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Exchange (最终 上)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58


 


李斯特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自己的父亲了。


大概多久呢——十多年了。


从那个满是血腥味的夜晚开始。


父亲躺在床上,只来得及喊出一声“放肆!”,头颅便被整个的割去了。


不同于刑场上的砍刀或斧子,那样或许会痛快一点。匕首那样的刀刃,需要先割断喉管,然后用力反复切割几下,这样才能把整个头颅摘下来。


这是李斯特后来上了战场才知道的。


十岁那年的她被母亲一把塞进床底,黑暗中她只听的清极低极快的一声“别出声,藏好。”


撕心裂肺喊叫起来的母亲一边弄出很大的动静一边打开了窗户企图跳出去,然而一只腿堪堪探出窗口便被一把拎了回去。


两个刺客把这个柔弱的女人按倒在床上,还有一个高高举起了剑——于是自小腹穿透的剑尖刺穿了床板,停在了蜷在床底的李斯特的耳边。


温热的血沿着剑刃一滴滴的落在耳廓上,每一滴的声响似乎都很大,大到连母亲垂死挣扎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到后来,只要李斯特闭上眼睛,这样的声音就会反反复复响起来。


金戈铁马的呼喊压不过,美人在侧的温柔乡救不了。


数千个日日夜夜,她被这个声音折磨的辗转反复,彻不能眠。


 


直到后来遇见了卡洛琳。


起初她还是会在梦中惊醒,但每一次卡洛琳都伏在她的耳侧一遍一遍说着“不怕”,说到她再次的沉沉睡去为止。


渐渐的,这个“睡不着”的怪病也就好了很多,再往后,其实已经没有这样的困扰了。


但李斯特绝口不提,藉着这个借口,顺水推舟的把卡洛琳留在枕边三年。


 


虽然她知道让这个女人睡在身侧无异于饮鸩止渴。


可那又如何?当下止渴,至少是快乐的。


 


身边有了卡洛琳,做梦的次数少了很多——不知是温香软玉起了疗效还是每晚折腾的过于疲惫,所以当李斯特在梦中看见骑马狩猎的父亲时,恍恍惚惚居然觉得格外陌生了。


 


“你只能留下一只豹子。”父亲指着被射杀的母豹身旁的一窝小豹子,弯下腰耐心的问自己:“你想要那只?”


八岁的李斯特委屈的扁起嘴巴:“我全部都想带回去……”


 “不可以。”父亲摇摇头,站起身淡淡的瞥了一眼那窝嗷嗷待哺的豹崽,“豹子这种东西和人一样,在一个区域内绝对的领袖就只能有一个。”


“那要是非得把它们放在一起呢?”


父亲高深莫测的笑了。


“那么它们一定会互相厮杀到只剩一只。”


 


没过两年,父亲便突然的遇刺了。


原因大概是因为王国里只能有一只豹子吧。


 


 


59


 


李斯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卫生间传来哗啦啦洗漱的声音,间或夹杂着黄婷婷一两声的咳嗽。


 


李斯特坐起来,拇指用力的揉了揉眉心。


昨晚的梦似乎带了某些暗示性,她一时没想明白,可心头已经莫名的不安起来。


 


“你发什么呆呢?”


黄婷婷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出来,瞥了她一眼,懒懒说道:“你别告诉我你是在紧张。”


 


不是紧张。


李斯特难得的没有怼回去,而是垂着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种感觉,应该是——


恐惧。


 


60


 


李艺彤穿着修身的小礼服,贴着里衣的小马甲绑的太紧,几乎要把她勒的喘不过气了。


今天帮她系紧马甲带子的依旧是卡洛琳,可李艺彤察觉到了她明显的心不在焉。


以至于最后收紧的力度太大,勒的李艺彤直皱眉头。


往常细心的卡洛琳必然能注意到她的表情变化,可今天她好像一直在神游天外。


 


直到现在——坐上了去王宫的马车,卡洛琳也还是眼神失焦的望着窗外。


观察良久的李艺彤终于忍不住清咳了一声。


“那个,好像马上就要到了。”


 


卡洛琳迟钝的“哦”了一声,收回目光,低头看向了脚尖。


李艺彤揉揉鼻尖,随便找了个话题。


“裙子好漂亮。”


卡洛琳抬起头来看她,弯弯唇道:“这条么——这是您之前特意找人为我定制的。”


李艺彤点头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虽然不记得了,但真的很好看,也很适合你。”


卡洛琳浅浅一笑,眼神温柔。


“是啊,您对我一直都很好。”


 


两个人又沉默了一小会。


卡洛琳突然道:“公爵大人,您还记得我之前和您玩过的变戏法么?”


