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演员【七】

欠抽的大喵:

黄婷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忘不了你?为什么到最后我都放不下你?你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这么傻的执着!?

李艺彤你以为你都知道吗?好啊…你也回答回答我啊。为什么我在外几年不恋爱?为什么我要回上海?为什么我不拒绝这次会见到你的工作?!

我自认为我的演技很拙劣,可你依旧视而不见。

【七】

感受到浑身燥热难受的李艺彤压低声音慢慢推开椅子站起身。
“艺彤你没事吧?”坐在身旁的同事也悄悄问她。
李艺彤抬起眼睛自然的一笑,“没事…就这酒太烈了……出去吹吹风就好了。”
李艺彤慢慢挪出位置,“不好意思……失陪一下。”

因为是聚餐,明天又是周末,都是些年轻人,大伙玩的太嗨了也就没注意李艺彤站起身出去了。

“呕……”
卫生间里,李艺彤抱着马桶试着把酒吐出来……但是并没有用。这煎心痛苦又滚烫胃痛的感觉好像不是因为想吐。
吐不出来就算了……
李艺彤用手背擦擦嘴角,站起身推开隔间门走了出去。

“发卡出去那么久了会不会真是醉了?”碰巧位置被安排在里面的冯薪朵还是注意到了李艺彤的消失。
冯薪朵斜对面坐的就是黄婷婷,两人隔着一个巨大的圆桌而已。多年的战友情让两人用口型也可以大致交流。
“发卡还没回来要不要出去看一看?”
黄婷婷点点头,然后看见朵朵坐的位置实在是太朝里了,想翻出来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得和好几个人说借过……那几个人有些现在还正聊的开心。
算了……
“要不我去找。”相对坐在外面的黄婷婷示意冯薪朵。
啊……?
朵朵虽然觉得有点尴尬,但是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精致的金色水龙头没被关上,水流一直呲呲呲呲的流着。
李艺彤不时把手接在下面,被特质龙头弄的有点绵碎的水柱像流速超快的泡泡一样绵绵的打在手上又汇集成一抔水。
接满一抔,李艺彤头一弯,便哗啦一下全闷在脸上。
反反复复,反反复复,反反复复……

“你还好吗?”
李艺彤把脸闷在两手中,忽然听到身后有人轻声询问,吓了一跳便抬起了头。
镜子里是自己湿漉漉的脸,自己满脸水渍,脸上写满了别扭的情绪……自己的左肩后是卫生间的入口,她就站在那里,扶着门框,平静的脸上好似有些许询问。

李艺彤嘴角一抽,“我当然好…好的不得了。”
黄婷婷抱着手靠在门上,头一偏,咬紧嘴唇没说话。
李艺彤看着镜子里的黄婷婷,始终不愿意把头转回去,一激动,好像胃里的酒烧的更烈了,脑子猛的天旋地转起来。
神智突然模糊,晕晕乎乎好像失去了理智。
“唔……呕……”难受得一下子提不上气,李艺彤又连忙弯下腰,怕吐出来。
黄婷婷听到声音,看眼前这人快把脸都埋进水槽里了,什么也顾不得多想便走上前帮李艺彤拍背顺气。
“你真的没事吗?发卡…李发卡……你说话啊。”
结果还是没吐,只是一个劲儿的干呕,但这种感觉更难受,呛得自己眼泪都流出来了。

咳了一阵,李艺彤只感到脑子更晕了,鼻子辣辣的,眼睛也涨的难受。
慢慢直起身,背上那只轻轻顺着自己背的手也停了下来,抽了回去。
李艺彤低着脑袋瘪瘪嘴,终于抬起头正视着黄婷婷。
黄婷婷看到李艺彤眼睛的那一刻,忽然莫名其妙的慌了一下。李艺彤眼睛水汪汪的眼眶全红了,脸上的水渍不知道是自来水还是眼泪,顺着脸庞湿漉漉的滑下来。
黄婷婷眼神一软,担忧无法压抑的流露了出来,没想到李艺彤看到后忽然开口了。

“好笑吗。”李艺彤抖着嗓音说。“是不是很傻?”
黄婷婷随即眉毛一皱,“我去和朵朵说一声先送你回家,你醉了。”
“不我没有…不对,我不要你送,你回答我啊!”
要是我现在是醉了的话,就让我醉个痛快。
这么多天来第一次和她一次说这么多话…就算是醉了的幻觉也好……我演不下去了,我不要演了,我不管是幻觉还是真实,你听好了!

