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鬼盗

月家当家八月:

                     
鬼盗(二)
刚刚李艺彤轻声道的是她,徐子轩没有听见,也没有看见她嘴角那抹笑容。


但见李艺彤收起笑容眉毛微微向上一挑,一脸疑惑的看向徐子轩,连眼中都带着不解
“黄婷婷?”
徐子轩一看李艺彤看自己的眼神就知道这只知道关注那家钱多的人怎么会知道黄婷婷这号人。
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仰头喝了一口,刚刚说书说的起劲现在才觉得喉咙干的厉害,待茶水润了润嗓子,才开口解释道:


“这黄婷婷是当今道上被传的神乎其神的人物,在黑榜上排名第三,排在你之前”


说罢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副你完蛋了的表情
一听是黑榜第三


李艺彤再次挑眉。


黑榜,江湖人的私榜,比那些所谓的武林榜要来的靠谱多了,
能在黑榜上榜的都是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想想她鬼盗李艺彤也才排第四。


“你知道现在她在那里吗?我到要看看一个黄婷婷有什么本事排在我前头”


李艺彤眨巴眨巴眼睛凑到徐子轩面前,恨不得整个人贴到她身上似的
徐子轩眼珠子一转看向别处说道


“就在今日,我在街上看到万丽娜了”


黑榜上的知名小炸弹?


“哦?”


“要知道,万丽娜在这黄婷婷定是不远”


“为什么?”


“她俩的关系就和咱俩的关系一样”


“哦~”


徐子轩是自己的玩伴,也是道上有名的“百晓生”   
而这万丽娜就是黄婷婷身边的“百晓生”   怕是万丽娜早有消息知道自己到了这小镇,看来和这排在自己前头的黄婷婷要碰面了
李艺彤正正经经的坐在椅子上,品着手里的茶看客栈外风吹落树叶,天色黑沉沉的,嗅了嗅迎面吹来的微风,带着点湿漉漉的感觉
明显和自己来时的天不同,果然,天气越热,才有可能下雨。


李艺彤不由眯了眯眼。
这,天是要变了


微风吹过带来了春季的微凉也带来了雨意
突如其来的大雨下的措手不及,过路人急急忙忙跑到屋檐下躲雨
看看天用力抖抖衣裳嘴里骂骂咧咧的不满着老天下的这场雨
因为这场雨暂时走不了的李艺彤看着屋外的大雨发着呆,一旁的徐子轩不说话也静静得看向窗外


看着空无一人的大街,就在这时街上出现了个白色的身影引起了她们的注意
那人也不撑伞头上戴着斗笠脸上蒙着面纱牵着一匹马缓步在雨中走着


“这人真奇怪,大下雨天的也不撑伞还走的那么慢,是水做的?不怕雨不成”


不过这天也奇怪,刚刚还是大太阳现在却下了雨
李艺彤轻声嘟囔道,说着低头拿起桌上的水壶顺手给自己添了一杯茶水,又看了看桌上徐子轩的茶杯是满的这才放下水壶
坐在她身边的徐子轩手里爪着一把瓜子磕着瓜子壳不像是刚刚听书的人一般随意吐在地上,而且吐在一个油纸袋子里,顺便细细打量着在雨中的人,不知为什么的她总觉的这个人在哪里见过,却又想不起来,徐子轩歪着脑袋,皱了皱眉头
斗笠,一般般。身上的衣裙也是一般般,是女子样式中最普通的,看来看去也就那匹马还算的上上品
正回脑袋,紧锁的眉头也开了
看来自己是太敏感了徐子轩顺手摸了摸下巴向着李艺彤看去、只见她正学着她一样摸着下巴一本正经的喝着茶
立即把视线收回,重新放到那人身上
视线随之停留在了那人手上拿的一把黑色剑鞘上上面独特的花纹。
眼尖的徐子轩不由一愣,脑子里一闪而过。
这这这,不是黄婷婷的剑鞘吗?!
徐子轩立马抓住身边的李艺彤