李艺彤眨巴了下眼睛,摇摇头尬笑道:“不记得了……”


卡洛琳微微一笑,解下扇子上的坠子。


“您看,这个扇坠现在在我左手中。”她摊开右手给李艺彤掌心看了看,“我的右手现在什么都没有。然后,您瞧——”


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只乳白色的扇坠不知怎么就从左手变去了右手。


李艺彤目瞪口呆,伸手把卡洛琳两只手拿到眼前看了又看,一脸不可思议。


“好厉害!你怎么做到的?”


卡洛琳撑开扇子挡住脸,神秘的笑了笑。


“不告诉您——”


 


61


 


黄婷婷伸手扶了扶李斯特。


“你小心点。”她皱皱眉,“怎么今天走路走得跟螃蟹似的,前面才是舞台,你这横着走的路线是厕所。”


李斯特定定神,低头剁了剁脚上的长靴。


“怪这双鞋子,难穿。”


黄婷婷轻哼一声。


“昨天可还是好好的。”


 


马老师的声音通过话筒响彻整个舞台。


“倒计时两小时!大家最后再上来走一下,记住自己的站位,千万不要再走乱了!”


 


灯光和音乐在就位,李斯特在打来的一束强光里闭了闭眼,眉头一蹙,大脑也瞬间像清空了一般。


黄婷婷偏头看了看她,默默伸了手出去,挡在了她的眼前。


那束光很快便移了过去,李斯特睁开眼睛,低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你这个人真是——”黄婷婷白了她一眼,后面的话没说下去。


李斯特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过于生疏客气了,于是嘿嘿地尬笑了一下。


“抱歉我——习惯性警觉,总觉得别人对我好是带着些目的的。”


黄婷婷轻轻抿唇。


“嗯,我明白。”


 


她向前走了两步,顿了顿,又回头补充道。


“但我从来没有过。”


 


62


 


音乐声响了起来。


 


李艺彤手搭在胸口,对着公主微微弯腰。


穿着白色长裙的公主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掌心朝上,稍稍一抬。


 


于是整个舞会就这样开始了。


 


手臂伤口未愈的李艺彤跳完开场舞之后就安静的站在一旁,面含微笑的拒绝了好几个共舞的邀请。


从舞池里缓缓走出来的卡洛琳正巧看到她这幅正经自持的样子,忍俊不禁的打趣道:“想不到公爵大人也会有拒绝美人邀请的时候。”


李艺彤指指手臂道:“听你的话,我养伤呢。”


“嗯,是得养伤。”卡洛琳招招手,早侯在旁边的随从立刻便端了一壶茶上来。


“解酒茶。”她亲自倒了两杯,“过会儿向您敬酒的可不少,您每次都会提前喝这个的。”


李艺彤起先有些犹豫,可看到卡洛琳面色自然的喝了其中一杯之后也就轻轻松了口气。


她端起那茶,浅尝一口之后觉得味道不错,便仰头一饮而尽。


 


63


 


联合公演开场曲的前奏剪的有些长。


穿着燕尾服的李斯特和一袭长裙的黄婷婷,率先踏着音乐,一步一顿的走向了舞台中央。


聚光灯追随着,于是台下的人清楚看见了李斯特冲着黄婷婷微微弯腰,伸出手做出了一个“邀请”的动作。


黄婷婷昂着头,面色冷傲,手却伸出去,轻轻搭在了李斯特的掌心。


台下的一片哗然,尖叫声瞬间到了一个极点。


 


中央舞台缓缓升高。


李斯特朝着黄婷婷微微点头,右手扣上了黄婷婷的腰。


这只舞她们练习的非常娴熟,如今跳来更是分外默契。


 


李斯特余光瞥到了观众席上有个满脸通红的女生似乎在大骂着什么,动静大到已经有保安上去劝阻了。


是在骂李艺彤?看口型好像是的。


李斯特微微眯眼,手上稍微使力,黄婷婷一个重心不稳,差点一头栽进她的怀里。


台下尖叫声再次冲破云霄。


 


黄婷婷微愠的瞪了她一眼,压低声音骂道:“你吃错药了?!”