厕所门口正准备进来一个女孩,硬生生被吓得原地一转又走出去了。还嘀嘀咕咕,“哎呀,喝醉了。”

两人又把头扭回来看着彼此。
“李发卡,不要耍性子了,回家好不好?”黄婷婷再次压抑着心里也渐渐烧起来的情绪问。
但是李艺彤根本不听,摇摇晃晃的只是在那自言自语,“过几天你又要走了…又要离开这里多久…我是不是很傻,都没有拦你?”
黄婷婷正准备开口结果被李艺彤的话冻住了动作。
“你是不是觉得李发卡很过分,‘怎么都不拦我’,你知道为什么吗?你到底知不知道?!”
“……你讨厌我。”黄婷婷别过头不想再看李艺彤红彤彤的眼睛。
“你是这样想的吗?我讨厌你?告诉你!我讨厌你,我更讨厌我自己……因为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无法放下你。”好像被黄婷婷的语言刺激到了,李艺彤更失态了,声音都带上了哭腔。“为什么我没办法放下你?黄婷婷!你说啊!为什么!”
别着脑袋的黄婷婷闭上了眼睛,她没力气反驳,也不想反驳。

但是面前的人似乎根本不用知道自己的回答。
“为什么…我到现在还是喜欢你……”李艺彤哽咽着开口。
黄婷婷惊了一下,眼睛睁开了。
“你早就不在乎我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你…我为什么要演的很自在,我一点儿都不开心,你……”
黄婷婷听到李艺彤的胡说八道终于忍不住提高声音打断了她,“你怎么知道我不在乎你?!你的确什么都不知道。”

要知道这样,就算是让冯薪朵跑酷都该让她翻出来找李发卡……李艺彤哽咽的声音烧红的眼睛都在撞击着黄婷婷的神经。

“是,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才会一个人单恋你那么久,你出国了我都没有放下过你,我就是傻啊!”
黄婷婷嘴唇抖动着,“那你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好好告诉我?”
“我害怕!你都不喜欢我了我干嘛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到头来又是从前的距离和疏远吗”。 脑子实在晕的太厉害了,李艺彤的理智已经崩断了,开始口无遮拦。

“李艺彤你以为自己什么都知道是不是!”黄婷婷终于忍不住开口了,拔高的声音吓得李艺彤一下子寂了声。
“好啊!我要回答你,你也回答回答我啊!你是傻,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会换来参加这次任务?你知不知道我回来是干什么的?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不拒绝这次工作?那年你跑出去和朵朵喝醉了你有没有想过我在哪里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在国外那么久根本没有谈恋爱?你以为我这次来上海真的内心毫无波动吗?你这么久了一直认为我不喜欢你吗?!”
一句一问,黄婷婷的声音也在一句句变的坚硬,最后一问黄婷婷的声音终于压不住了,也喊了出来,声音也抖了。
“你回答我啊!?为什么我要回来……”

李艺彤猛的一滞,没声了,靠在洗手台边发愣,终于忍不住抽泣了一下。
“婷婷……”

黄婷婷深吸一口气,吸了一下鼻子别过头,平静了一下,掏出手机给冯薪朵发了条消息,大概意思就是说一声带着这个醉鬼先走了。
不想不一会儿朵朵就悄悄咪咪出现在卫生间那头的走廊,手里拿着的是自己和李艺彤的包。
冯薪朵没有进卫生间看看李艺彤,而是直接问婷婷,“你知道发卡家在哪吗?”
“嗯。”
“那就没事了。”边说边把一个东西按进黄婷婷手心,车钥匙?
“在停车场呢,我偷跑出来的现在得溜回去了,你们路上小心点,我会帮你们解释的。”
“那你怎么回去?”
“这个嘛……大哥今晚不加班。”
“……好的我知道了。”
冯薪朵大概交代了一下,就回身快步赶回去了。

黄婷婷折进卫生间,李艺彤依旧靠在洗手台边摇摇晃晃,好像醉的更严重了。上前扯住李艺彤的衣服。不由分说地带着她往停车场走,一路上自然引得路人侧目,摇摇晃晃的女孩被另一个一脸严肃的女孩拖着走……是不是回家跪键盘的啊?
好不容易找到朵朵的车,再把李艺彤塞进去,离开饭店的时候黄婷婷感觉李艺彤的思维早已经断片了,但是被捆在副驾驶上的人依旧哼哼唧唧的说着什么。

黄婷婷深吸一口气,挂档驶出停车场。
身旁的人从上车起就垂着头,一言不发。要不是偶尔喃喃自语一声还真以为她睡着了。
停在红灯路口黄婷婷忽然听见了一声压抑的抽泣。
“怎么了?”平静下来的黄婷婷耐着性子轻声问。
李艺彤晃晃悠悠的摇摇头,不知道是清醒还是醉昏了,抬手捉住黄婷婷放在手刹上的右手。
黄婷婷猛的一震,上次李发卡温热的手这样完全拉住自己的手……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

“我…我好怕……我想回家。”李艺彤哭唧唧的声音小小的。
心里最深处的柔软时隔几年忽然又软下去了,趁着李艺彤醉的什么都不知道时黄婷婷才敢去做这么一件事。
俯身靠向李艺彤,在她耳边轻轻说,“不怕…我带你回家。”

评论

热度(66)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