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瞎写

偷葵:

我就练练随笔


写的不当之处各位多多包涵。








太平街的最繁华的一段有一家茶馆,来喝茶的人三分是为喝茶,七分实是来听评书找闲趣的。



这说评书的人有好几位,都是着蓝大褂,手握一把誊着“巧舌如簧”的折扇。



除了有一位,这位有时候来有时候不来,要是运气好,就能在茶馆中央的台子上看见这位一身红袍,两边雪白的头发与同色的长胡须一同垂下,活脱脱一个土地公模样。旁人看了,大多是要认为这真是个花甲老头,但如果仔细瞧,就能发现这人眸子里透着一种老年不曾有的明媚与活力。



土地公佝偻着身子,像是刻意压底了声音,一句“大圣万万不可啊!”逗得众人前仰后合。



茶馆里正热闹,却突然冲进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子,衣着整洁有条理,让人看了直觉得舒服。那女子眼里闪过一丝恼火,快步走上台去,用手中的扇柄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土地公的小脑袋。



“哎呦”只见土地公捂住头嗷了一声。



“王爷岂能在这胡闹,今天的册子还没念完呢。”女子虽是打了人,却也不像个风风火火的人,说起话来清晰冷静,“跟我回去。”



“婷婷.....不是,我评书还没说完呢”李艺彤撅起嘴,熟练的跟眼前这个人赖皮。


“那王爷请自便。”黄婷婷这么说了一句,就转身跨步离开。


她知道王爷会来追她。


诶诶诶......好好好,我回去还不行吗”李艺彤急忙摘下帽子扯掉胡须,紧跟在黄婷婷身后,少年的青涩眉目就这样展露在众人面前。



台下一片唏嘘,“原来是李府的小王爷啊,这评书听的值。”




虽说是王爷,可这李艺彤却是个女儿身,除了府内跟随多年的亲信,城里少有人知道这事。听人说,这小王爷生的一副俊秀面孔,儿时却是顽皮至极,气走了无数教书先生,直到请来一位虽只大她三岁,却极擅诗书的黄姑娘教管她,这王爷才是收敛了不少。



“婷婷,婷婷”李艺彤仰着头,脸颊被一只纤细的手扶着,稍有些不适。



“不要动”黄婷婷玩味般在李艺彤的脸上添上小海豹的专属胡子,再在鼻尖上不轻不重触上一笔,“好了!”黄婷婷满意的放下毛笔,“这是惩罚。”





黄婷婷初遇李艺彤的时候,就见了这孩子不同于别人的顽皮之处。李艺彤翘着腿,躺在椅子上搬弄着少见西洋玩意,听下人说又来了位教书先生,眯着眼,不耐烦地抬起头说了句“你sei啊?”


但当对了黄婷婷清澈的目光,李艺彤呆呆地看了好久,不说话了。


自从黄婷婷来了李府,李艺彤每日的书卷都背得妥妥帖帖的,只要是发现李艺彤又贪玩了,少不了会被黄婷婷在脸上画几笔,本来一开始是按小花猫的模子画的。


“可是真的很像那种竖琴海豹”黄婷婷掩着半张脸偷笑。



“才不像”李艺彤撅着嘴,“婷婷桑,今儿个我找人学了个句子,我觉得很配你,叫什么那个-----春风十里不如你!”


“......”黄婷婷面露怒色


“李艺彤。”


“嗯?”


“春风十里不如你那是指。。。”黄婷婷勉强将这个词说出来“指整个扬州城的青楼女子都没你可人的意思。”


“噗嗤”李艺彤刚抿下的茶差点又喷出来“啊啊婷婷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过青楼女子确实没婷婷好看来着,好像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黄婷婷听到这,心里暗骂这个直男,又眉头轻皱,


“怎么,王爷还去青楼逍遥过?”


“没有!婷婷听我解释!只是路过见过几眼,不熟不熟!”李艺彤赶忙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黄婷婷看着李艺彤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


“好了”黄婷婷拉过李艺彤的手。


“婷婷你..你要干嘛”看着黄婷婷像是刻意的靠近着自己的身体,李艺彤要想入非非了。


黄婷婷轻抚着李艺彤脸上的痕迹,


“带你洗脸啊T_T”









夜晚,黄婷婷点着灯坐在书房,看着窗外有些不安。


思量再三,黄婷婷开口问了下人


“那个,王爷怎么还没回来”


“王爷没告诉黄姑娘吗,她晚上约小姑娘去了。”


“什么!”黄婷婷像断了线般匆匆跑出王府,心想若是找到李艺彤,定要在她脸上画上几百道胡子才解气。


刚跑出门,像是被人拉住了,隐隐约约看见这个人的身影,是李艺彤。黄婷婷赌气着甩开李艺彤的手,


“王爷月黑风高,是在门口等着你哪个心爱的小姑娘吗”


“是啊。”李艺彤露出无辜状利落的回答。


“......”黄婷婷觉得要在李艺彤脸上画上万道胡子才行。



李艺彤在月色里抚上黄婷婷的腰,










“等的就是你啊,黄姑娘。”





评论

热度(28)

  1. 琮琮偷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