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夜的第七章

Yogurt233:

(一)




鸣着汽笛的轮船最终在港口停下了。乘客们提着行李,在海上漂泊了数天后的大家,脸上写满了疲惫。舷梯上人满为患,码头上是他们的家人朋友在焦急地等待。平日里冷清的码头,现在因为不列颠号的到来,热闹了许多。




躲在货箱后的警长死死地盯住出口,锐利的目光在人群里扫射,却找不到目标。警长眉头紧蹙,那个他希望出现的身影,迟迟未现身。待到人们都走光后,警长才失落地离开。




“叩叩——”一位服务生轻敲着房门,“黄小姐,船上已经没有其他乘客了,您可以下船了。”等到房间里传来应答声,服务生才离开。




那个穿着白衬衫背带裤的女人,依旧坐在椅子上,不紧不慢地喝着红茶。等到杯中见底,才穿上一件浅棕色风衣,起身出门。助手李艺彤见状,急忙拿上行李,跟在她身后。




“婷婷桑!你走太快啦!等一下嘛!”助手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为什么不叫马车啊!”




脚下生风的女子这才停下脚步,转过头说:“这次的案子不同以往,能低调就低调,我不想让凶手知道我们来了。”




助手撅了撅嘴,无话可说。她心里清楚,这次的凶手杀人方式极其残忍。警方三个月都抓不到人,伦敦警察厅的老顽固死活不肯求助于黄婷婷,凶杀案一起接一起,警长好说歹说才把老顽固说服。但凶手对黄婷婷的名声早就有所耳闻,他不信这个女人能抓住自己,还扬言要杀了她,以现在的情况,如果不低调行事,无疑是给凶手送人头。




两人走了许久,才到了旅店。




李艺彤也不顾一路的风尘,往床上一躺,问黄婷婷为什么不回贝克街。黄婷婷脱掉外套,坐在她身边,伸手捏了捏李艺彤稚嫩的脸,不同平时的严肃,此时反是满眼爱意。




“因为警察会去那儿等我们啊。”




“好吧,我还以为那些蠢警察在码头等不到人就回去了呢。”李艺彤一边握住黄婷婷的手,一边说,“其实我总觉得…有种直觉,这次的事会出岔子…在船上就很焦急了,我…唔——”




剩下的话被黄婷婷硬生生地吻了回去,房间里的暧昧在升温,李艺彤不自觉地环上黄婷婷的腰,把黄婷婷抱得很紧。黄婷婷的脸移到李艺彤耳边,纤手抚摸着李艺彤的背,像以往夜晚时的温柔呢喃般,和李艺彤说着悄悄话。




“不会有事的,就算凶手再难办,我们也能把他抓住,不是吗。乖啦,别想那些糟糕的东西了。嘘,我好像听到警长穿着他的厚跟靴在上楼了哦,再不起来…”




李艺彤只好松开黄婷婷,理好衣服。




随即,是“咚咚”的敲门声。李艺彤极不情愿地去开门,于是门外的警长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李艺彤狠狠瞪了两眼。




“黄小姐,打扰了。”警长走进门,摘下帽行礼,黄婷婷只是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我刚才在码头等了好久,还以为您不来了呢。”




“警长先生,您花的时间可比我想象中的长啊。”




“伦敦这么多家旅馆,你怎么找到我们在这的?”一旁的李艺彤怒气未消,而警长一脸无辜。




“警长先生无非是猜到周围没有我们常坐的马车,而贝克街离港口又太远,附近清静的旅店也就这两三家,只要调查一下房客名单,不难判断我们的位置。”黄婷婷面无表情,“最近经过维也纳到伦敦的船只也只有不列颠号,提前去港口等,却发现没有我们,警长必然知道只有自己撤退我们才会出来,所以他就干脆去旅店守株待兔了。”




“言归正传吧,警长先生。”侦探朝桌上的报纸瞥了一眼,“刊登出来的,就是全部线索了吧。”




“嗯…算是吧。”警长露出难相。




“三个月了,估计现场也被破坏得差不多了。”




“我们取了现场的一些证据,放在了警察厅。”




黄婷婷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知道了,警长请回吧,晚饭后我们会去现场调查的。”




“可是——”




“发卡,送客。”




听见黄婷婷的吩咐,李艺彤马上把警长拉到门口。




“警长,慢走不送。”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警长愣了两秒,才下楼回了警察厅。




黄婷婷眉头紧锁,她着实被李艺彤的不祥预感刺激到了,担心不是平白无故的。现在自然没心情去找案件突破口,便任由自己逐渐放空。








十年前,小孩子们都喜欢玩侦探游戏,福尔摩斯成了孩子们的英雄,所有人都想成为福尔摩斯。李艺彤却不这么想,她更乐意当一个“华生”:在福尔摩斯遇到危机的时候总能帮到他。




黄婷婷虽然从未想成为福尔摩斯,但她聪明冷静的头脑很适合扮演这样的角色。她一直都喜欢一个人解决问题,直到十二岁时,李艺彤——那个黏人的家伙出现了,每天屁颠屁颠地跟在自己身后,说着“没有华生的福尔摩斯不能叫福尔摩斯”这种话,才渐渐习惯了两个人的合作。




不管小时候是帮伙伴找到丢失的财物,还是长大后帮警察抓住一个又一个罪犯,黄婷婷很享受解开谜团带来的快感。




至于李艺彤,她并不在意破了多少案件,一心只想保护黄婷婷。在黄婷婷差点被一个罪犯射杀时,李艺彤替她挡了一枪,黄婷婷抱着浑身是血的李艺彤哭得稀里哗啦。从那时,黄婷婷才发现,她对李艺彤的感情早就超越了普通友情,那些逻辑和理智,在喜欢的人面前,统统失效。




也是在那会,李艺彤以为自己要死了,才敢向黄婷婷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平日的她,小心翼翼地把那份喜欢藏起,却不想黄婷婷早就猜到了这点心思,又怕自己自作多情,未敢说透。说来也好笑,两人就在枪林弹雨中在一起了,没什么烛光晚餐和玫瑰花,一点都没有黄婷婷喜欢的罗曼蒂克,可是也就这样,一起过了好多年。

评论

热度(26)

  1. 琮琮YT23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