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TIME LINE【6】

口婴:

其实这章专门就是为了解释时间线和世界性的……


1


咖啡店的缓慢流淌的暖热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压抑空落的不知名的纯音乐伴着别桌的窃窃私语,李艺彤被这种文艺青年喜欢的沉闷气氛搞的有些脑仁疼,扯开些出门前黄婷婷为她围上的围巾,手抓着脖子上的围巾荡在半空,看着落地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冯薪朵坐在她对面也不急,拿着小叉慢悠悠地品味盘里的小蛋糕,间歇再抽出几秒时间看几眼李艺彤。


等冯薪朵把自己那份蛋糕吃完,伸手刚触到李艺彤那份一口没动的甜品盘沿,李艺彤才转过头来,看着冯薪朵打算暗度陈仓的爪子。


冯薪朵被她这么明显的盯着也不以为然,动作一瞬没停,行云流水地把盘子拖到自己面前,嘴里念着:“反正你也不吃。”


李艺彤盯着她的手却没做动作阻止,明白接下来估计有场硬仗要打,就有些带火气地下意识挑刺反驳:“你怎么知道我等会儿不吃?”


冯薪朵把叉子插上蛋糕,往嘴里塞口,砸吧了下嘴,有些挑衅地看她:“我觉得你会没胃口的。”


李艺彤像是被这句话刺激到了一直低着的脑袋猛地抬起来,瞪大眼睛,近乎凶恶地直视着冯薪朵,瞪着瞪着又像是不得不对现实妥协一样,眼睛慢慢垂下,有些脱力地倒在沙发里。


“说吧,你来找我干嘛。”李艺彤沉着声音,与刚刚在黄婷婷面前吵闹的孩子截然不同。


冯薪朵放下叉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像是同情又像是其他的什么东西,侧身把放在另一个座位的随身包拉开拉链。李艺彤这才注意到她今天带的这个包对于只为了见她一面的冯薪朵来说有些太大了些,皮包宛若无骨地松松凹陷下去,可以看出根本没装什么东西。


等拉链完全拉开,李艺彤证实了她的想法,里面确实没装什么,只虚虚地躺了张较大的白纸,冯薪朵这一百四的智商也没转过弯,折也不折,就这么完整地放在里边。


空白的那面朝着李艺彤,什么都看不出,但她却紧张的心脏都要蹦出来,盯着白纸的眼睛沉的厉害。


冯薪朵将那张纸抽出来,薄弱无力的纸张触到空气浮力荡在空中飘了飘,李艺彤瞟见只字片语,只觉迅速蹦跳的心脏随着自己一起深深沉入深渊,她把纸摁定在桌上,推到李艺彤面前,“这是个死局。”


紧紧攥着围巾的手指颤抖着又用力着往里收了收,麻织布料粗糙地被揉进血肉,柔软的疼痛着。


冯薪朵看着盯着病例单盯到眼睛通红的李艺彤叹了口气:“你看见了。晚期,没救的那种,本身就是在等死了。”


李艺彤沉默着不吭一声。


“你不用在这个世界浪费时间了。这比以前那几个时间线还绝,直接宣布了game over,这是个完完全全没有余地的死局。”


“……”


“和我走吧,不要留在这儿了。”


冯薪朵就这么静静地等待着李艺彤平静心情,从眼睛通红,愤怒着压抑的情绪疯狂外泄再到渐渐平静,将失望无力摆到脸上,最后成了一滩死水。


冯薪朵并不意外她的反应,毕竟每次失败她都会来这么一遭。其实冯薪朵也挺佩服李艺彤的,经历了这么多失望和挫败,仍然保持着最开始的那份炙热情感。她还料到了李艺彤接下来的决定和决绝,每一次的浴火重生都是这样。见李艺彤的表情逐渐接近尾声,便放下心来捧起那杯冷温的咖啡轻轻地抿了口。


李艺彤垂着头,脖子几乎黏在一起,声带受到压迫,就哑着声音:“这对她不公平。”


“哈?”冯薪朵错愕地从咖啡中抬起头。


李艺彤叹了口气,总算放开了一直攥着围巾的手,伸手把松松搭在肩上的围巾系紧。在暖气足到需要脱去外套才算舒适温度的环境下,李艺彤还是觉得透骨的寒冷,就像黄婷婷家窗外树杈上那只鸟窝里被抛弃的小鸟,她不知道还能不能撑过漫长的冬日,迎接春暖的熹光。


