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不醒的梦

Teo_:

        “发卡,工作辛苦了”李艺彤依然低着头看着手机,仔细看不难发现,她的注意力不在手机上,前些天在出外务的时候,她已经知道了一些消息,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她兴许能猜到一点。
       
        李艺彤到生活中心的时候脸上泛着喜悦的表情”娜宝,我想死你了”一把搂住了万丽娜,“哎呀,滚啊”虽然嘴上嫌弃,但是眼里的情绪是挡不住的。“今天晚上一起吃火锅啊,我请客,还要洗衣服收拾东西好累啊!”李艺彤就仿佛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其实能感受到生活中心的低气压。
      
        黄婷婷坐在宿舍的床上看着被收拾干净利落的物品,泪水无法控制的得留了下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舍不得队里的大家?还是对某个人有一点点的期待?一切都结束了。“喜欢你的人,如果持续没有得到想要结果,那她该怎么继续下去呢,而且已经过去这么久了,还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呢。”
       
         连续几天高强度的工作,再加上回到中心的一堆事情,李艺彤收拾完东西后倒在床上就睡着了。“别,不行,不可以不可以,全是我的错,我一个人承担好不好”发卡突然模糊不清的话,惊到了正在看日漫的万丽娜,“又是这个样子,真的放不下这个执念吗?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她都要走了”万丽娜无奈的小声嘟囔。
        
         “娜宝,你为什么这种眼神看着我?”李艺彤一脸疑惑的看着万丽娜。“你不知道吗?你说了一些很奇怪的话”啊啊啊!天哪我要疯了,对于一直得不到的我会疯狂的果然是这样,连睡觉都会说梦话,该怎么办啊,万丽娜看着抱着头趴在床上的李发卡,都24岁了,还跟个孩子一样,不管了,我去洗澡了。
    
        黄婷婷拉着箱子站在322门外,手举起又放下,这时路过一个小后辈恭敬的说“婷婷前辈好,你要去找娜娜前辈啊,那前辈再见”婷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敲了敲门。“婷婷你先在里面等一下,我去找一下朵朵,马上回来。”娜娜轻声说完后就把婷婷拉进房里,转身出去把门带上。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过了好久也不见娜娜回来,“好久都没来过这个房间了,多久了呢也记不得了”阿黄想着就在房间里看了起来。“娜娜,黄婷婷走了吗?”说着话发卡就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还心想怎么不说话,莫不是出去了?听到李艺彤的声音黄婷婷僵硬的转过了身,无意间对质的双眼,她裹着浴巾,清澈明亮的瞳孔,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泛起了一层薄雾,黑色的长发湿漉漉的,脸被水蒸气蒸得红扑扑,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颜色极淡已经接近白色,但是却很妩媚,就似少女脸颊上最自然却最诱人的红晕。看到黄婷婷盯着自己看“你,你怎么在这里,娜娜呢?”李艺彤无措的看着黄婷婷,好久都没有这样明目张胆的看她了。“我是来找娜娜的,她让我等一会儿,她去找朵朵了”黄婷婷低着头不敢去看发卡的脸,她怕自己看了一眼就再也放不下了。看着拿着行李箱的黄婷婷发卡眼色暗淡下去,“你,要走了吗?前程似锦”李艺彤不知道除了这还能说什么,她想说但又不敢说。“好”黄婷婷拉着箱子从李艺彤身边走过,一个停顿,“你就没什么要说的吗?”黄婷婷颤抖着说出这句话,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没”这样对谁都好李艺彤心想着,说出了黄婷婷最不想最怕听到的那个字,扭过头阿黄的眼泪止不住顺着眼角流了一下来。


        刚准备敲门的娜娜手还没抬起,门就开了迎面走出了毫无血色,两眼泛红眼角挂着眼泪的婷婷,机械的从身边走过,去向电梯口。进入房间,娜娜看着瘫坐在床上的李艺彤“你都做了什么?阿黄是哭着从房间里出去的!”李艺彤抬起头看了一眼万丽娜,带着哭腔和娜娜说“我为什么还是连话都说不好啊!”
           “婷婷桑的笑颜在我心中第一”
      “傻叽我养你啊” “傻叽”
  “我的梦想”


          不一会李艺彤的手机响了一下 屏幕亮了 她揉了揉眼睛  想看一下是谁发的消息。不知怎么李艺彤哭的更凶了,眼睛都肿了。联系列表一个联系人最低端许久未联络的人,给她发了句:我们再做一场梦吧!李艺彤隔了许久回复了一句:
              好的,婷婷桑~若你不在身旁,能上苍穹又怎样。
对方秒回:乖~

评论

热度(64)

  1. 琮琮Teo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