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世无宁

若非当年的我:


架空,ooc预警


1
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李艺彤回忆着。漆黑到什么程度呢?满天的星星仿佛被无边的黑暗吞噬,留不得一丝光亮;月亮躲在厚厚的乌云中,只露出一小角,清冷的月光稀疏的洒落在宫殿上,却也是堪堪照亮整个房顶 。


王国的子民都知道,李艺彤的父亲是位可亲可敬的好皇帝。不以权谋私,勤俭节约,爱护子民,英勇善战和超人的谋略……这些优点好像全都集齐在自己父亲的身上。李艺彤从小的梦想就是成为像父亲一样的明君,要像父亲一样治理国家,开拓疆域。


可是自己的舅舅却相反。李艺彤不知道应不应该说自己舅舅的不好,但她的舅舅确实没有一点值得夸赞。


李艺彤只记得昨天舅舅还来王宫中找父皇,她好奇的走到门口,不想门却“嘭”的一声打开了。李艺彤惊恐的往后迅速退了几步,只见他眼里闪烁着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这种怒火通常只有赌台旁边的赌徒才有。


舅舅似乎是注意到她了,他蹲下来,手搭在李艺彤的肩膀上,忽的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纵使她年仅六岁,也能感受出那笑容中明显的嘲弄,甚至有一丝狠厉。


2
寂静而又漆黑的夜晚被一声战马的嘶吼和星星火光打破了。一时间,绝望哭嚎声,断断续续祈祷声,婴儿撕心裂肺的啼哭声,母亲轻柔却又极力忍着慌乱的安慰声充斥着每一栋房屋,每一个家庭。


混乱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像是来自地狱索命的恶魔得意洋洋的笑声


半夜突袭,王宫中大多数人还处于睡眠,守城的将士奋力抵抗,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堵住宫门。


壮烈的一幕,可惜无人有心欣赏。来自地狱的魔鬼们一批接着一批,攻势如汹涌的浪潮。守城将士们寡不敌众,又等不到援军,纷纷战死在城门口。骑士团团长用长剑柱在身前半跪,失血过多死去。骑在黑色战马上的男人不屑的一笑,抽出长剑将骑士长的脑袋砍掉,骑着战马从尸体上踏过去。


“砰!”烟花的声音。


徘徊在城内的士兵们像是接到了什么通知一般,他们欢呼着,狞笑着,闯入每个房间。


漆黑的夜空被照亮了,火光连天,月亮完全露了出来,似乎是为了看看这人间地狱。


4
“发卡!发卡!醒醒!快!”一声急过一声的呼唤吵醒了李艺彤。她不情愿的睁开眼睛,心中十分的不满。刚刚的梦明明差一点就可以亲上青韦了!


李艺彤揉揉眼睛,被管家拉扯下床。“走了!”管家给她换上一身灰白色的衣服,脏兮兮的,还有些破破烂烂的。李艺彤不明白为什么,上次去小镇的时候,流浪街头的人穿着这身衣服,管家说那种人叫乞丐。


可是这个时候顾不了那么多了,管家匆忙换好一身和她差不多的衣服,抱起她就开始跑。


从密道出城,李艺彤听见城堡中打斗声十分刺耳,低头还看见地上的暗红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李艺彤干呕了一下,不情愿的捏住了鼻子。可是几秒钟后就放开了,老师说,人不呼吸是活不了的。


“管家,我们去哪里啊?”六岁的李艺彤声音还十分的稚嫩,犹豫刚刚睡醒还有着一点鼻音。


“我们……我们要出城。发卡……不是一直说想要出城玩吗?”管家不安的向后看了一眼,由于跑着步又断断续续的说。


“哦~那我们什么时候回来啊?”年幼的发卡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家了,仍然天真地问。


