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岁月神偷

我有很多理想型:

沉寂已久的大学寝室群,因为黄婷婷发来的电子喜帖再次活跃了起来。


众人埋怨黄婷婷藏得太深,说是这都快办婚礼,但她们却连新郎都还没见过。黄婷婷大概是人逢喜事心情好,耐着性子逐一回答大家的各种八卦问题。唯独话痨属性的李艺彤全程一句都没说过。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李艺彤就知道黄婷婷九月份会举办婚礼这件事。


那是某个工作日的午休时间,李艺彤接到黄婷婷打电话,问她什么时候能休息。


“不知道呀。”为了不打扰同事休息,李艺彤走出了办公室,外面烈日当空,蝉鸣声不断,“我估计还得有段时间项目才能进入收尾阶段,到时候应该会有假期。”


“那你九月能来南京一趟吗?”


“为什么非得是九月?”


“我打算九月份办婚礼。”


李艺彤有瞬间的失神,“这真是个令人难过的消息。”


黄婷婷叹了口气,“李艺彤,这是迟早的事。”


“我知道。”


“那你会来吗?”


“我不知道。”


“李艺彤。”黄婷婷的语气变得和平时不太一样,“虽然这样说很自私,但我是真的很希望你能来。”


李艺彤吸了吸鼻子,“那你重新问我一遍吧。”


“九月份我就要办婚礼了,你会来吗?”


“嗯,我会!”


 


黄婷婷的婚礼是在一家当地很有名气的酒店举行,李艺彤到那儿时是十点半,她见时间还早就进了旁边的星巴克,一边玩游戏一边等着冯薪朵。


游戏断断续续地玩了快半个小时后,冯薪朵终于到了。她大概是一路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大口。


“好苦。”冯薪朵吐了吐舌头,“朵朵委屈,卟卟。”


李艺彤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喝美式。”


“真长情。”


李艺彤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起身去给冯薪朵买了咖啡,“喏,新出的红豆拿铁。”


“爱你,比心。”冯薪朵一口气喝了大半杯,总算觉得嘴里的苦味被冲淡了些,“对了,怎么就你一个人?她们几个呢?”


“晓玉是伴娘,赵粤、大哥、嘉爱是亲友团,小鞠还堵在高速路上。”


“那我们什么时候上去?”


“再等会吧。”


 


群里不断有新的消息弹出,全是赵粤发的,让还未到场的三个人报一下自己的坐标。说她们现在已经从家里出发,如果有人先到的话,就去占一个视线好点的位置。可惜除了小鞠说自己可能赶不上仪式,剩下的两个人都没有回复。


但总归还是要上去的。


只是李艺彤一进去就后悔了,“要不我们走吧,我不想进去了。”


“真不去了?”


李艺彤叹了口气,“算了,来都来了,还是进去吧。”


冯薪朵也叹了口气,“你当初就不该答应阿黄会来参加婚礼。”


 


李艺彤喜欢黄婷婷这件事,除了黄婷婷这个当事人知道以外,冯薪朵也是知道的。


从大学到现在,差不多有七八年的时间,冯薪朵见过李艺彤对黄婷婷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见过李艺彤求而不得后下定决定回避和黄婷婷有关的一切消息,更见过李艺彤试图远离黄婷婷却任习惯把她放在最重要的位置。


“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和她见过一面。”李艺彤寻了个主舞台最远的位置坐下,“那天我就把礼金给她了,也下定决心不会参加她婚礼。”


“结果你还是来了。”


“那天回到酒店,我就收到了她的短信。说我这样做,她很难过。”


“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收钱收得很难过的。”


李艺彤笑了,“我当时也是这么说的。”


“那后来呢?”


“她说她感觉我像是要和她老死不相来了。”李艺彤给自己到了杯雪碧,“说实话我当初给她礼金的时候确实有这种打算,但是又舍不得。偶尔会觉得就像现在这样挺好的,至少我和她还是朋友。四舍五入一下,还是个不错的结局。”


作为智商140的天才少女,冯薪朵也觉得李艺彤是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可这最好的选择,也是对李艺彤不太公平的选择。


只是感情的事,本来就不公平。


 


酒店的冷气开得有些低,本来就有点感冒的李艺彤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冯薪朵怕被传染,和李艺彤隔了三个椅子坐下。


赵粤她们过来的时候,还以为这姐弟俩又日常拌嘴了。


赵粤嘴笨,易嘉爱脑不好使,唯一一个能说会道的陆婷此刻也不愿开口。桌上的气氛忽然就尴尬了起来。


“好玩吗?”倒是李艺彤先开了口。


“好玩呀!”赵粤虽然嘴笨,但在熟人面前也是个小话痨,见有人起了话题,立马来了兴致,“反正就是各种折腾的新郎,喝加了芥末的可乐,吃板蓝根煮的方便面……特别有趣。可惜你和朵朵都没来,不然肯定还会热闹些。”


易嘉爱也凑了过来,“我录了视频,你要看吗?”