“阿彤,快看那个人就是黄婷婷”
自然声音小的似蚊鸣。


李艺彤一怔,脑海里是刚刚那人雨里的样子
刚刚听徐子轩说这黄婷婷不止有高超的武艺还有些过人的美貌
立马向那人的方向看去,看到的是白色的面纱
“洛洛,这黄婷婷当真美貌?”
“当然,这当今榜上小鞠排第一而黄婷婷排第三”
“咦,小鞠排第一哟啧啧啧那第二是谁啊?”
徐子轩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她,撇了撇嘴答道
“你,鬼盗李艺彤”
“鹅鹅鹅,我也在榜上还在黄婷婷之前”
徐子轩摇摇头,要不是她不以真面目见人......嗯
徐子轩打量了一下傻笑的李艺彤,抚了扶额头
这傻子怎么上的榜


就在她扶额之间在外头的黄婷婷走进了这家客栈。


“两间上房”


清冷的声音就这般闯进了李艺彤的耳朵里,黄婷婷这副模样落在李艺彤眼里,心头没来由的一颤,就好像是有电流击过。
可是那掌柜似乎在找些什么东西,磨磨蹭蹭的。黄婷婷也是性子好,并不催促,静静的立在那里,低头不知在想什么。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客栈门口传来门被击打的声音,众人顺着看去
只见一多喝了几坛酒的醉醺醺的粗汉从门板上下来,左摇右晃的朝着柜台走去。
这人实在是喝的多,每一步都在摔倒的边缘徘徊,这不,都快走到柜台了,左脚拌右脚,粗壮的身子就摔了出去,直直朝黄婷婷扑去。


黄婷婷只觉一阵酒气扑来,皱眉刚想躲,就见醉汉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定在了半空,若是常人身体前倾到这个角度定是要摔跤的,可醉汉依然站着。
黄婷婷可不认为这般站不稳的醉汉是那里的绝世高手。
因为她看见有一个人在醉汉背后拉住了醉汉,以一只手拉住了接近两个黄婷婷重量的醉汉。
黄婷婷的目光自然朝,那人看去,他的帽檐压的很低,低的看不清面容,瞧着应该是江湖上的侠客。


李艺彤拉着醉汉的衣服,不敢抬头,却有想抬头。她实在想瞧一瞧黄婷婷的模样,却是不敢,自己好歹是通缉犯,现在对面的人是要抓自己进牢的人,还是收敛一些的好。
可偏偏一缕头发丝掉了下来,她就这么习惯性的一晃头,脑袋就这么抬起来了,正正同朝她看来的黄婷婷来了个不折不扣的对视,这一看真见李艺彤别不开眼。
这世间当真是有这么,温柔却又冷冽的人。
李艺彤是见过黄婷婷的,那个时候她还只是无名小盗,那里来的现在这般的名号,一日暴雨李艺彤慌张的跑进一处破庙躲雨,偏不巧破庙里头已经有了两三人,若是寻常人家还好大家一场雨同到一个屋檐下倒也是缘分,可瞧那几人的装束分明就是强盗土匪。
瞧着那些人贼兮兮的笑容。
那时的李艺彤顿时就像落到狼嘴边的羔羊,狐狸洞里的小鸡仔。
许是人在受到危险的威胁的时候,要么就是遇到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要么就是成长,要么就是黄泉路走一回。
李艺彤先是在黄泉路转了个圈。
那几人的功力分明在她之上,而且已经成围剿之势将她围住,她学艺未精一身好轻功此刻躲在屋里轻轻一起双脚刚离地就被人抓了回来,狠狠的砸在地上,好在她习惯了以男子面貌示人。
而后就该遇见这辈子都会记住的人。
黄婷婷。
她破雨而入,一剑便将离自己最近的人逼退了好几步。
就这般李艺彤呆坐着看着黄婷婷将那一干人等全数解决,从怀里掏出通缉令仔细比对,用绳子一个一个的将他们捆好,同李艺彤道别便走了,没有问她的姓名,就留了一个背影,李艺彤这才想起好像有人喊她黄奉贤,脱困之后李艺彤偷偷打听,这才知道原来她的名字叫黄婷婷。
往后的日子她便记着这个名字,心下便想着能报了救命之恩。


