可是不小心又迁到被打的地方,瞬间龇牙咧嘴。


“陆底,有事可以问,我不想让婷婷桑年纪轻轻就守了寡。”


“你过不过来!”


“过来了!”


果不其然,李艺彤的耳朵遭殃了。


“发卡啊,我今天来是有事相求。”陆婷尽量摆出一副诚恳的样子,可是在李艺彤的眼里这和恶魔没什么区别。


“什么事?”李艺彤揉了揉自己饱受摧残的耳朵,惊恐的抬头看了一眼。


“就是,你大哥最近手头有一点紧,能不能给大哥点钱?”陆婷终于报出了此行的目的,邪笑着对李艺彤说。


“大哥你工资一个月那么多都去哪了?还找我借钱?”李艺彤不解的问,最后受到陆婷的一记爆栗。


“不都在你姐那了吗!”陆婷想着自己的钱,长了翅膀一样,乖乖的飞到冯薪朵的手里,就心疼的不得了。


“哎呀,大哥,你要大度,身为老公,不就是该赚钱给老婆花吗?宠老婆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大哥你也不能一点不剩啊!身为攻,你要有底气,没有钱,你哪来的底气?还有,平时小礼物什么的怎么准备?恩?惊喜啊,没有惊喜,怎么调节妻妻之间的感情?”李艺彤顿了顿,看着陷入沉思的陆婷,推了一下她。


“大哥,”李艺彤看陆婷有所反应,又接着说,“你看啊,要我来说我就去找我姐要钱,这个钱呢,二八分总可以吧,总比你这样来找朋友借钱有面子吧!”


陆婷看着侃侃而谈的李艺彤,又想了想上回说要钱的时候冯薪朵杀人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碜,连忙摇了摇头。


“妹夫啊,先借给姐夫两百块钱,买酒。”陆婷视死如归的看着一脸坚定的李艺彤,有些心累的说。


“买酒?哥我姐不是不让你喝酒吗?”李艺彤看陆婷摇了摇头,说“你不知道,喝完酒挨打,不疼。”


李艺彤“……”


“嘿!是兄弟吗!?”陆婷不满的推了一下李艺彤,后者点了点头,她又说“那就借我两百,下个月还你。”


李艺彤看陆婷坚定的样子,苦笑着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径直走到阳台,陆婷不解,随着她的脚步,发现李艺彤坐在了小婷爱面前,两个人大眼瞪大眼。


“小婷爱~”李艺彤拿开李婷爱紧紧抱着的大眼仔,双手诚恳的拉着李婷爱的左手,小婷爱看着李艺彤祈求的眼神,立马明白了。


“行吧行吧,俩月内还我!”小婷爱说完了嫌弃的看了自己怂怂的妈咪一眼,无奈的又抱起海豹崽玩偶自己玩起来了。


“谢谢小婷爱!”李艺彤抱过自己家的女儿“吧唧”响亮的亲了一声。


陆婷惊讶的看着李艺彤走进小婷爱的卧室,娴熟的从床头柜第一抽屉拿出钥匙,打开了第二个抽屉。然后从最里面拿出一个小钱包,从里面掏出两百给陆婷。


“你……?!”陆婷惊讶之中不忘拿过两百块钱。


“嘤嘤嘤大哥啊我要是有钱我和你废话那么多干嘛!”


于是,难兄难弟抱头痛哭。


—————————————————————————


“大哥,你脸怎么青了一块!”


“被墙撞了。”


—————————————————————————


“小婷爱,妈妈今天出去了妈咪有没有很乖?”


“妈咪……可乖了!”


“对对对我可乖了!小婷爱最好了!”

评论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