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亲爱的,公主殿下(八)

卡顾应援会:

(八)废寝忘食




 




李艺彤看她低眉沉思显然是有在考虑这个建议的,但她也明白鞠婧祎为难的地方,于是继续说道,“雪鹰的能力当然毋庸置疑,无论是单兵素质和经验都是最好的。但这些,其他卫队经过训练也不是不能达到,我们只是缺乏一个机会。”




 




“说说你的想法。”鞠婧祎直视着他的眼睛,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并不是马上要当值,而是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




 




李艺彤脸上洋溢胜利的微笑,很认真的比划着,“侍卫们在入府之前有过简单的个人比武考核,但这并不全面。出行护卫考验的不是单兵的能力,而是一个团体的团结协作能力。所以建立一个科学的考评制度很有必要,定期对所有侍卫的个人能力和团体能力进行考核。团体考核是各个卫所之间的对决,胜负决定下一个月的护卫工作由哪支卫队执行;个人考核是卫所之内对所有侍卫体力、耐力、武力等的考核,排名决定哪些人有资格入选执行护卫。”




 




“你的想法很有意思,回头写一份完整的册子呈上来。”鞠婧祎边听边点头,他显然做了很充分的准备,完全不像是一时兴起的想法。




 




“好。”李艺彤有些兴奋,如果这个考评制度建立的话,那么寒鹰护卫指日可待。




 




鞠婧祎看他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先别急着高兴,就算有这个机会,你们其他卫所也得有这个能力才行啊。”




 




“殿下说的是,所以根据这个情况,训练项目我也有些想法。”李艺彤当然知道雪鹰资历和经验摆在那,不好好打磨一番不容易拿到护卫的资格,她干脆趁热打铁跟鞠婧祎说出改进训练方法的事情。




 




跟以往玩世不恭的态度不同,李艺彤现在眼里满是认真,鞠婧祎本还带着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的态度,但听完他的训练改革计划,心中对他不禁又多了几分好奇,究竟你还有多少深藏不露的本事。




 




“具体的事项,我到时候把考评制度计划和训练计划一起呈上。”




 




鞠婧祎笑着点点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月色,他们谈了也有一个多时辰了,“看来今日听不了故事了。”




 




李艺彤看着她刚想说,我可以讲个稍微短一点的,忽的又听鞠婧祎说,“你不是说,除了讲故事,你还会唱歌吗?唱一首让本宫听听?”




 




李艺彤唱歌是不错的,鞠婧祎这么有雅兴的话,她觉得必须拿她的成名曲《木偶》表现一下。但不知道怎么的,她脑袋里的曲库和唱出来的竟然不是同一首。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就快变了模样....”一开口她自己都愣住了,什么鬼!为什么脱口而出的是《求佛》,好生气哦可还是要装作一本正经,非常陶醉的样子。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一起看呆的还有鞠婧祎、谨言和赵粤,这三个人是因为从没有听过这种歌曲,虽然她们觉得唱的还是不错。老实说,比起第一次在部队当着那么多战友唱跑调来说,这次真的唱的相当棒。




 




李艺彤自己也由一开始的生无可恋,到后面的游刃有余,还即兴来了一段契合的舞蹈。




 




一曲唱闭,李艺彤有些忐忑的问,“殿下~还可以吗?”




 




鞠婧祎回过神,回想一下国乐和民间乐曲,好像都没有类似这种的曲子,“这是何种曲子,本宫从未听过。”




 




李艺彤忍住笑,“这是流行音乐,除了这种我还会摇滚、说唱,如果殿下有兴趣,以后慢慢都给殿下表演。”




 




“嗯...如果加上乐器就更好了,可以去掌祭所跟那里的乐师交流交流。”鞠婧祎显然很有兴趣,李艺彤却叫苦不迭,她只知道唱,乐谱什么的她才不会记好吗。




 




待她去和府里的乐师交流后,惊讶的嘴巴都合不拢,太厉害了!只听她清唱就能把曲子写出来,用琴瑟琵琶这些古代乐器演奏出来,意外的别有一番风味。




 




不过这都是后话,她现在脑子里,第一要紧的事情还是整理考评制度和训练计划。第二天写了一天,基本把各个事项都考虑了,只不过还没全部整理好,还都是一张张乱糟糟的纸。




 




在仪卫司整理了一大半,剩下的让人直接搬到她住的地方继续。她一门心思扑在上面,倒是忘记每天必去的润初园了。这么一来不止鞠婧祎觉得少了什么,连谨言都忍不住问守门侍监,“李都尉今日没来?”




