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演员【八】

欠抽的大喵:

这么多年来我终于再有机会站在你身旁,离得那么近,我几乎可以听见你的呼吸。
我在害怕,我不知道要不要再靠近一点点,还是继续装作不在意……

【八】

李艺彤使劲闭着眼睛,昨晚的梦太好了。
自己终于放纵的对梦境中的黄婷婷吼出了压抑快四年的话,黄婷婷没有转身离开反而全部听进去了,后来…后来好像她还送自己回家………
真好。

但是梦再好自己也要面对现实,今天休息日,后天去公司自己又得演出自己的自然和对婷婷的克制与不在乎,直到几天后来访公司代表回去……
发现最近自己演的越来越吃力了,在那人的面前感情越来越难以遏制,心情越来越激动,内心依旧无法忍受的想去靠近她。
李艺彤啊李艺彤……你还是喜欢她,不…敢不敢承认是因为你爱她呢?
可是她又是什么态度呢?万一她真的不在乎自己,自己真的无法再次接受黄婷婷的离开和爱上她的自己。是不是要考虑考虑以后换个城市了啊?是懦弱,是不敢承担……但是却是放下回忆的一种方式。
无论过了多久,自己依旧是无法将黄婷婷摆在一个漠不关己的位置。她一旦出现,就在自己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庆幸的是李艺彤觉得自己终于敢承认对黄婷婷的感情是什么了。不单单只是在乎,我爱她。
宿醉真的很不舒服……下次再也不了,话说回来是谁把我从弄回来的?婷婷?!哈哈哈,很好笑……
李艺彤这么难受的想着终于睁开了不愿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的焦距慢慢汇拢,自己好像是在客厅沙发上啊。微微抬头,李艺彤立马把眼睛闭上了!
这梦太真实了…自己实在太想人家了吧…李艺彤你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夜有所思日有所见吗?!
再次睁开眼……

婷婷?!!!!
真的是婷婷?!!
自己现在睡在沙发上,而自己身旁坐着脑袋一沉一沉睡着的可不就是黄婷婷吗!!
看这个位置自己现在是睡在……哎!!!婷婷的腿上吗?!
李艺彤动动脑壳,终于外界感官慢慢回复也感受到自己枕着的东西不算很软有点硌。
感觉大难临头的李艺彤深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忽然又觉得欢呼雀跃……

天哪爸爸!不是梦,真的是婷婷送我回家的!
天哪爸爸!不是梦,等下她醒了我怎么说?!

这么想着李艺彤还是决定先偷偷起来再说。谁知道脑袋刚刚离开黄婷婷的腿,那人便轻哼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完了!!
“嗯?发卡早啊……”婷婷迷迷糊糊的和李发卡问好,声音软糯迷糊让本来打算贴着墙根溜走的人挪不动脚了。
李发卡有点不知所措的问好,“早……婷婷昨晚是你把我弄回来的?”
“不然呢……”黄婷婷仰头靠在沙发背上抬手捂着眼睛。
李发卡知道,黄婷婷的睡眠其实很浅,稍微一点不舒服就可能整夜睡不着。自己这么大一只压着她的腿,估计也是一晚上睡不安稳吧。
“婷婷……”李发卡还是决定试探着开口,你是不是没休息好?”
“……嗯。”
再怎么说她也送了自己回来啊,看着黄婷婷疲惫的脸,鬼使神差的,一句话就溜出了自己嘴边,“我这里只有一间卧室……要不你去我卧室睡一觉再走吧?”
不出所料黄婷婷忽然怔住了。
“我……不是……婷婷你现在昏昏沉沉的不可以开车,我酒没醒完也不能开车……你这么回去不安全…所以……我……”李艺彤有点着急的结结巴巴的解释。
哪知黄婷婷开口打断了她,“好。”