这次管家没有说话,只是跑不的速度越来越快。


一瞬间只有沙沙的风声和凌乱的脚步声,丛林中奔跑,还能听见几声猫头鹰的叫喊。一切声音,在寂静的丛林中无限放大,显得诡异而紧张。


李艺彤是向后看着的,她看见除了平日里和她相熟的四个骑士大叔,还有六七个她不认识的人。


李艺彤隐隐约约感觉事情不对劲,可是又说不出为什么,索性放弃思考这件废脑细胞的事情。


叫喊声越来越近,李艺彤清楚的看见管家额头上一层密密的汗珠,顺着下颚流下来。凭感觉,她感觉管家好像在丛林里七拐八拐,然后与骑士大叔分开了。她看见四个骑士大叔可惜的看了她一眼,毫不犹豫的往前直走,而管家却向左拐。她没有呼喊,这也是她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分别。虽然第一次的场景就是生离死别。


突然管家在一棵树旁蹲了下来,轻轻捂住了李艺彤的嘴。叫喊声又一次传入李艺彤的耳中,并且在离她的不远的地方停下了。


“咔嚓,咔嚓。”那是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李艺彤不由得屏住了呼吸,她一点也不敢动换,生怕动了一下,反叛军就发现了她。


“在那里!”一个声音浑厚的男人吼道。一行人不再迟疑的向前跑去——正是骑士大叔他们的方向。


确定跑远了之后,管家抱着李艺彤像密林深处踉踉跄跄跑去,时不时紧张的回头看一眼。


似乎身后没有人跟来,管家渐渐放慢了脚步。突然大量的运动使管家的步伐有些轻飘飘的,走一会儿便需要休息一会。李艺彤也不说话,乖乖的等着。看着她额前的汗珠,李艺彤撩起衣角为她细细的拭去汗水。


不知道走了多久,在李艺彤迷茫的时候,一栋木屋。趁着点点朦胧的星光,李艺彤看出来屋体通黑,正面只有一扇门和两扇窗户,阴郁的颜色给人压迫,庄严的气息,李艺彤有些害怕的攥紧了管家的衣角。似乎是发现了李艺彤的恐惧,管家拉紧了她的小手。


5
“咚咚咚”
“咚——咚——咚——”


回音在树林中越飘越远,空灵,仿佛不来自于这个世界。李艺彤突然想到童话故事中的恶人都是住这种阴暗的小木屋的,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摇摇头把恐惧甩出脑海。


咔哒一声,门开了。


屋里很黑,李艺彤没有再往里面看。父皇说,往别人的屋子里探头探脑是不礼貌的。“请进。”一个苍老却又威严的声音从那人口中说出。李艺彤才抬起头来打量着这人,一身藏蓝色斗篷,宽大的帽子遮住了脸,投下一片阴影。衣服边上绣着金色花边,李艺彤看得出来,这材质和自己平时穿的那身黑金斗篷十分相像。


管家看了她一眼,不为所动。也是,屋内如此阴暗,眼前这个男人身着诡异,实在不得不让人心生防备。


“管家,来到门口了,你还不带着小公主进来小坐一会儿?”男人转过身,自顾自的往屋里面走,李艺彤看看管家,发现她惊愕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走到了某个地方站定,不知在鼓捣什么,尔后刷的一下,几根蜡烛就被点燃。幽幽的烛光照亮了大半个屋子,李艺彤看着荧荧的火光,想起了出城时看到每一家都被熊熊大火吞噬。


男人搬来一把椅子,又走到门口二人前,缓缓摘下帽子。管家看到之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男人摇摇手,示意二人进屋。这时李艺彤才有机会打量这间屋子。门口的对面是一个厅,里面放了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桌上还有未吃完的饭菜。


再往右走是一个书桌,几本李艺彤念不出名字的书摊开放在上面,而旁边是一个又高又大的书架。


男人把李艺彤领到一间屋子,屋中两张床。床上此时躺着一个熟睡中的小女孩。男人告诉她,今天她就睡在这里了。虽然这个房间没有她自己卧室的三分之一大,可是李艺彤却也很满足。要不是这个神秘大叔,自己还不知道睡在哪里了呢!


李艺彤乖乖的爬上床,看到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旁边那张床的小女孩便坐起来。


“小公主,你怎么来了?”李艺彤闻言睁开眼,看见那个小女孩面容有些熟悉,仔细想想可又忘了在哪里见过。


正当李艺彤纠结之际,小女孩又开口了“哼,我爸早告诉你爸要杀了你舅舅,可你爸就是心软,你看看,这下好了吧!”


