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春夏秋冬 拾

立:

拾  朝花夕拾
大婚过后,一切似乎又恢复平静。
冯薪朵在宫里安插的眼线来报,大婚那日,李艺彤果然留宿黄婷婷寝宫之中,那位看似得了恩宠的玄凤不过是李艺彤用来遮掩黄婷婷身份的一个借口。
若只娶一个不知哪来的陆婷的表妹,朝臣总会有人想方设法调查她的真实身份,若娶两个,朝臣只会觉得圣上又昏庸无能、耽于美色了。冯薪朵与李艺彤是至交好友,别人或许看不穿这把戏,可她却看得明明白白。
她原本为李艺彤决意要阻止她与陆婷婚事苦恼,甚至动了杀意,可就在黄婷婷出嫁几日以前,陆婷突然和她说,黄婷婷想要见她。
和黄婷婷见过之后。她也没和陆婷说话,就直接从陆婷府中离开。陆婷与她告别之时,冯薪朵不知怎的突然哭了起来,陆婷见状手忙脚乱,忙问她怎么了。
冯薪朵却哭得更厉害,眼泪止不住似地流,到最后红了双眼,也不肯说一句话。


黄婷婷宫里每日都有人看着,太监宫女几乎一步不离地跟着她。而出入她宫中的门口也有侍卫守着,一守便是一整天。她每日都能见着那几个在寝宫附近巡逻的守卫,似乎是李艺彤的亲卫。
李艺彤几乎天天都来陪她,可偶尔也会忙着处理政务。黄婷婷一个人闷得实在无趣,她心里明白自己现在身处囚笼,可行走之所不过这寝宫之内。她只好坐在窗边,倚着窗台,屋外的阳光有些刺伤了她的眼眸,疼痛感传来的同时,她忽然想起,那只小小的带着仿若腮红一样印记的鸟儿。


那是李艺彤还只是庶子之时养的一只玄凤,李艺彤极爱这只鸟,爱到不肯把它关进笼子里。
那时陆婷问她,“你就不怕这鸟儿哪天飞走了?”
李艺彤骄傲地回答,“自然不怕。我家玄凤爱我如斯,怎舍得离开我?婷婷,你说是不是。”她转头看向身旁的黄婷婷,那期盼的眼神像个试图获得肯定的孩童。
“我又不是你家玄凤,问我作甚?”一句话顿时哽得李艺彤无话可说,只好闷闷地哼了一声。
黄婷婷本以为这个话题到此终止,正欲开口。
“对,你不是我家玄凤,是我家婷婷。”
眼神忽然明亮起来。
黄婷婷听到这样的话,心中虽一亮,却还是面不改色地说了一句,“又在胡说八道。”
少年时的李艺彤不愿关住喜爱的玄凤,成了帝王的李艺彤却选择软禁黄婷婷。果然,李艺彤对她只有仇恨和欲望,纵使她想尽办法,想要留住曾经,千遍万遍,只是徒劳。


她忽然感到没由来的疲惫,从内心到皮肉,没有一处不想放松一会儿,只一会儿就好。
黄婷婷宫里的婢女和太监都说黄婷婷最近似乎心情不太好,进食也少许多,常常一个人坐在床边发呆,也不同人说话。李艺彤思来想去,派人去请了金陵最好的厨子来给黄婷婷做菜,黄婷婷吃了两口,李艺彤正想问味道如何。
“艺彤,我想家了。”
梨花带雨,声音哽咽。
李艺彤轻轻抚上她的背,柔声说:“过段时间,等政务不这么忙了,我陪你回趟金陵,好不好?”
细碎的片段一闪而过。


“常听婷婷你说金陵好,我却还没去过呢。”
“金陵的确很好,但京城也好。”
“可婷婷你不是自幼在金陵长大吗?”
“是啊。”
“那,以后我去金陵,婷婷你要与我同游。”
“傻子,自然如此。”


黄婷婷点了点头,柔柔地用手勾住了李艺彤的脖子,靠在了她的肩上。她似乎放松下来,整个人几乎都倚在了李艺彤的身上,琉璃般的双眸也直直地盯着李艺彤的脸。
李艺彤见黄婷婷这柔弱可怜的模样,她的眼唇似乎有千万风情,勾人心魄。她忍不住一点点靠近黄婷婷,饭菜的浓郁的香味逐渐被少女独有的体香所遮掩,那香气好似三月桃花,又似中秋桂香,缠绕在李艺彤的四周。
她急切地想要捕捉这香气,用唇齿,用两腿,用手,让她与这香气融为一体。她给了黄婷婷一个询问的眼神,少女羞怯地咬着唇点了点头。
李艺彤不再多等,不顾身旁佳肴玉食,直接一个打横将少女抱了起来,大步走向床榻。


开车(划掉)虐预警!
大家喜欢怎么虐呢?

评论

热度(12)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