李斯特得意的挑挑眉,转头再去看那个骂人的女生时,发现对方似乎已经气到厥了过去。


啧,何必呢?


 


64


 


“李斯特公爵。”


公主盈盈笑着走过来,看到卡洛琳,亦微微颔首打了声招呼。


“本来念着公爵的伤口,我不好意思让你沾酒,但前些日子,父王突然离世,我亦不在,国中大小事务,大多劳烦李斯特公爵,所以今天无论如何,我还是得敬上一杯。”


她微微一顿,转头看向卡洛琳。


“当然,也甚是劳烦卡洛琳侯爵,所以今日我特意带了一壶清酒过来。”


 


侍女满倒了三杯酒,公主率先拿起一杯,举杯浅酌一口,抬头淡淡一笑。


李艺彤沉默的看着剩余的两杯酒。


卡洛琳拿起其中一杯,递给了李艺彤。


“公爵大人,听说这酒是公主殿下的私藏,异常珍贵,这世上不过就此一壶,您不如尝尝?”


李艺彤深深的凝视了一眼卡洛琳。


“竟是这般珍贵么?”


卡洛琳的眼神毫不躲闪的迎上李艺彤的目光,把酒杯往前再递了一递。


“是,请您放心尝一尝,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


 


良久之后,李艺彤微微一笑,接过那杯酒。


“我自然相信你,卡洛琳侯爵。”


 


65


 


做完最后一个舞蹈动作的李斯特忽然一个趔趄,差一点摔倒。


黄婷婷差点伸手去抓她,趁着音乐间奏压住麦低声问道:“你还好么?”


李斯特脸色有些惨白,皱着眉微微摇头道:“我没事。”


 


然而实际上,从心口蔓延出来的绞痛感正在一点点的遍及全身,随着痛感的逐渐加剧,李斯特的眼前开始慢慢的出现了重影。


该死,怎么这么疼?!


 


66


 


李艺彤刚要开口便喷了一口血出来。


从心口烧灼起来的感觉折磨的她疼痛欲死,跌跌撞撞向后退了几步之后才抓住桌角稳住身体。


 


“这毒——发作的是不是太快了?”


意识模糊中她听见公主有些疑惑的声音。


“药效是这样的,发作的极快。”


——以及卡洛琳温顺又恭敬的回答声。


 


李艺彤咬紧牙关,手按在身侧剑上,摸到某个机关,对着大门的方向狠狠的按了下去。


一道暗箭咻的一下飞了出去,冲到门外之后飞窜上天,“啪”的一下燃烧开来。


 


公主冷笑了一声。


“李斯特是在发信号么?”


卡洛琳不屑的轻笑了一声。


“是,她想调动驻扎在城外十里处的轻骑军,然而我今日已经派人牵制住了这支队伍了,李斯特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李艺彤虚弱的跪倒在地,满腔失望和怒火冲到喉头,又变成了一大口腥甜的鲜血。


我要死了么?


她绝望的想着,眼前的世界愈发的模糊起来。


 


66


 


“李艺彤、李艺彤……”


耳畔有人在焦急的呼唤。


找回一点点意识的李斯特勉强的站直身子,捂着心口,深吸了口气,断断续续的说:“我、我没事。”


她向前走了几步,大脑却像被重铅压住一般,脚步胡乱的几乎没有章法。


即便努力睁大眼睛,看到的一切好像愈发混沌了。


 


我现在是谁?李斯特,李艺彤?


 


脚下一空,整个人像是一下坠入了无尽深渊。


李斯特在意识彻底消失前,听到了黄婷婷几近破音的一声尖叫。


 


“李艺彤!!!!”



评论

热度(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