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卡黄】【马鹿】【粤糖】长篇连载《蚀心》(十七)

安定x:

十七.


面前很亮,刺眼的光让赵粤头晕目眩,骨头好似被一根根折断般刺痛,她一动也动不了,只觉得混乱不堪。


“醒啦?”


看见赵粤微微的挣扎,女人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近躺着赵粤的一台手术床,那刺眼的灯光,正是来自于明晃晃的手术灯。


 


“一转眼,你都成副院长了啊。”女人手指修长纤细,洁净的指甲修剪的整整齐齐,慢慢抚上赵粤光滑平坦的小腹,“真是时光如梭啊。”


 


熟悉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听过,赵粤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四肢都被紧紧锁住,她费力地昂起头。


 


“我可真是想你们呢。”女人缓缓解开赵粤赵粤胸前衬衫的纽扣,手指又抚上后者的锁骨,凑近了脸庞,直视着赵粤惊恐的双眼。


 


“马老师!?”


失声大喊出声,赵粤的脑中一片空白。


 


 


手术室的红灯一直亮着,麻醉师刚刚做了麻醉,黄婷婷娇俏的脸颊此时却是一片煞白毫无血色,额前微薄的留海早已被汗水濡湿。


“镊子,”李艺彤声音颤抖,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敢马虎,手术刀刀刃锋利,隐隐闪着清冷的光,划开黄婷婷娇弱的肌肤,那熟悉的血肉的颜色让李艺彤不禁又是心颤。


一如初见时的柔弱少女,却不见当时灵动的双眸,只有平稳的呼吸让李艺彤稍稍安定下来。


“擦汗。”


“擦汗。”


“擦汗!”


冯薪朵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帮李艺彤拭去鬓角和额头的冷汗,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场手术中如此频繁的为李艺彤擦汗。


不自觉地用力握紧镊子,指尖染上殷红的血液,李艺彤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屏在胸腔,手腕发力,那颗深深陷进骨头与粘连的肉之间的金黄色子弹被她抽了出来,一两滴血珠缓缓从弹头跌落,洇红了白色的纱布。


“止血钳。”


李艺彤松了口气,连忙止住伤口的血。


 


黄婷婷面色安详,嘴角好像还微微翘起,李艺彤霎时间又想起了天崩地裂的那一天,那个一起被压在大石下的夜晚,黄婷婷也是这般柔弱的在自己面前,只是当时还在怀里,此时却躺在手术台上。


我会把你救醒。


  你一定要回来。


  回来再看我一眼。


  求求你。


 “酒精棉。”


用另一个干净的镊子夹起棉球,李艺彤小心翼翼地清理着伤口周围微微干掉的血迹,动作轻柔,不敢用一分力气。


“针线。”


即使对方不会感到疼痛,李艺彤还是害怕手上动作太重,用最快的速度麻利地缝好伤口。


“纱布。”


包扎好了伤口,眼泪再也忍不住,顺着眼角直直滑落,咸苦的味道沁入嘴角,李艺彤勉强控制着自己不要哭出声来。


“擦眼泪。”


 


冯薪朵叹了口气,拿起纸巾,拭去李艺彤的泪水,张开双臂抱住了她,李艺彤把头深深埋在对方怀里,呜咽声终于是如决堤的海水,在手术室回荡。


 


 


“爸,二伯他们跟踪到粤粤被绑到哪里了吗!”唐安琪眼眶早已哭红,声音沙哑,此时也多了一点镇静。


“只能锁定在大致位置,城北的废旧楼区,但具体什么位置哪一栋楼还要慢慢来,我们现在在瞒着警方办事,又要躲着警察碍事,又要防止打草惊蛇。”唐父的声音低沉而有力,给唐安琪打了一针强力的镇定剂。


“快点!再快点!粤粤会遇到危险的,她千万不能出事啊,她要是出事了我怎么办啊……”唐安琪绝望的声音听得唐父心疼不已,那一声声颤抖的音节,像是一把把带刺的尖刀扎在他的心上。


“没事没事,乖,我们马上就会把赵粤医生救回来,你安心等着,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作为市里鼎鼎有名的商界巨鳄,唐父此时也湿了眼眶。


“我也想去!我想去救粤粤!求求你了爸!”


“不行!”一口回绝,唐父叹着气挂断了电话。


 


陷入爱情的人,就是在心里竖起了一根名为爱人的神柱,当爱人离开自己,那根神柱倒塌,人总要崩溃的。


 


“唐小姐,我们一起去救赵粤医生吧!”一个充满活力与勇气而与此时此景格格不入的声音在唐安琪耳边响起,一只手也伸到了自己面前。


“我叫张雨鑫,可以叫我叉叉,婷婷前辈没能完成的任务,就交给我吧!”


------------------------------------------------------------------------------------


说了日更 安定永不认输[打脸预警QAQ

评论

热度(23)

  1. 琮琮安定x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