忽然被答应了李艺彤居然有点不知所措。
带着黄婷婷进到卧室,扭开房门后迎面轻轻涌来一种柔软被褥特有绵软的香气还有李艺彤身上特有的体香……其实一点都不讨厌,反而闻起来很舒服。黄婷婷跟在后面默默想着。
进去后李艺彤抬手按开了顶灯,然后走到那扇明亮的落地窗前把厚厚的遮光帘“唰——”的拉上。
房间里一下子被柔和的灯光映照的温暖舒服,让人不自觉产生绵绵的睡意。
李艺彤挠挠脑袋,“嗯…比不上酒店的配置但也还可以。婷婷你先在我床上睡一觉吧,别嫌弃。”
黄婷婷轻轻噗嗤笑出声,“怎么会呢?”然后看着李发卡脸上露出一种开心和如释重负的喜悦。
李艺彤拉开衣柜门又拽出一个枕头,跳到床上把自己的枕头往边上挪挪,把这个枕头放下,“婷婷你用这个可以吗?”
“可以。”黄婷婷看着李艺彤宽大绵软的床,排上两个枕头刚刚好……莫名一种本来就该如此的样式感。
安排妥当后李艺彤走到门边看着婷婷坐到床沿,“那你就先休息。”
黄婷婷正用手呼噜着感慨着李艺彤的床真的很软很舒服,“好。”
“那…午安。”李艺彤看看时间,想想现在说晚安是什么意思就立马换了个词。
“好,午安。”

李艺彤关了灯拉上门出去了,黄婷婷脱了外衣,将鞋子整整齐齐的排在床边后咚的倒在枕头上。
一下子陷入被褥的感觉真的很舒服。
昨晚倒腾某个醉鬼让自己精疲力尽,加上这个酒后口无遮拦嗷嗷吐真言的人的话让自己心情混乱。刚刚和李发卡友好的交谈自己并没有显露出什么,但其实自己内心混乱难堪,复杂难言。
那个小孩子红着眼眶对自己乱说乱号真心话的样子实在是挥之不去。

扶着李艺彤回到家门口,把李艺彤支在墙上从她斜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后把这人拽进去开灯……
老实说黄婷婷一瞬间是有一点点惊讶的。
李艺彤的房间不是很大,但布置得很温馨。打扫的也整整齐齐,一点不像大学时的宿舍惨状。

但黄婷婷当时没空想这些,从卫生间拧了把毛巾出来准备把这人哭花的脸擦干净,弄上床上让她睡好,自己要不就睡沙发,要不……就离开。
哪知道出来时这人已经躺倒在沙发上了,一个喝醉后睡倒的人很难再拖起来。试了几轮黄婷婷果断放弃,死沉死沉的。
擦完脸准备站起身,结果李艺彤呼的扑过来抱着自己的腿不放……黄婷婷知道李艺彤睡觉一定要垫着点什么或者抓着什么……但是绝对不是自己的大腿。
起身关灯准备睡到另一张沙发上,结果周围一黑这人哼哼唧唧的更起劲了。为了让她安静下来,自己就坐了过去,谁知道一会儿这人就悉悉簌簌凑过来枕着自己。

的确是没有休息好,柔软的床和蓬松的枕头都让自己无比的安心和放松……但更关键的是,自己周围包裹着李发卡的气息。
迷迷糊糊的……就这么深深的陷进去………


再次醒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间了。
只知道这一觉自己睡的很舒服很沉,似乎连梦都没有做过。自己睡眠很浅,在不舒服或者不太安全的情况下根本就是浅睡眠状态。现在休息的那么舒服,这个家伙……本身就给自己安全感吗?

起身下床,黄婷婷发现床脚被这人偷偷进来放了双拖鞋。拖着拖鞋拉开房门,看着窗外的暮色黄婷婷猜想这也快五六点了吧?自己居然睡了那么长时间!?
李发卡人呢?
这么想着黄婷婷听见厨房传来锅铲翻炒的声响,走过去勾头一看,果然是李发卡系着围裙在做饭。似乎很少见她做饭的样子。这么想着黄婷婷就靠在门边看着她。
锅里的热气升腾而起,厨房里溢满了香味,干净的手握着木质的锅铲熟练的翻炒着……最后微微用力端起炒锅把里面的食物盛到碟子里。
整套动作流畅自然,看得出李发卡的水平已经很熟练了。李发卡将锅端到水槽里清洗时一抬头看到了黄婷婷。

