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鞠】α与β的奇妙结合

劫灰:



【卡鞠】α与β的奇妙结合

不是ABO!
来自一个明天要考数学考试知道自己肯定不能及格的人的垂死挣扎
是你的沙雕没错了
微ooc
可能有丶偏设定了

偏科卡×偏科鞠的垂死挣扎


一、
李艺彤叼着笔看着空白的卷子陷入沉思。
虽然她怎么看都不像在沉思的样子。
“革青韦,你会不会写?”
“啊?”
“不会啊。”
两个数学吊车尾的人坐在教室后面聊天。
李艺彤把白卷子一卷,放到抽屉里,然后拿出一本练习本,像是一个娱乐记者一样。她问:
“青韦,你喜欢喝蜂蜜吗?”
“不喜欢,太甜了。”
“青韦……你会写这题吗?”
“不会。”她边这样说着边在图上做了个标记,分别标上α和β,然后趴在桌子上。
“虽然我解不出来,但我知道这题肯定要设α和β,然后用2α+2β,最后过河拆桥把这两个消除。”
“这样,一份答案就出炉啦。”
她从抽屉里小心翼翼掏出一个刚刚在学校里的小卖部买的曼陀思,扔了一颗给李艺彤,自己吃了一颗。
对方突然问她一个问题:
“青韦,你既然都知道解题步骤了,为什么还不写上去呢。”
“不知道格式。”
“而且……算了。”
她欲言又止,一双眼睛看着前面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讨论的同学们,拿出自己的语文练习册:
“快快快,还有几题就把这本练习写完了。”
“哦,好。”
二人在写语文选择题。
“这题好智障啊。”
“语文题没几个不智障的,快写吧。”


二、
数学老师锐利的双眸锁在她们身上。
他耳朵动了动,不同于其他人讨论的做题技巧,她们两个的讨论内容跟数学题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C和D怎么看起来都像病句?”
“……没主语,选C。”
“哦哦哦。”
“错了的话……就克扣你一周火锅。”
“放心吧。”
“鞠老师的答案,童叟无欺,正确率杠杠的。”

三、
白卷交上去后二人在学校的走廊乱晃。
“你看吧,刚刚那题肯定选C。”
“好好好……”
她像是妥协一般狂点头,自动忽略语文老师刚刚说的选D,自动忽略二人的眼瞎:“李艺彤嘴巴闭到紧。”
鞠婧祎满意的点点头:“小卡啊。”
“你有点b数就好。”
毕竟没有b数的话,是要接受这个学跆拳道学了两节课人的胖揍的。
虽然打的一点都不疼就是了。

四、
数学老师像行日常例会一样把她们交到办公室。
“这次怎么又交白卷啊?”
“不会写呗。”
两个人像个二五八一样岔着腿站着,数学老师指着那份写了一点的卷子语重心长:
“小鞠啊,你说你都会标α和β了,你怎么就不写过程呢。”
老干部的卷子除了这个地方着了点墨之外,其它地方就和她整个人一样干干净净。语文老师进来,看到她们两个高兴的招招手。
“发卡和小鞠啊,上次你们给我看的作文我改完了。”
她这才发现数学老师:“等老师讲完卷子我再和你们讲。”
语文老师尴尬地扶了扶自己的大眼镜框,坐在一旁的办公桌上,眼睛斜瞟着二人的试卷。
“艺彤,下次不会写也不要在卷子上涂涂画画。”
她指着这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一坨黑墨:“卷子不会写讲题的时候可以把步骤写上去嘛。”
“在这里画个这么大的黑坨坨是什么意思?”
旁边的鞠婧祎快憋不住了。
旁边的李艺彤也快憋不住了。
一个憋不住笑,一个憋不住骂人的冲动。
她实在不想说,这是她无聊画的一个动漫人物。
就是画小了点,丑了点而已。

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干部的鬼畜笑声回荡在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李艺彤脸黑的就跟刚果移民来的非洲酋长一样。
“笑死我了全班没一个人认出来那是个人。”
“李艺彤你就说你画画差不差吧。”
“……差。”
她走过来艰难地拍拍她的肩:“知道差就好,多多练习嘛。”
“总有一天能把你最喜欢的人画出来的。”
她说这两句话的时候神情很认真,李艺彤一时有些呆了。
平时两个人嘻嘻哈哈惯了,很久没看到她那么严肃了呢。
“嘿,革青韦。”
“突然那么严肃干嘛?”
她摇摇头:“当然是要安慰我的……好战友啦。”

六、
第二天李艺彤顶着黑眼圈来到学校。
“怎么了?昨晚苦练画技练了一个通宵?”
“没有。”她摇摇头,像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昨天看同人文看到凌晨三点。”
“哦?”
老干部来了兴致:“什么同人文这么好看啊?”
“你不是说现在的网文都是辣鸡吗?”
“网文是网文,同人文是同人文。”
她较真的解释着,拿出一张纸:“算了不说这个了。”
“我昨天看到一个新设定。”

七、
“什么设定啊?”
她在纸上写出ABO三个字母。
“ABO?什么东西?”
她又在下面补充。
“A=Alpha=α”
“B=Beta=β”
“O=Omega=Ω”
她看完后点点头:“这是被逼着写数学写得走火入魔了?”
“老干部!”
“你自己回家搜去吧我懒得跟你解释了。”

八、
鞠婧祎怀着复杂的心情上网搜了ABO。
她随便找了一篇文点开看。
欸?好像还不错?
她绕有兴致的往下看着,无视钟表滴答滴答的声音,也无视电脑屏幕上不停变化的时间。
“啊ABO真好看。”
“真香。”

九、
鞠婧祎第二天顶着个黑眼圈走进教室,一进来看到在奋笔疾书抄数学作业的李艺彤。
她抬头正好看到两个黑眼圈挂在那里,不由得揶揄道:“你又被逼着拉800遍练习曲了?”
“没有。”
“你昨天跟我说的那个ABO,我回去搜了一下。”
“挺好看的。就看了一个通宵。”

十、
李艺彤心情有些复杂,她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李艺彤?李艺彤?”
“脑袋宕机了?”
似乎是有什么异样的情绪在心底弥漫滋生,不知是感动,惊讶还是什么无法言说的情绪。
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把对面的人当同甘共苦的战友看了。

十一、
自那天以后李艺彤的数学成绩进步的飞快。
自那天以后鞠婧祎就迷上了ABO。
她们两个有一天走在放学路上聊这个设定。
“我觉得我就是Alpha。”
“不,我才是。”
她看了一下旁边的人的身高:“我觉得……你堪堪当个Beta吧。”
“那我觉得你这么怂……Omega预定吧。”
“怂攻也是攻!”
二人似乎脱离了这个设定开始天马行空的想象起来。
鞠婧祎觉得面前这个跟她争Alpha的人好像跟平时有了那么点不一样的感觉。

十二、
那天她们毕业。
反正早就商定好上一个学校的两人在操场上慢跑。
“话说那个要设αβ的题你写了吗?”
“写了啊。”
她低下头浅浅的笑:“你今天怎么不跟我争这个了?”
“因为我已经有答案了。”
“尊敬的鞠小姐,你愿意接受来自一个Alpha的告白吗?”
“哪个Alpha呢?”
“一个叫李艺彤的,独一无二的Alpha。”
“那……好吧。”
作为一个Beta,她虽然不会感到那么激动,但最最基本的动心,在一年前她说你最多是个Beta的时候就有了吧?

十三、
谁说ABO一定要写AO才好看,AB也有它自己独特的魅力。


评论

热度(75)

  1. 琮琮夢のガラ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