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生日快乐 要真的快乐哦。”

Jily_Harper:

从KTV庆祝生日回来的李艺彤虽然喝了那么点酒 却也还不至于醉倒 在自己的房门前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也不知道是生日会跳舞累到恍惚还是酒精导致了幻觉 眼前这个人...怎么会在这?


 


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情 抬起手 发出含糊的一声“你.....?”


 


“这个给你。”当手指真实触碰到那个包装不算精致的方形盒子时 李艺彤才知道自己没在做梦 眼前那个表情冷清的少女 在确认盒子到了李艺彤手上不会掉下来之后 赶紧收回了手 转身离去  好像这气氛是什么易碎的物品 多说一句话或是眉毛挑一下都会扎伤人一样。


 


李艺彤解开一层又一层包装时 心里捣鼓着会是什么呢 。不敢期望什么足够好的 也想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直到看到——那是五选的限定U盘。如果是自己好感的小后辈还好说 偏偏还是自己的公仔图案。李艺彤看了看那个戴着皇冠的自己 总不可能是祝贺自己登顶吧?这个不管是在节目里还是生日会都要唱些有意无意好像暗示的歌的女人 到底要说什么啊?


 


敲开320的房门 看到两位姐姐正躺在床上 眼睛没离开过手机地说 “李发卡  这么晚了来干嘛呀。” “我..可以借部笔记本用用嘛?” “大晚上的干嘛呀 今天不是闹腾一天累了吗。”“我...我朋友给我发了个文件让我下载一下。” 幸好这个理由并没有引起她们注意 ,“嗯 拿吧 一会还回来。”


  


“好,我走了,再见——”


 


“真是奇怪 今天李发卡如此直接了当借完电脑就跑了 还以为她会至少顺便撸上半个小时的纳豆。”


 


小心翼翼地将U盘插入借口 打开后确实看到有一个名为“新建文件夹”的文件夹 。修长的食指在鼠标上轻快地点两下后 看到一个名为“新建音频”的MP3文件 。


  


.....也太随意了吧..或者说是一种刻意地不在意?


 


插入耳机后听到一个温温柔柔的男声 听起来就是带着和善儒雅的笑意 “李艺彤 祝你生日快乐。听说上次你来漫展没有排到我的队列一直念念不忘 所以这次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的生祝。新的一岁里也要开开心心地向前努力呀……” 也不知道后面这些祝福词是蓝/忘/机的配音大大写的还是帮忙要生祝的那位写的 李艺彤带略不甘心的心情听到了最后 只听到那男声的最后一句 “最后还是祝你生日快乐呀。”


 


 


明明是很好很用心的生日礼物连自己没有排到蓝/忘/机队列并且出坑边缘试探的事情都非常清楚 自己对蓝/忘/机的念念不忘也终有回响 可是究竟为什么不甘心呢 究竟为什么还是想要生气地摔东西呢 。


 


 


看了看马鹿俩的笔记本 如果摔了 估计要被打死 只能拿起一个枕头蒙在脸上  放空脑子地长叹一声 “要什么蓝/忘/机的生日祝福啊 倒是你一句生日快乐都没说 脸板得比忘/机生气还恐怖。”说出这句话的李艺彤马上反应过来自己不经脑子把深埋心底的想法说了出来 想想总不至于隔墙有耳 只是某些奢望怎么可能成真呢 从自己真情实感的时候 就已经是犯下禁忌了啊。




 “生日快乐。”




 李艺彤从床上跳了起来 自己怎么会至于真情实感到出现幻听 惊愕地环顾四周。李艺彤打开手机 准备给自己点一首梦醒时分。大概因为自己的梦想已经做了四年多 太清楚从易碎的梦中  醒来那刻的痛楚了。




 “生日快乐——”




 又一次听到这个声音 似乎为了让人听清 而拖长了些更加大声。李艺彤握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着 她太清楚这个声音 是从哪传来的了。 322和323那比黄婷婷的腰肢还要纤细瘦弱的墙板之间 那个在黑夜传递过两人悄悄话也传递过激烈争吵的墙洞。




按理说 李艺彤那样一句音量普通距离正常的话 是不会被听见的 要么是黄婷婷把耳朵一直贴在了墙上 要么是那个李艺彤久未看过的墙洞 像她的心一样又添了几条新的裂缝。


 


 在听不到对墙的回应之后 黄婷婷的心也沉了下去。难道她真的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难道她说想要我的生日快乐 只是玩笑般的捉弄吗 黄婷婷心慌意乱地捂住自己的脸不再去想  却又忍不住把耳朵靠近墙边 在即将心灰意冷后隐隐约约听到墙那边 有一阵阵极力压抑的呜咽。


 
 


 “你....你还好吗?”黄婷婷在确认后  小心翼翼地选择了  这句挺有分寸的问候 心急地等待着回应。这该死的墙啊 只让人听到一些不太清楚的声音 却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更别说对方的心意了 。



  


 “你.再说...再说一遍。”


 
 “你,你还好吗?”