“唉婷婷你醒了,休息的好吗?”
黄婷婷认真的点点头,“很好。”随即看着李艺彤拧开水龙头刷锅,这么居家……李发卡,你的改变真的很大。
发现黄婷婷注视着自己的动作,李发卡抬头想了想,“婷婷……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晚饭?”
突然变低的声音显示着眼前这人的小心翼翼和难以掩饰的担心。不用这么退后的……
李艺彤,你不用这么退后的。
“当然可以。”黄婷婷微微一笑走过去,“碗放哪里了?我帮你。”

鱼香肉丝炒的老嫩适合,夹起一筷配着米饭嗷呜一口,很好吃。没想到李发卡这厨艺居然进步那么快。想起当时分别时,两人都是一进厨房就变身居里夫人的家伙呢。
发现李发卡正咬着筷头紧张的看着自己,好像在等着自己的评价,“很好吃,真的很棒。”
看着眼前的人脸上迅速绽开的小花黄婷婷低下头也忍不住轻轻笑了……傻叽…一个久违的词汇突然出现在黄婷婷的脑海中。
面对这个脸上绽开着灿烂小花笑的一如从前一样像只小海豹的人,黄婷婷此刻脑子里能形容她的,只有傻叽。


晚饭后李艺彤有点局促不安的站在餐桌边,看着背对着自己刷碗的黄婷婷。
因为说晚饭就是李发卡做的,说什么都要去洗碗还不准自己帮忙……是不想欠自己吗?
李发卡看着纤瘦的黄婷婷背对着自己微微弯着一点点腰认真洗碗的背影莫名伤感起来。自己家的厨房,好久没这么有人气过了。
其实这样真的很温馨,我做饭完了你来洗碗,就像一个家应有的样子。李发卡被自己的想法惊了一下。
胡思乱想什么呢……黄婷婷只是来这里出差的,过两天就要回去了。可是我…
李发卡想起自己在黄婷婷睡着后轻轻进卧室为她放了一双拖鞋时看到的,熟悉而久违的黄婷婷安静的睡颜。再次击中自己的心,从前的好多个夜晚,这个人就枕着自己的臂弯,像这样安心入睡……然而再见时,我们早已回不去那段时光了吧。


“发卡,帮我把头发拉出来一下,这样我不方便。”黄婷婷的请求打断了自己纠结的内心活动。
李发卡抬头,发现时挂在脖子上的围裙带子勒住了婷婷的头发,因为双手沾满了泡沫所以自己不太方便。
想了想李发卡走到黄婷婷身后,有点颤抖的轻轻把勒住的头发从脖颈那里拉出来,腰上的带子也要重新系紧。
缓缓拉开腰上打的结,重新系拢。结打开时面料之间相互摩擦着一寸寸滑动的感觉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就像自己此刻内心的挪动。

自己从前失去过婷婷一次,再次相见已经是快分开四年了。婷婷这些年来更好看更能力强了…也更让自己动心,原以为再也找不到当时那种心动的感觉了,哪知道原来这种感觉从来都没有消失过,一经那个特定的人触发,便再次难以遏制的喷涌而出。
公司里自己一直在装,在蒙骗自己早就放下黄婷婷这么个人了……怎么可能。李艺彤你应该知道,从第一天拉开门见到黄婷婷的一瞬间你就该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明白自己在乎她,却不愿意开口告诉她。倔强的孩子气在那一刻却也再次复燃……
想起以前看过的一句话:真正喜欢的感觉,再怎么演都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是的……自己发现自己早就演不下去了。却还是在回避这个问题。而黄婷婷呢?你黄婷婷是什么态度,一如既往的温柔和一样的友好,是不是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是不是对大家你都一样?

手里的结突然解开,轻微的震动也让自己猛的一滞。 然后再把结重新打好。
带子绕过自己的指尖,轻轻摩擦着手指。
我喜欢你……比原来更喜欢你。我长大了,我会变的更好,我放不下你,我忘不了你,我会更加珍惜和努力的去爱你……只是我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接受我……

结打好的过程远比解开要快的多。
李艺彤的手离开黄婷婷的后腰,却悬停在后腰处几厘米的地方。
这么做恐怕接下来就什么都完了…可自己此刻只想这么做…说不定结果也会让自己彻底放下呢?
李艺彤悬停的手在颤抖,最终………她下定了决心。