“看吧。”李艺彤似乎感受到了周围气场的变化,“冯薪朵,过来看视频了。”


“好呀好呀。”


 


诚如赵粤所言,新郎被折腾的够惨,除了吃各种稀奇古怪的食物外,还没要求表演诸如一分钟不眨眼之类的小游戏,而且红包给了不少,但就是不给进门。


李艺彤看着看着就走神了,她想如果换做是她的话,早就发脾气走人。可转念又一想,坐在里面的人可是黄婷婷,就算被折腾这么二三十分钟,也是值得的。


“喂,在想什么呢?”


“嗯,怎么了?”


“仪式开始了。”


李艺彤喔了一声,觉得自己这神走的有些夸张。她环顾了眼四周,“怎么就我们两个了?赵粤她们呢?”


“赵粤和嘉爱去了前面,陆婷去接小鞠了。”


李艺彤不再说话,努力拉回思绪认真听新郎发言,可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不是单恋啦,大家都是好朋友啊,不是单恋。”


“今天我一日限定李艺彤。”


“发卡是好孩子。”


“不要这样,我会当真的。”


“希望她机械舞跳得越来越棒。”


“如果用一种乐器来形容李艺彤的话,我觉得是小提琴。因为小提琴是一种很难掌控的乐器嘛,如果你拉得不好就会发出很刺耳的声音,但如果拉好的话就会非常优美。”


“今天想夸一夸发卡,发卡对我来说有不输给任何人的勇气、毅力还有乐观,我觉得这三点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她一直做自己,一直保持乐观。”


“她是个特别嘴甜的人,我头发都炸毛了,还夸我漂亮。”


“她就是这个性格嘛,大家也要包容她一下。”


 


“李艺彤。”


“又怎么了?”


“端杯子,阿黄快她们过来敬酒了。”冯薪朵给面前的高脚杯倒了小半杯的雪碧,声音压得很低,“收起你的心不在焉,待会儿记得说句恭喜。”


“冯薪朵,还是你贴心。结婚的时候,谁都请了,就是没请大哥。我之前还觉得你无情,现在觉得你这才是爱。”


冯薪朵的手抖了一下,“我劝你善良。”


 


“这桌都是我大学的室友。她们三个你见过了,这边三位是冯薪朵、鞠婧祎、李艺彤。”黄婷婷简单的向新郎做着介绍。


新郎脸上始终挂着笑容,“谢谢各位特意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招呼不周的地方还请多担待。”


陆婷代表大家也和新郎说了几句,无非是以后如果婷婷被欺负了,她们一定会赶过来护着婷婷。


新郎乐呵呵地表示,肯定不会让婷婷受任何委屈。然后示意伴郎又给他倒了一杯白酒,“李艺彤,我单独敬你一个。”


“我喝的是雪碧。”


“没事儿。”


李艺彤却不同意,拿了黄婷婷的酒杯,让何晓玉也给她倒了满满一杯白酒,“这样才公平。”


一直面带笑容的新郎,却拘谨了起来,“经常听婷婷提起你,总之就谢谢你这么多年对婷婷的照顾。”


这话听上去没啥毛病,但落在李艺彤耳里倒是听出了几分感谢前男友的意味。不对,应该是感谢前女友才对。不过真的是感谢前女友也就罢了,可惜李艺彤说白了也就是黄婷婷的好朋友。


李艺彤略微歪了歪头,“不客气。”


两人一饮而尽。


 


“黄婷婷,咱俩也喝一杯吧。”


黄婷婷笑,“杯子都被你拿,怎么喝?”


“你用我的就是。”说罢,李艺彤便把自己的杯子递了过去。


“我喝雪碧,你喝白酒?”黄婷婷仍是笑着,“这会不会不公平?”


“不会。”


“那你悠着点,别喝醉了。”


“嗯。”李艺彤端着刚倒好的酒,“人活一世,千难万险。婷婷桑,希望有他在你身边的时候,你遇事会从容些。祝你幸福,我最好的朋友。”


“嗯,谢谢。”


 


婚礼结束后,陆婷开车送李艺彤去机场。


“大哥,你后悔吗?”


这话问的没头没尾,但陆婷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婷和冯薪朵谈过恋爱,两人熬过了为了梦想朝不保夕的日子,却在一切慢慢开始好起来的时候选择了分手。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而冯薪朵也在分手后的第二年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陆婷愣了下,“侬脑子瓦特了。”


“我不后悔。”李艺彤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不后悔少年时对黄婷婷热烈而莽撞的喜欢。


不后悔义无反顾地告诉黄婷婷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


不后悔那些年因为到底意难平的特意逃避。


不后悔来参加这场让自己全程都在走神的婚礼。


“我说的都是真的,不后悔是真的,难过也是真的。”


 


纵使弱水终究变沧海,但我的生涯一片无悔。



评论

热度(66)

  1. 琮琮我有很多理想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