不过李艺彤她这一下,可把离她最近的徐子轩吓的不轻,等她缓过来时李艺彤同黄婷婷对视着。
这个时候就是她有八条腿也来不及冲过去挡住她们彼此的视线。
看着李艺彤这如同自杀式的举动徐子轩很是紧张却又无可奈何、只得静观其变
这李艺彤这个举动不是羊入虎口吗?不知道黄婷婷要抓她啊?不过转念一想现在的李艺彤一身男装又做了小小的易容,没有画像的黄婷婷应该是认不出来的。
想到这徐子轩的一颗心是又暂时放回肚子里了。
黄婷婷瞧了瞧,若有所思,轻点头,道了声谢。视线若有若无的瞄了李艺彤一眼。一把拉着李艺彤就往楼上走。
李艺彤一头雾水也不知反抗傻愣愣的就抬脚跟上了。收回手时醉汉也是瘫倒在地呼呼大睡。
“喂,徐子轩,那个人要对婷婷做什么?”
正面对被突然拉走的李艺彤,徐子轩正要追突然觉得身边传来的声音有些耳熟,徐子轩心头一紧一个转头就看到了不知什么时候坐到自己身边的万丽娜,这一下彻底把徐子轩吓到了桌子底下
这这这,万丽娜这小妮子是什么时候在自己边上的
想跑的念头刚上来,徐子轩也慢慢吞吞的往桌子底下移
一把剑毫无预兆的架在了徐子轩的肩头。
“嗯?还想去那?李艺彤呢?”
“小姑奶奶,这李艺彤在那我怎么知道。我不过是看外面下雨了进来歇歇脚躲躲雨罢了”
“是吗?”万丽娜用剑尖轻挑起徐子轩的一巴疑声问道
“当、当然”徐子轩用指尖轻揑剑刃把自己的下巴从上边拿了下来。


“小伙子,你媳妇的房间二楼右拐第二间快去吧”
“现在的小年轻不要老是吵架好好过日子不好吗”掌柜叹口气摇摇头说道
这下李艺彤有些懵了,哭笑不得的谢过掌柜,看了一眼徐子轩的方向,在原来的位子也没看到徐子轩,这才装模作样的转身上了二楼
大不了待会从二楼再下来就是了,李艺彤想着
就在过楼梯转角时一把明晃晃的剑从暗处如毒蛇一般蹿出架在了李艺彤的脖子上。
“鬼盗,李艺彤?”


“这位,姑娘怕不是认错人了。”
李艺彤赔笑般说道,她可还没傻到同剑刃硬碰硬。


“是吗?”
黄婷婷反问,左手指间把玩着一块玉佩,一块红色的玉佩。
李艺彤一慌,面上不动声色,手悄摸自己的腰间,果然藏在腰带里从皇宫偷来的玉佩没了。
没想到,江湖上的黄少侠摸人东西的功夫倒比鬼盗还要厉害上几分。
就在她想对策如何能骗过黄婷婷时,发现黄婷婷同刚才就一直盯着她看,那眼神说不出的令人心怕。
李艺彤心一横,也不想糊弄黄婷婷,刚要开口承认,黄婷婷这边直接伸手,有些泛凉的手指仔细的沿着李艺彤耳后一寸一寸的摸过去,视线也是扫过李艺彤脸的每一寸。
黄婷婷可不认为,这般好看的大眼睛会是一个模样平平无奇的男人脸上的。


“找到了。”
黄婷婷轻声道,语气之中带着些许的高兴就像是孩童找到了什么稀奇的宝贝一般,只见她手轻轻一抬,李艺彤脸上就被撕下了一张薄薄的面具,李艺彤也正一脸震惊的瞧着黄婷婷。


“好一个,悄模样的小姑娘。”

评论

热度(21)

  1. 琮琮月家当家八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