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演员【六】

欠抽的大喵:

是!我是不能喝酒,这你知道的。婷婷……你发现了你什么都不说是吗?!

我该怎么告诉你……少喝一点,你会受不了的,傻子。

【六】
经理确定只是吃个饭吗?
李艺彤坐在大圆桌边看着那几瓶中国白酒和外国烧酒……以及服务员在上小酒杯。
我感觉我活不过今晚。

周五下班是放飞自我的过程,但是一般都无比渴望周五的李艺彤今天下班心事重重的跟着几个同事坐上车像待宰羊羔一样被拉去吃饭。
因为是酒席,所以公司带了自己的司机,说让年轻人随意喝,完了方便送回去……
李艺彤坐在车上好绝望……一点都不方便。
这么些年过去了,宴席出席过不少,喝的也不少,酒量依旧不见长。所以自己都是尽量端着不喝,今天这情况凶多吉少啊……

前面的车坐不下了,所以这辆车上有几个外来合作公司的员工,不过都是中国在外工作的人。
李艺彤坐在副驾驶上冥思苦想待会儿怎样少喝一点,忽然被身后的话吸引了。
“本来就是啊…我男朋友说晚上来接的。”
“你还好啊,我得和大部队坐车回酒店啊。有男朋友也来不了的。”
“你在外几年你男朋友哪国人啊?”
“就是这里的,我们大学就好上了。我们一起外派的我看几乎都有主了,”
李艺彤浑身一激灵,都有男朋友了……
“但是除了我们黄翻译。”
啊?!
“对啊,好奇怪啊,黄翻译那么漂亮,国外追她的人不少呢,她一个都不答应,回来也没去找过男朋友,问她说没有,怎么可能啊。”
后面说了什么李艺彤没注意……你那么些年都没有男朋友…为什么?你是在证明什么还是故意这么做的?
我为什么要这么在乎你有没有男朋友?你为什么连个让我彻底撒手的理由都不给我?!


忽然回想起两个小时前的事,李艺彤脖子依旧涨的发麻,为什么啊……

“李发卡,别发呆了,吃菜啊?”一旁同事捅捅李艺彤。
李艺彤猛的回神,看到了面前摆好的玻璃杯和里面透明的液体,还有一旁同事们嘻嘻哈哈的样子,“哦哦…好。”

李艺彤抬手夹菜,自己坐在靠近门边的位置,隔着大圆桌斜对面包间靠墙里面坐着冯薪朵……好远,求救都救不着啊。
还有就是…隔着四五个人坐着黄婷婷,自己刚好可以看见她。
没有男朋友…回来也不找……啊啊啊啊!吃饭,专心吃饭…

强装淡定,吃饭。
旋转餐盘转到自己面前,抬手夹了一个奶油馒头,就被一旁同事说了,“艺彤,面前那个香辣虾很不错的,你咋不要啊?”
李艺彤耸耸肩,故做轻松的准备说自己吃这个可能会起寻麻疹,一转头就看见了黄婷婷正在神情自若的剥虾,橘红色的虾仁就快剥出来了……
这个距离一开口她不可能听不到…准备出口的话一下子卡在喉咙。

我原来也吃,只不过吃的很少。不是不会剥,但是你走之前我一直赖着你剥给我。我撒娇耍无赖,一直贪恋着你的温柔和耐心……
分开后,几乎就没怎么吃过…不想去尝试会不会起寻麻疹,也不想在这个过程中想起你把虾仁塞进我嘴里指尖会无意中擦过我嘴唇时痒痒的感觉。

“我…我不太喜欢剥虾……”一句话不知怎么的溜出嘴角。李艺彤注意到黄婷婷剥出虾仁的动作一滞。怎么着,我就是要看看你什么反应,我就不告诉你我对虾会过敏,我是不是依旧那么幼稚,不想学剥虾。

逻辑清奇的李艺彤在一群年轻人开始碰杯扯皮的饭桌上专心对付碗里的菜。
“李总监,我敬你?”熟悉低沉的嗓音从一侧传来,李艺彤抬头发现是周翻译,端着小酒杯笔笔直直站在自己边上。
“哦哦好。”李艺彤咯噔一下咽下嘴里的牛肉,嗷…嗓子撑到了,好疼,还要装出一脸轻松愉快的样子。
周翻译碰了一下李艺彤的杯子,絮絮叨叨的说李艺彤文章写的很好,自己看过改的非常完美,这么年轻漂亮又业务能力强的很少见啊,我怎么怎么样,你啊怎么怎么样……
李艺彤站着一直在笑,笑到后面完全不知道对面的人在说什么,只见嘴一张一合。

最后人家仰头咕一下一口干了,李艺彤逃避不了也连忙抬头咕一口喝掉……
我天!喝的太快,只感到一条火舌从喉管往下烧,烧到胃里翻滚,连脸颊都烫起来了。
“咳咳咳咳咳。”实在按耐不住李艺彤压抑着嗓子咳起来,那人急忙问说没事吧。
李艺彤边放下杯子,边说没事只是喝快了一边转身坐下,但是咳嗽依旧压抑着。
坐下一抬眼,李艺彤发现自己与黄婷婷滋啦啦看过来的眼神在空中碰撞了。不知道为什么,李艺彤嘴一瘪,猛的硬生生是压制了咳嗽。
脖子一哽,眼睛好像挑衅一样散发着生硬的气息,好像在说,“我什么事都没有,我好的很!”
但是连自己内心活动都没看完黄婷婷就把目光移开了?!
难道不是看我吗?我又自作多情了!?
感觉肚子里的滚烫烧到了脸上……
李艺彤怄气似的拿起桌上的透明小壶把自己的小酒杯再次倒满。

黄婷婷撇开眼神,余光也注意到了李艺彤的动作。
傻子你不要命了?!