再次往前伸,不过超出去很多,闭眼咬牙把手一拢,轻轻抱住了眼前人的腰肢。

不出所料,黄婷婷手里的碗“砰”的一声跌进水槽。
我就知道………
李艺彤闭紧眼睛,她等待着,等待着怀里的人用力撞开自己的双手,说不定接下来迎接自己会是一个沾满泡沫的耳光,或者是不声不响的离开……从此人生的道路上我们再不相来往…自己继续孤独的留在这里…人潮汹涌,再遇不到这样让自己心动过的人……多年后说不定还是单身,谁问起就说自己有喜欢的人,只不过被自己弄丢了……

等一下……自己胡思乱想的时间也太长了点吧,怎么没动静呢?
李艺彤睁开眼,发现僵直身子的黄婷婷根本没什么动静。随后动了,李艺彤吓得脖子一缩……
黄婷婷微微俯身从水槽里捡起那个碗,拧大水龙头开始刷……

天呐爸爸!!!!!
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我……这……
李艺彤抱着婷婷的腰肢站在黄婷婷身后一阵混乱。怎么婷婷没什么反应我反而更无措了?

激动混乱完了李艺彤那后知后觉的甜蜜,难言的苦涩,莫名的伤感一下子全涌上来了。
怀里的这个人时隔四年自己再次抱住了她,这次我不想放手,我也不希望你拒绝我,婷婷……可不可以不要拒绝我………
越来越难过的李发卡居然鼻子一酸,轻轻抽泣了一声,声音很小很轻,但黄婷婷还是听见了。


李艺彤又怎么会知道背对着自己的黄婷婷此刻的表情呢。
李发卡的手附上来的一瞬间自己切实是被吓着了,然后便是一种释怀的感觉。发卡,可不可以不要就这样放开……
黄婷婷知道自己真的是个很慢热的人,在国外这些年自己最抱歉的莫过于当时的倔强和怄气让自己失去了一个爱的人。再次回到这里老实说是带着一点点私心的,希望遇到你。可真的遇到你后没想到自己却一如既往的笨拙。
对你的好和在乎一次次都显得那么无力和苍白,别说你失望,就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怎么会那么笨拙。
等到一个想了四年的拥抱,黄婷婷居然在那一瞬间红了眼眶。谁知李艺彤轻轻的一声抽泣更是另自己自责和愧疚,压抑不住的眼泪悄悄的滑下一粒……


几个碗清洗的过程变得格外漫长。
洗好后黄婷婷手拄在水槽边没动,李发卡抱着黄婷婷,早就因为内心的波动难以压抑轻轻靠到了黄婷婷的肩胛上,柔顺的头发若有若无的撩过自己的脸颊,痒痒的,像挠在心尖尖上。
李发卡转转脸,把脸整个埋进黄婷婷的肩膀,轻轻嗅了一口,婷婷………

等到想流泪的感觉压下去之后,黄婷婷才意识到两人在这里站了多久,抱了多久。
李发卡依旧把脸埋在自己的肩膀上,没有哭没有闹,只是像小孩子撒娇那样抱着自己的腰不时还轻轻的晃一下。
“发卡……”黄婷婷最终还是试探着开口了,“好啦,帮我把碗收到柜子里吧?”
李发卡沉浸在一个不愿意苏醒的梦里,突然叫醒有点懵,扣在一起的手终于分开,分开时好像手上有什么封印似的艰难松开。
李发卡直着手往后稍稍后退了一点点,低下头不敢看黄婷婷转回来时脸上的表情。李发卡从余光中看着黄婷婷反手解开了围裙,干净修长的手指拉开结的疙瘩后脱下围裙。但是自始至终黄婷婷都没有转回来,放下围裙后几乎是逃也似的出了厨房。

这个举动倒是让李发卡脑子“咣当”一下失常了。浑浑噩噩放好碗后低着脑袋走出厨房。
这是拒绝吗?还是别的什么意思?

关上碗柜,李艺彤也抬脚追出厨房。
婷婷该不会是抓起提包准备走了吧?

结果忙着想心事,一转身进客厅时结结实实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那人笔笔直直的站在那里,李艺彤撞到自己后,她抬手,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几乎是拼命的抱住了李艺彤。

李艺彤震惊,震惊得不可思议。
那人比自己矮一点点,毛茸茸的头顶刚好蹭着自己的脸颊。

“李艺彤!你混蛋……”

评论

热度(82)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