 




昨日鞠婧祎已经交代影卫不用跟她汇报李易桐的行程,可是才过了一天,她便忍不住把影卫召来问情况。




 




“昨日李都尉回去后,便一直在房里写东西,一直到丑时才睡下。卯时一刻左右起身洗漱,用过早膳去仪卫司继续写,回到遇萤轩还在写。”




 




“这么上心。”鞠婧祎感叹道,李艺彤在写什么,旁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的。




 




“遇萤轩?”谨言的重点可不一样。




 




“李都尉给他院子取的名字。”




 




谨言气结,都给自己住的院子起名了,还真当自己家了啊!要起名也是公主取,他哪有资格,但这些话她都只能腹谤。




 




遇萤轩。




 




天色已晚,房中早已点起烛火。




 




紫言手肘撑在圆桌上,手掌拖着下巴,看着那个从仪卫司回来就还在书桌上不停写写写的李易桐,有些无力的喊道,“公子~戌时了,饭菜都冷了,先吃饭再继续写吧。”




 




李艺彤毛笔蘸了点墨,头也没抬说,“我不是说不用等我吗,你先吃吧,女孩子饮食要规律啊。”




 




紫言站起身到书桌边,没收砚台,“还说呢。要不是你拿绝食逼我,我怎么可能跟你坐在一张桌子吃饭。你去看看哪有奴婢上桌吃饭的,要是谨言姐姐知道了,又该说我没大没小。”并不是说李艺彤吃饭太晚耽误她了,只是她伺候人伺候习惯了,现在这种情形也着实没习惯。




 




“我又不是什么达官贵人,从小到大就没让人在身边伺候吃饭的。你看你比我还大一些,叫你一声小姐姐都受得起,你还非得让我喊你名字。”李艺彤写完那笔,见她藏着砚台只好放下笔去洗手,但是嘴里还不忘挤兑,“再说谨言女官,不是我说,最没大没小的就是她。”




 




拿起碗扒了几口饭,口齿不清的说,“每次殿下都没说我森么,她还对我横眉竖眼。”




 




“谨言姐姐已经很宽待了,要是换个人早就拉下去家法侍候...”紫言吃了一口青菜为谨言辩解。




 




遇萤轩门外,一个脸带笑意,一个黑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笑着的是闲来没事想来遇萤轩走走的鞠婧祎,黑脸的是刚刚被最没大没小的李易桐说最没大没小的谨言。




 




紫言还没说完李艺彤突然打断她,“哎呀!说起殿下,你刚说现在什么时辰?”




 




“戌时。”




 




“糟了!怎么写到现在!”李艺彤说完吃的更快了。




 




见他狼吞虎咽的样子,“慢点。”




 




“没四溅了,这个四候我本该去给殿下讲故四或者唱歌了嘛。”




 




紫言给他倒了一杯茶,“那也不急这一时了,当心噎到。”




 




鞠婧祎听他还惦记着自己,脸上又浮起微笑,刚刚的笑只是听到谨言被说没大没小有些忍俊不禁。她招谨言俯身,在她耳边私语几句,谨言不太情愿的装作从远处刚来的样子,慢慢走近还在说话的两人。




 




“咳咳...”




 




两人抬头一看,紫言立刻站起来,“谨言姐姐,你怎么来了?公主殿下来传公子了吗?”




 




李艺彤则是动作一滞,心想真是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不知这个小气鬼听到没有。




 




“哈哈哈....”李艺彤放下碗筷干笑着,“谨言女官,殿下找我吗?马上去!”




 




“不用了。我只是替公主传话,李都尉你今晚不用过去了。”




 




“殿下怎么了吗?”




 




“没事。今天有些累,要睡下了。”




 




“哦....那谨言女官吃过了没,要一起吗?”李艺彤皮笑肉不笑的邀请她一起。




 




谨言抽了抽嘴角,“我吃过了,你们慢用。”




 




目送她离去,紫言才坐下,“公主说不用去了,你可以吃慢一点。”




 




李艺彤捂着肚子,“刚刚吃的太急,我现在有点不舒服。”




 




“喝点水?”




 




“不用不用,你吃着。我葛优躺一会就好。”




 




“葛优躺是什么?”