自己边上坐的是这次合作项目的后勤负责人,外派公司的人过来碰杯说这次真是太麻烦大伙了。
后勤组的同事也只是说怎么可能,住的好才好之类的客气话,无意间同事多说了一句,“不要担心,多住几天也没事的。”
“啊多住肯定不行的。我们公司可能下周四就可以完成任务,就要回去了。”

他们还在继续聊,但是李艺彤听到了关键时间。
下周四……你又要走了是吗?再一次把目光投向黄婷婷,后者好像也感受到了,好像暂停一样没动作,瘪瘪嘴,低头好像在按手机。
时间好快……你又要走了,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哎李艺彤,你到底想干嘛啊!
内心碎碎念个不停的李艺彤把头低下去看着碗里的汤,几块油层在汤面打旋浮动,好像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自己的脸。

我这么倔强的表现和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任务完成的不错,我赢了吗?
你几乎没有在乎过我的表现,我输了吗?
想想再一次看到黄婷婷从自己面前拉着行李箱路过,跨过安检,头也不回…然后踏上去往外国的飞机,一种莫名的烦躁又开始躁动。
这种躁动就像一根钓鱼线,慢慢缠绕后勒住自己的心脏,无意间划开几个小口子,不见血,伤口也不会再变大……每次的呼吸间却又是让人钻心的疼。
我一直以为我的表现会带来一丝丝不同,是好是坏我不在乎,但是还没有等到,要是你走那天我依旧没有等到呢?
又是一个三四年吗?我到底是期待和你相遇还是逃避和你见面?要是以后再见到你你身边有了一个ta呢?我会祝福还是会崩溃……

想着想着,忽然瞥见黄婷婷接了个电话,起身离开了位置。
路过自己后面走到门外好像还听见了黄婷婷的话,“是啊,我在上海啊……没有的事,因为过几天就要离开了所以没有和你说啊……啊?没有啦……”
依旧那么受欢迎啊……肯定的答案,下次再见说不定已经有一个ta了。

一种说不出的火气混合着胃里还滚烫着的酒精开始烧燎自己的胃。气愤?嫉妒?倔强?还是不甘心?
李艺彤不知道是哪种,头有些晕,还一个劲麻痹自己。你已经放下她了,她以后有没有伴侣你就算气炸也没有你的话语权…我…我真的…

经理忽然站起身,“我敬大家一杯,辛苦各位了。”
在座的也都齐刷刷的站起身,真是浩劫一波又一波的来。
在一群人仰头喝下去的过程中,其实是可以抿一小口的,但是李艺彤今天就是犟,就是轴,无处安放的怨气撒在杯子上,硬生生把酒给一口气吞了。
不知道是为外面那个不知道在和谁热烈通电话的人,为自己,还是气愤两人的结局和无法阻止即将来临的未来。

冯薪朵坐那边发现李艺彤有些不对劲了。
但是根本过不去,外来合作同事不知道这位一杯倒,漂亮能力强又单身的李总监很得他们的青睐,都想去敬一杯。
身旁的同事也拦不住,也不知道李艺彤今天抽什么风,居然来劲儿了。过来碰的都说让她随意可是李艺彤居然都是一杯喝掉……

完了完了,这样下去不行啊……
李艺彤你发什么神经?!你要是还有些理智差不多就给我停下来啊!
冯薪朵隔着大圆桌给李艺彤做眼神比手势。结果这个人笑着摇摇头没当回事。
我滴天!弟弟翅膀硬了不听话了!不是……弟弟嫌命长了不要命了!!

果不其然……李艺彤开始发蒙了。坐在位子上垂着头摇摇晃晃。
傻瓜……我逞什么强啊?呃……好难受。
酒精在灼烧自己的胃和脸颊,好像还倒灌进了脑子。
借酒消愁?消了没……没有!都是骗谁的啊。
真的好难受……

冯薪朵看这样子实在不行,正准备站起身磕磕碰碰翻过去看看,结果李艺彤比自己提前一秒站了起来。
站起身一转头就和出去打电话回来躲过几轮敬酒的黄婷婷打了个照面。
两人都没说话,黄婷婷盯着李艺彤烧的红彤彤的眼睛和耳朵看了一下,再看看李艺彤的脸。
李艺彤吸了一下鼻子没质疑黄婷婷眼神里的猜测。
对!我就是喝酒了,喝的还不少,你要教训我吗?!

“艺彤……”
坐在身侧的同事轻轻喊了李艺彤一声。
“你还好吧?”

黄婷婷挑挑眉,回去坐好,再无更多表现。
李艺彤轻轻叹了口气。
“我没事……出去吹吹风就好了。”

评论

热度(48)

  1. 琮琮欠抽的大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