李艺彤听到有关自己父亲的事情,猛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她。小女孩被她盯得有些发怵,又说“我叫龚诗淇,你可以叫我十七。刚刚那是我父亲,他是个占卜师哦!”说到这里的时候,龚诗淇的脸上写满了自豪与骄傲二字。


“恩,十七。你刚刚说我父亲……怎么了?”李艺彤一本正经的看着龚诗淇,眉眼中尽是焦急之色。


“你舅舅叛乱,你们这一战失败了,不然管家带你出城干嘛?”龚诗淇一副小大人的样子,把事情的始终说了一遍。


李艺彤听到之后只觉得脑袋疼,她虽然只有六岁,可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她的舅舅虽然没什么优点,但是平时对她也算是宠爱有加,怎么会……


6
鞠婧祎与李艺彤从小便一起长大。那夜鞠婧祎在温习功课的时候,线人破门而入,动作急躁。鞠婧祎未怪他的失礼,只是示意他赶紧说。


李家被夜袭,骑士团全军覆没,李家……被屠。


轰的一声,鞠婧祎感觉听不到任何声音了,脑子里只盘旋着两个字——“被屠”。她急于寻找一个支点,两只手撑在书桌上,却在慌乱中打翻了墨水瓶。鲜红的墨汁顺着桌子滴到鞠婧祎雪白的裙上,像是殷红的的血液一般扎眼。


顾不上整理好仪容什么的,鞠婧祎拖着这身衣服飞快跑下楼,想要冲出门去看卡家的情势。无奈遭到侍卫的万般阻挠,鞠婧祎沉思了一会,又奔上楼跑到父皇所在的屋子,一向尊重父皇的她这次却直接破门而入。


“父皇!让我去看看!”鞠婧祎看着背着她站在落地窗前的父皇,情急之下竟然喊了出来。


“小鞠,你不能,很危险。”父皇不大却又坚定的声音传入鞠婧祎的耳中,她心绪极乱,不耐烦的说“只是站在崖边远远看一眼也不行吗!”


“鞠婧祎!这是你和父皇说话的语气吗?”父皇冷静的声音中隐含着一丝怒意。鞠婧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行为不妥,只得道歉。


“父皇!看……”


“不要说了!回去睡觉!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就好了。”


鞠婧祎嘴唇濡动几下,却什么也没说出口,匆匆行了个礼便退出房间。


回到房间,却听见外面有声响,鞠婧祎跑到门口却发现门被锁住了。她坐立不安,后背上已经冒出了一层冷汗。


“不知道李艺彤怎么样了……”鞠婧祎不禁轻声呢喃。


突然想到了什么,鞠婧祎跑到阳台,看着离阳台不远的一颗树,想了想觉得自己跳不过去,只得放弃。突然想到了什么,鞠婧祎飞奔到衣柜前,打开,看着一件件华丽的衣服,没有丝毫犹豫的扯了出来。


二楼不是很高,鞠婧祎把几件衣服打了个结,编成一条绳子,顺着它爬了下去。由于没绑紧,还有半层的时候鞠婧祎掉了下去。脸划破了一个口子,右面大腿摔得生疼。鞠婧祎也顾不上那么多了,避开守卫从密道出城,来到与李家相邻的那断崖边。看着冲天的火光照耀着夜空,宣告着这次反叛军的胜利。李家城堡上的旗帜已经被砍下,换上了新的旗帜。可能……可能她真的……


鞠婧祎身体摇晃了两下,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


再次醒来看见棕色的天花板,鞠婧祎知道自己回家了。看看外面,已经天亮了。清晨的阳光洒在卡家的城堡上,熠熠生辉。新的一天开始了。


当天,鞠婧祎被叫到父皇的书房跪了一上午,父亲到底是最疼闺女,看着鞠婧祎苍白的面容和毫无血色的嘴唇,还有那通红的眼睛,只能心软的走出门,再让管家把她扶回卧室休息。只是罚她一个月禁闭。


鞠婧祎回到房间,发现窗户上加了栏杆。她自嘲一笑,看着窗外景物,和昨天早上一样,依稀能看见李家城堡一个模糊的轮廓 。可是这一晚上,一切却都变了。

评论

热度(36)

  1. 琮琮若非当年的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