 




李艺彤瘫在椅子上,“这就叫葛优躺,很舒服的,你吃完也试试。”




 




谨言从她这里出去,见鞠婧祎站在院前月门中,小跑过去,“公主。”




 




鞠婧祎轻轻嗯了一声,“连个牌子都没有。”她是说起了名字,连块牌匾都没挂,谁知道你这叫遇萤轩啊。




 




“吩咐掌工所,给他这里置块牌匾。”丢下这句,慢悠悠的走了。




 




谨言仰天长叹,看来我是得好好发觉一下他的优点,不然公主这么对他,我迟早被自己气死。




 




掌工所的效率真不是盖的,晚上才吩咐的,第二天早上李艺彤出门时就挂上了,只是她没发现。穿戴整齐的李艺彤不是去仪卫司,而是去润初园,昨晚挑灯夜战把训练计划和考评制度誊写好。




 




等候通报的时候,她把两卷纸交给紫言,先将身上的制服整理了一下,又把帽子的帛带调整的紧了些。




 




“可以吗?”




 




紫言点点头,“很英武!”




 




“这么早?”鞠婧祎还在用膳,听到通报顿了顿,“让他进来吧。”




 




李艺彤进来先行了个礼,不过她这个礼可不是正规的叩礼,只是很阳光的问候了一句,“殿下~早安!”




 




“早安?”鞠婧祎凝眉复述道。




 




“我是不是打扰殿下用餐了?”




 




“没事。本宫吃完了,这么早有何事?”鞠婧祎坐到紫檀宝座。




 




李艺彤指了指紫言捧着的纸,“考评制度和训练计划,我已经写好了,请殿下过目。”




 




谨言拿起其中一卷,走到她身边摊开,没想到不止一张,是层叠这有十几张,一张纸大概跟那种写通缉令的纸那么大。




 




数量不少,举着也不方便看,便移步到书房。鞠婧祎坐在椅子上一看愣住了,怎么语句不通?




 




不过鞠婧祎也没有问出口,她如此聪慧,整体看了看就明白了,不是从右到左竖着看,应该是从左到右横着看。




 




鞠婧祎没有细看,不过只是粗略过目,她就已经很惊讶了,忍不住夸赞,“写的很不错。先放在这里,本宫慢慢看。”




 




“也好!”李艺彤笑笑,“那我先去仪卫司了。”




 




李艺彤走后,她拿起来认真的看,越看越啧啧称奇,越看越不敢相信他是个连进士都考不上的人。




 




鞠婧祎没做过多的犹豫,第二天在府里议事大厅召见了仪卫司侍卫长、两名副统领,十名都尉和五十名少尉,宣布了新的护卫制度和考评制度。




 




两个制度简单概括就三点:




一、每月十五,各个卫所安排侍卫考核,前一百名组成执勤中队,一百名至两百名组成后备中队。这两百名侍卫兵籍不变,只是在训练和执行护卫任务时,召集在一起。




二、每月月末,五个卫所选出的执勤中队和后备中队,共十个中队进行团体考核。任务由鞠婧祎亲自制定,侍卫长和两名副统领监督实施,排名前三的中队,下个月轮流担当随行护卫。




三、个人考核中未进前两百名的,由各个卫所制定加训计划,呈报侍卫长批准。团体考核中未进前三名的,中队负责都尉总结经验教训,呈报鞠婧祎过目。




 




这个制度的公布,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欢喜的当然是除雪鹰外的其他卫所了。愁的是没有了特殊待遇的雪鹰,所有侍卫的机会都是平等的。




 




至于李艺彤的训练改革,鞠婧祎单独留下他,“这份计划中的项目,很多新颖的项目,是否真有效果也不一定,所以本宫不可以全面实施,但是可以批准你们寒鹰卫所试点。如果确有成效,再推广到其他卫所。你可有意见?”




 




“殿下考虑的真是非常周全。”李艺彤没听她宣布训练的事情,还以为她没同意,现在听到说她的寒鹰可以按照这个计划训练,她当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何况,改革本来就是有风险的事,现代适合的,不一定在古代也适合。所以她能理解鞠婧祎的做法,这点她自己都没考虑,可鞠婧祎还是想到了。




 




每个卫所有两名都尉,无正副之分,品级相同,不存在谁领导谁。一般来说都是两个都尉商量着来,如果不能达成一致,再向主管的副统领汇报。鞠婧祎虽然批准寒鹰试点,但李艺彤也不能确定毕晟会认同她的做法。




 



评论

热度(46)

  1. 琮琮卡顾应援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