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红男绿女配,都是二十当啷岁

三旬豆浆油条铺:

  · 沙雕标题上线
       
  · 激情ooc在线编文
  
  · 如有雷同  概不负责
 
  · 有点儿的短,还有点儿的甜
  
1
   
李艺彤一手托着大冬瓜,一手托着大白菜。
   
她不会选菜,但今天冯薪朵要来做客,李艺彤得备一点菜让冯薪朵自己做给自己吃。
   
李艺彤抬起头看了眼。
   
菜摊子老板是个浑身上下都穿着淘宝经常上推荐爆款衣服的姑娘,还靠在藤椅上玩手机,嘴撅着发出嘟嘟的声音。
  
李艺彤把那捆新鲜的白菜给递了过去,又低下头在土豆堆里翻翻找找,菜摊子老板把李艺彤递过来的白菜掂量了两下,放了上去。
  
被放上白菜的秤砣发出滴滴的声音。


老板叫她:“你的白菜一共三块钱哦?”
  
李艺彤“哦”了一声,把三个大土豆递过去:“麻烦把这些也称一下吧。”
    
路过隔壁摊主抽着烟,叫这个老板:“鞠婧祎啊,又来帮你叔叔看摊子啊?”
  
她点点头对那人笑,又转头对李艺彤说:“加上你刚刚的土豆,一共六块钱啊。”
    
李艺彤伸手掏钱包。
  
注意到鞠婧祎一直跟着她走的眼神。
   
鞠婧祎歪着头看她:“我是不是见过你啊?”
  
李艺彤笑了声:“不会吧?”
  
鞠婧祎拍了一下头,手指指向李艺彤:“你是不是住在白金小区?”
  
李艺彤一愣:“啊…昂。”
    
她说:“那就是你啊!”
   
鞠婧祎恍然大悟:“你是上次说要上天那个人!”
    
李艺彤尴尬地笑了两声:“老板麻烦。”
  
“赶紧把菜给我吧。”
  
2
  
李艺彤早先还真见过鞠婧祎一面。 
  
那天李艺彤叼着棒棒糖坐在家门口。
  
惆怅地再一次在自己空空落落的包里上下摸索。
   
她出门出的急,没带钥匙。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往口袋里一模,瞬间面色沉重。
   
甚至还想骂一句卧槽。
  
李艺彤从门口的地板上抬起屁股,手插进口袋,在门口烦躁地走来走去。
   
她们小区算是市郊区的富人别墅区,电梯房,一人住一层。
  
附近八百里开外算起没有开锁店。
   
也别说开锁了,就连早餐店都少的可怜。
  
李艺彤使劲握着往下按了两下门把手,纹丝不动,她手心一道红,看上去就跟签订了什么契约留下的痕迹一样。
  
正巧这时候冯薪朵给她打电话。
  
李艺彤砸两下嘴,把只剩棍的棒棒糖吐到一旁的垃圾桶里面,接了:“喂?”
  
冯薪朵说:“你在干嘛呢?你看看这都几点了?还不来公司开会啊?”
    
李艺彤看了眼门,长叹一口气:“车钥匙在屋里,而我被关在门外动弹不得。”
   
冯薪朵噗嗤一声笑。
 
李艺彤叉着腰:“你还有没有良心啊?”
  
冯薪朵说:“良心?什么良心?我没有良心!”
   
李艺彤在心里盘算等会该怎么收拾冯薪朵。
   
末了,冯薪朵话头一转:“我有个朋友上周正好搬到你们小区住,她会开锁,我把她给你叫过来啊?”
   
李艺彤想了想。
   
她说:“行,麻烦了。”
   
3
  
来的人就是鞠婧祎。
   
脚上踩着拖鞋,身上穿着睡衣,嘴上打着哈欠,提着开锁工具坐电梯从李艺彤楼上下来了。
  
李艺彤被身后电梯一声“叮”吓得身子一抖。
  
鞠婧祎看她一眼,又举起手里的开锁工具,高冷地吐出两个字:“门呢?”
  
李艺彤给她让了个位置。
  
鞠婧祎走近了,弯下腰开了箱盖,用不同的工具在门上鼓捣。
  
李艺彤好奇地凑过去看:“厉害了。”
   
鞠婧祎弹了一声舌,口腔里发出“啧”:“那是,毕竟跟师傅学过一年多,还是有点手艺的。”
  
她给李艺彤开了门,站在门口看撑着门拖鞋,准备进去给自己拿钱的李艺彤:“你为什么没带钥匙啊?”
   
李艺彤故作深沉:“因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鞠婧祎看她:“你要上天?”
  
李艺彤抿着嘴唇,拍了拍鞠婧祎的肩膀:“那你给我建造钢铁之翼啊?”
  
鞠婧祎接过钱:“不了。”
  
李艺彤脑子一抽,说:“是建不出来吧?”
  