 


“不是这句!”李艺彤想不明白 这个女孩子怎么可以直男至此地步 以至于刚刚哭得差点滑片的美瞳 都快又从李艺彤瞪得比冯薪朵还大点的眼睛里掉出来。




 “对不起....生日快乐 李艺彤。”黄婷婷立刻反应过来 因为不好意思而压低了一点点音量。


 


“你大声一点 墙那么厚 我手机听不见! 我...我是说..我手机放的梦醒时分太吵了我没听见。”心虚地发现自己对于编借口这点真的技能点为零 自己根本还没放过梦醒时分。


 


 


“.......你在用手机录音吗?”黄婷婷试探到。


 
 
 “是,是又怎样!”在李艺彤眼里,两个人的气氛又到了尴尬的界线 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可不想再吵架了 也不想要听到对方说出“你会找到更喜欢的人”这种话。


 
 


“.....为什么...要录音?”黄婷婷又踏出一步 忐忑地等待着 会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


 


“黄婷婷 难道我在你眼里 就是要录音然后爆料出去害死你的那种人吗? 是 我是想录音 我只是私心 只是想自己每年都能听到你的生日快乐 骗骗自己怎么了?!”李艺彤还是改不掉一激动就容易泣不成声的习惯 含着呜咽的海豹小奶音有的时候让人心疼又想欺负。


 


可是她已经经不起任何玩笑和欺负了呀。


 


“不...不是这样的。”虽然得到了自己期望的答案 可黄婷婷知道 这时候不解释好 便又要引起一场误会 今天可是她生日 怎么可以让她伤心。


 


“好 我听你解释 。”李艺彤倔强地逼问着 等了一会都没有回音 怀疑对方在绞尽脑汁想理由的时候


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是那种规律又克制的三下 你听这种敲门声 都很容易觉得敲门的人一定是个乖巧的成绩优秀好学生。


 


黄婷婷穿着那套经常被大哥嘲笑的睡衣也没梳头就出现在了门外。


 


其实又有什么所谓呢 最不被看好最丑小鸭的时候 早已刻在双方脑海里了  却也成了最美好的回忆。


  


李艺彤用袖子抹抹脸上的泪痕 低着头走去开了门 也不知道要不要欢迎黄婷婷进门 发现自己低着头不敢迎上对方目光 门还只开了一半 自己还堵住了门口。


 
 


“李发卡 , 生 日 快 乐。”


 


李艺彤下意识回头望向房间内自己落在床上的手机。


 
 


“ 不用录音了 以后, 我每年都说给你听。”


“不是假的 ,不是你设想的那些坏的结果 , 我......我一直在。”


  


黄婷婷说完这段话之后突然有点想要过呼吸 


李艺彤听到这段话之后突然有点手足无措。




这种对话大概是拿错了剧本,这种话居然是从黄婷婷嘴里说出来的,李艺彤在内心纠葛乱想只剩下一句无论如何都必须是卡攻。


 
  


“你进来坐坐吗?”意识到两人沉默地傻站了那么久 也幸好大晚上没有人经过看到。


 


想到这样突然邀请别人进来奇奇怪怪的 便加了一句“...上次我朋友给我送了点好吃的海苔, 你要试试吗? 算,算是感谢的你的生日祝福。”


 


“嗯 。生日快乐 要真的快乐才行噢。”气氛缓和后黄婷婷点头进了房间 坐在娜娜的床上。


 
 “你说 你一直在 是那种一直在丝芭干到退休的那种在吗?”


 
 “是蓝/忘/机陪魏/无/羡的那种一直在。不行吗...?”黄婷婷的眼神从手中的海苔向上转移 抬眼的温柔上目线看得李艺彤心脏一阵狂跳。


“好 。”叼着半片海苔的李艺彤点点头 按捺住心里一些疯狂的悸动 。


 


或许重新开始  便不想再那般闹腾了  流水那样的温情和冬阳那样的陪伴。


迎上她的拥抱埋进她的肩头深吸一口那熟悉又陌生的气味。


这一整年都会真的很快乐。


 
  


 
 


 


 


 ////


  //////


 
 
 




 




 
 
 




 
 
 




 
 
 


 


冯薪朵慵懒地不打招呼地 拿万能卡刷开了李艺彤的房门 看到床上那两挽着手聊天的人 


丢下一句 “笔记本先送你了 里面有很多适合两个人看的电影哈——。”


 


就飞速刀手跑回了320.


 
 


“看朵子姐穿着拖鞋飞快跑步也是真的快乐。 ”


李发卡和婷婷桑一起像小孩子一样大笑了起来。


 
 
 




 
 
 


END.

评论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