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NACL(生贺文)

立:

ooc严重,不适者勿看,勿上升真人


   “NACL ”
氯化钠,通俗的叫法是盐,一种调味品。
高中是理科生的黄婷婷对此并不陌生,她入团之后才知道,盐这个词,原来还有别样的含义。
“今天又被婷婷桑盐了。”
“好伤心…婷婷桑你又盐我。”
彼时李艺彤的鬼哭狼嚎总让黄婷婷扶额,黄婷婷内心和嘴上都感慨着李发卡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手却不自觉抚上这个撒泼打滚的小孩的头发。
 而现在,她不止一次和身为她隔壁邻居的李艺彤在中心擦肩而过,两人迅速地避开了对方,一个别着头往左,一个目光往右,就像她们默契地不提对方的名字一样,就像她们都喜欢海底捞的番茄汤一样,就像她们生日会的主题合起来正是队歌光之轨迹一样。
只是巧合,只是碰巧。
失去了李艺彤的“单恋”,失去了黄婷婷的傲娇,这段曾经在塞纳河闻名的cp只剩下“巧合”。
真的是这样吗?
黄婷婷记不清李艺彤曾经说过多少次她盐,刚开始她会小声地自问:“我真的有这么盐吗?”
那个刚刚还在向她抱怨的少女立刻就摇头否认,“才没有,婷婷桑不是盐,只是傲娇本性。”
还是个孩子的李艺彤总不自觉地自相矛盾,吵着嚷着说黄婷婷盐的人是她,黄婷婷被人说盐的时候第一个开口解释的人亦是她。那时黄婷婷不明白李艺彤为什么这么矛盾,后来两人的关系渐渐变成谜样尴尬的时候,偶尔她回忆起那段质朴而简单的时光时,她忽然明白盐的含义。
盐,做菜怎么能没有盐呢?
盐过量的话,菜肴又变得难以下咽。
就像黄婷婷之于李艺彤,没有黄婷婷的她,食无味,寝难安,被黄婷婷盐一脸的她,努力想通过加别的调料来中和这苦涩的盐,却越弄越糟糕,又觉得弃之可惜。
明白又怎么样呢?
说到底,不过是自己的臆测而已。
心里这样倔强地想着,眼泪忽然流了下来,液体随着重力跌落在她的唇上。
原来眼泪也是咸的…如果我多流一点泪,是不是就不会那么盐了?
她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奇怪得像是李艺彤才能想到的想法,奇怪得她不自觉笑了起来。


宅在中心的李艺彤最后还是趁着万丽娜不在,忍不住打开自己新小米max2,看起了黄婷婷的fan meeting直播。
“我就偷偷看一下下,没人会发现的。”
李艺彤内心这样说服了原本摇摆不定的自己,
“就当学习学习同事的生日会嘛。”
黄婷婷化了很好看的妆,打开直播的瞬间李艺彤甚至有些认不出黄婷婷了。
“哇…这套服装…”
“这什么啊…没眼看没眼看”
她忍不住跟着弹幕一起吐槽起来,一边嚼着薯片,喝着可乐。
“NACL”屏幕上浮现曲目名。
“这…什么奇怪的歌啊?新的神曲吗?”李艺彤好奇地眨了眨眼睛,不自觉凑近了屏幕。
听到歌词的时候,李艺彤手一松,薯片散落在了地上。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她似乎有种错觉,这首歌是黄婷婷唱给她的。
敏感贴心若李艺彤,怎么会发现不了她给万丽娜念信时不自然的笑,怎么会发现不了总选采访后她偏向冯薪朵时她试图隐藏的情绪。
曾经年少轻狂,她说,“浪了这么多人,心还是只给她一个。”
而现在,她可以对任何人好,队友,朋友,前辈,后辈,除了黄婷婷。
黄婷婷依旧是特别的存在,李艺彤只不过换了种特别的方式对待这个特别的黄婷婷。
坐在屏幕前的李艺彤有种想要立刻冲到黄婷婷面前告诉她那个位置依旧属于你的冲动,她甚至好几次站了起来,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可最后,她还是关掉了直播,默地趴到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翻来覆去好久,思来想去几回。
李艺彤还是睡不着,她抓起了手机。
呼,还来得及。
她随手胡乱打了几个字,却又反复删改了几次,最后咬着牙点了发送。
“今天不盐,生日快乐。”
发完短信之后她的心跳得更厉害了,几乎要从胸膛跳出来,跑到她面前骄傲地说,“你看,我跳得比你好吧。”


“嗯,晚安。”
寥寥几字却让少女不自觉笑出了声。
她忽然相信今晚她可以睡个好觉,兴许还能做个美梦。


文后:因为昨天有一点点事情,所以发晚啦。祝踢踢生日快落~大家也要开心鸭,早睡早起,强身健体

评论

热度(74)

  1. 琮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