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想要成为哲学家:

一个甜脑洞。
假设克罗地亚破冰。

阿卡给阿黄发微信:
“我在神社。”
“你有没有什么想写的?”
“这里的许愿都是两个人的”
“我替你写”
熟悉的一连串的消息轰炸,阿黄本不想回复,但考虑到最近刚破冰,还是敲了两个字上去“没有”
想了想,她多加了一句,“你随便写吧”

阿卡收到消息喜滋滋的,仿佛得了圣旨一样。“随便写”,那这操作空间可就大了。
她舔了舔嘴唇。
吃了一嘴口红。
李艺彤一边懊恼着找纸巾,一边想自己该写什么,在那半块将会署名Kotete的许愿纸上。

黄婷婷很快就后悔自己不该放给这个年下这么大的权限。这个人在得寸进尺这方面有天赋得过分。
年下发来的图片上,明明白白用日语写着“脱单”,后面还特意写明了“Kotete”。
怕不是用网易词典现场搜的吧。
不过日文写的还不错,比以前有进步。

图片发出去后,很长时间对方都没有回复。
年下有点急了。
“我要给它们挂上去了”
“对了,你想不想知道我写了什么?”
“你要是不反对,我就挂上去了”

最后李艺彤还是把两张纸叠放着挂在了一起。
其中一张纸并没有得到署名人的明示允许。
李艺彤有些低落,但是还是拍了张照片,用以纪念。

等黄婷婷忙完了终于有空看一眼手机,李艺彤已经把神社的照片发在朋友圈了。
行吧,如果你已经替我许愿了的话。
如果上天真的能听得到我们的许愿的话。
我就勉强认可这也是我的愿望。

“谁管你写了什么”
“爱说不说”
黄婷婷回复。

——————FIN—————

评论

热度(51)

  1. 琮琮想要成为哲学家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