“我见到过她走在我身边,被人潮涌走,再见就成了一副冰冷的躯体。我见过她窝在我怀里,为了一份惊喜就推开我跑出门去,再见就躺在温热的血泊里。我见过她好好待在家里,却被头顶摇坠的巨大吊灯砸中脑袋,再见都看不清脸蛋是否还是完整,”她声音在颤抖,“你说,她什么样的死法我没见过?一直以来都平平安安的,开心快乐的,看不出任何祸事兆头,却永远活不到春节!猜不到时间!猜不到死法!猜不到那狗日的命运究竟什么意思!”


冯薪朵有些于心不忍地把头偏过去,学着开始的李艺彤那样,看着窗外。窗外似乎没什么好看的,平静的街道上被风吹落的枯黄树叶,在风中盘旋着转圈,落到地上仍然不安分,说不清究竟是风绕着它转还是因为风的旋转落叶转动个不停。


她突发奇想地说了句:“你要知道,如果你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找到完整命运的黄婷婷,你就会像风一样不断地在她身边呼啸而过,永远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她转过去深深地看了眼她,“除非你选择放弃。”


李艺彤偏着头看着窗外,眼神空洞而迷离:“你知道不断绕着一个点旋转的风叫什么吗?”


“龙卷风?”


“对,”她指了指窗外,“但还有这种微风。没有力量,软绵绵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待在自己怀里的落叶最后飘到水面,飘进下水道,被行人的脚底碾碎。这种风连愤怒都做不到,又何谈保护。”


冯薪朵最后提醒了一句:“你只有一年的时间去找她,你现在待在死局里不作为,就是在浪费时间。”


李艺彤的指腹磨蹭着围巾的布料,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红色围巾,红色总是给人带来温暖的希望:“不是不作为。陪着她的时间不管是对我来说还是对她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应该是有意义的。如果说世界上只有一个黄婷婷,那现在的这个她则是最接近她的存在。”


“黄机长不是她,李芳不是她,黄奉贤也不是她,”她环起手臂抱紧了垂下的两条围巾,“只有黄婷婷最像黄婷婷。”


“不……都是一样的吗?”


李艺彤轻轻地摇了摇头:“只有黄婷婷才能告诉我那个答案,也只有她告诉我了。”


“什么?”


“她究竟有没有那么一瞬间想过,要和我一直在一起。”


【Wherever you are,I always make you smile,Wherever you are,I'm always by your side.】


黄婷婷,我当真了。


2


怕有人看不懂就解释一下了。


这个时间线有点像平行世界那种概念,最后还会推翻重建一次,李艺彤目前所了解的可能不是真实的情况。


现在就先把李艺彤心里的时间线概念解释一下。


这是一个世界,但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时间误差还有机缘巧合走向不同的走向。


起世界是最普通的那条线,有最开始的李艺彤和最开始的黄婷婷。


后面李艺彤经历的时间线都是李艺彤与黄婷婷没有相遇过的时间线。就是黄婷婷对李艺彤没有记忆,但李艺彤却是特意从另外一个世界过来找她。


这个平行世界的不一样是因为时间线会因为一些机缘巧合变得不一样,世界还是那个世界,但是因为不同的选择导致了李艺彤见到的黄婷婷是可能是和最开始自己认识的那个黄婷婷有些偏差的。


如果用一句歌词解释的话可能会清晰一点


【无数时间线 无尽可能性 终于交织向你】


至于李艺彤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地找别的世界的黄婷婷……


这个,文中会解释的 这里就先不说了


另外就是,黄婷婷其实身体是有问题,并且命不久矣这个线索,之前其实有提到。


比如说第一章黄婷婷会让陌生的李艺彤进门,其实除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以外,还有就是她已经觉得无所谓了。以及各种表现,侧面正面都有写……没人注意到真的好挫败嘤嘤嘤


至于什么病 我懒的想了 反正就是很严重 很严重 要死的那种!


还有个伏笔,关于李艺彤了解到的时间线问题,马上将会被全部推翻。


不过目前为止是这样的


还看不懂就是我的错惹……

评论

热度(48)

  1. 琮琮居家筋饼豆腐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