鞠婧祎笑了一声说:“建倒是能建出来,到时候就看能不能摔死你了。”
  
鞠婧祎加重了语气:“摔不死你。”
  
4
    
冯薪朵来的时候桌面上都是菜,生的,不知道自己已经是一颗成熟的大白菜了,等冯薪朵她自己下厨放料炒成热菜。
    
李艺彤啃着从开封菜买回来的熟食大鸡腿,手里握着电动手柄摇摇晃晃跟人比着赛车。
   
冯薪朵坐过去挤开李艺彤,在放在口袋里的外卖盒翻来覆去找:“还有剩的吗?”
  
李艺彤打了个嗝:“没了。”
  
冯薪朵卡住李艺彤的脖子把她按在沙发上揍。
    
李艺彤赶紧举起双手求饶:“还有!还有!我才吃了一个奥尔良鸡腿!”
    
冯薪朵松开李艺彤:“还敢不敢说没了?”
  
李艺彤忙说:“不敢了不敢了。”
  
揍完了,李艺彤跟冯薪朵举起手比划:“我今天碰到上次那个你叫来开锁的姑娘了。”
   
冯薪朵啃着薯条,想了一下说:“小鞠啊?”
  
李艺彤说:“是叫鞠婧祎吧?”
  
冯薪朵“嗯”了一声:“是她。”
  
李艺彤嘟嚷:“她还卖菜啊?”
   
冯薪朵想了想,又拿起一根薯条:“我记得她叔叔要在那块卖菜啊,估计是去帮忙的吧?”
    
冯薪朵吃了几根薯条,抹着手从沙发爬起来:“我去炒菜做晚饭——我请了人,你帮我听着动静。”
   
李艺彤比了个一个ok的手势。
  
5
   
她看了会电视,门铃响了。
  
李艺彤关小了声音,确定是自家的门铃,赶紧下了沙发跑去开门。
   
一推开就愣住了。
  
鞠婧祎站在门口,手里的通话界面连接着厨房里面炒菜的人。
   
她说:“冯薪朵请我过来吃饭。”
   
6
  
李艺彤把鞠婧祎邀请进来,给她拿了双拖鞋。
   
冯薪朵端出一盘土豆丝又端了一盘醋溜白菜,三个人围坐在餐桌上面,举着筷子往白饭上放菜。
  
鞠婧祎大口大口往嘴里喂饭,含糊地说:“朵朵你做菜有点咸。”
  
冯薪朵筷子一撂,转身进了厨房给鞠婧祎拿了一瓶李艺彤珍藏的饭扫光:“给,吃吧。”
   
李艺彤缩了缩脖子:“我也要。”
   
鞠婧祎凑过去给李艺彤来了一大勺,两个人就着饭扫光的油汤拌饭。
  
冯薪朵看她们两个人:“……”
  
莫名非常不爽。
      
7
   
吃完了饭三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谁也不去洗碗,李艺彤伸手推冯薪朵,冯薪朵伸手推鞠婧祎,鞠婧祎又伸手推回李艺彤。
   
李艺彤看了眼在旁边靠着的鞠婧祎,打了个嗝:“我想问你一句话。”
  
鞠婧祎说:“你说吧。”
  
李艺彤扣着鼻尖:“就是那什么…除了开锁和卖菜,你还会什么啊?”
  
鞠婧祎掰着手指给李艺彤数:“我还会跆拳道。”
  
李艺彤海豹式鼓掌:“那好棒棒哦。”
  
鞠婧祎又说:“我还会做凉拌辣条。”
  
李艺彤说:“凉拌辣条也不错!”
  
冯薪朵凑上来:“还有一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小鞠以前还是银座最佳女牛郎,一夜七次身强力壮,胳膊上都是当年锻炼出来的肌肉!”
  
冯薪朵刚说完,被鞠婧祎一脚踹下去。
  
鞠婧祎抱着胳膊:“你别听冯薪朵胡说,我就是习惯学这些手艺。”
    
8
 
李艺彤说:“所以你不否认你当过牛郎?”
 
鞠婧祎尴尬地咳了几声:“……”
 
李艺彤眼睛放光,伸手拽住了鞠婧祎的胳膊:“银座那边女牛郎很賺钱吗?”


李艺彤说:“我也想去!”
  
9
  
鞠婧祎觉得李艺彤脑子不太好。
  
所以她认真握住李艺彤的手说:“银座那边真的不怎么賺钱,要求还多,但你可以考虑考虑跟着我,我要求一点都不多。”
    
李艺彤反握住鞠婧祎的手:“我觉得可以。”
  
从她们中间缓慢冒出头的冯薪朵一脸无奈:“你们是觉得我瞎?”
  
李艺彤推开冯薪朵的头:“麻烦你安安静静做一只漂亮的小聋瞎。”
  
鞠婧祎挡住冯薪朵:“不要打扰我们谈情说爱。”
    
冯薪朵眼角跳了跳。
   
顺手拨通陆婷的电话。
   
   
END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