琮琮

Exchange(11)

我的小小小傻叽啊:

52


 


李斯特深情款款的扬起头,双手交握在胸口。面含娇羞,轻轻的闭上眼睛,说:


“不管你是怎么了,从过去到现在,我都没想过离开你。”


 


李艺彤朝着那张脸“啪”地一下砸了颗石子过去。


“好恶心啊你!!”


 


涟漪一圈圈漾开,李斯特的声音也变得断断续续。


“你怎么可以说自己的脸恶心呢?!”


“我才不会做出这么恶心的表情!!”


“黄婷婷就是这样的说的!”


“闭嘴吧你!”


 


李艺彤站起身,伸手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蹙眉想了想,觉得有些奇怪。


“咦?这不是个封闭的环境么,之前都是一尘不染的,怎么突然开始有了石子和泥巴?”


李斯特伸了个懒腰,随口答道:“可能是哪里有缝,漏了东西进来。这地方本来就诡异的很,没办法用常理解释的。”


“哦。”李艺彤本来也没放在心上,“这两天我有在学你们这边的舞蹈,虽然我一只胳膊动不了,但好像开场舞得由我来带。”


李斯特眯了眯眼睛。


“舞会是三天后么?”


“对。”


“你这边的联合公演也是三天后,”李斯特歪着头笑了笑,“不过看起来舞会的难度更大一点,加油别被弄死哦。”


 


李艺彤先是颇为无奈的翻个白眼,顿了顿之后又犹豫的说道:


“你和我说的那些我都记住了,但——我觉得卡洛琳不会真的想杀了你。”


 


“那是你觉得,”李斯特渐渐敛了笑意,“她不是一个会心软的人,是你太容易相信人。”


“哦……”


“记住我的话,想在那个世界活下去,不要去相信任何人。”李斯特冷冷地讽刺道,“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捅你一刀,到最后举剑保护你的,只有你自己。”


 


53


 


“公爵大人是要出去么?”


李艺彤回头看看朝着自己走来的卡洛琳,嘴角一扬,露出一个元气十足的笑容。


“嗯!乔万尼伯爵邀请我去看马球比赛,我答应他了。”


卡洛琳微微一笑,伸手她整理了一下领结。


“去看看没关系,但您的手伤没好,别逞强参赛。”


李艺彤看着这张温柔又熟悉的脸,不由地心底一软。


她抬手轻轻捏了捏卡洛琳的脸,放柔声音应道:“好,放心吧。”


 


四轮双驾马车稳稳地驶出了城堡。


一路闭眼像是小憩的李艺彤忽然淡淡地吩咐道:“转方向,出城。”


驾驶的车夫有些犹豫的停顿了一下。


“不想死的话闭上你的嘴巴。”李艺彤睁眼,眸中冷光一现,“记住谁才是你的主人,你要清楚自己的身份,也要清楚我的手段。”


吓得全身一颤的车夫迅速地应了一声“是”,立刻调头换了行进方向。


李艺彤重新闭上了眼睛。


“速度快点,走小路。”


 


马车一路飞驰,被坑坑洼洼的青石地板颠的想吐的李艺彤还得努力保持高冷的仪态。


当公爵真的是太苦了。


她又一次的感叹道。


还是做偶像好,还是活在现代好。


 


路两边的尖顶房屋在飞速后退,依旧觉得景色陌生的李艺彤生了几分惆怅出来。


她们在干嘛呢?为联合公演做最后的彩排么?


大哥是不是又在和朵朵拌嘴,赵粤是不是又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娜娜是不是又在念叨自己出门前没有扫地?


当然还有她——她又在干嘛呢?


 


54


 


“手拿开。”黄婷婷用扇子敲了一下肩膀上多出来的爪子。


李斯特一脸委屈地撅起嘴。


“可是人家怕高嘛。”


 


黄婷婷转身,单手撑腰。


“李艺彤,我记得你可是在富士急游乐园开开心心玩上好几遍高飞车的人。”


“你看这个舞台升的这么高……”


“不过五米高的升降台,”黄婷婷揉了揉太阳穴,“你玩的高飞车是从47米的高度垂直俯冲下去的。”


 


李斯特收住表情,一撇嘴无奈的叹息道:“你这个女人怎么一点也不解风情?”


黄婷婷瞥瞥她:“风情?这种东西你没有。”


 


两个人你来我往的互怼了一会儿,马老师拿着大喇叭在下面喊话了。


“各位准备——我们今天最后再来一次!大家加油!”


 


55


 


彩排结束之后马老师单独叫住了黄婷婷。


“婷婷啊,真的就这么定了么?”马老师语气里难掩担忧,“我是不知道李艺彤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感觉脑子不太正常的样子……但你真的想好了么?”


黄婷婷用湿巾一边擦着鼻尖上的汗一边瓮声瓮气的回答道:“嗯,想好了呀。”


马老师听到她这般随意的回答,以为自己暗示的不够明显,只能着急的“嗨呀”一声,继续补充道:“这两天不知道是谁放了彩排的照片出去,你俩的粉丝——都炸了呀!”


黄婷婷抿着唇笑了笑,点点头道:“我知道,我看见了。”


“那你还——”


“没关系。”黄婷婷微微挑眉,“现在这样挺好,其他的,我不在乎。”


 


马老师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微微颔首,她拍了拍黄婷婷的肩膀,略带欣慰的说:“那好,既然这样——明天加油!”


 


56


 


李艺彤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她一路都在研究李斯特之剑,除了感叹剑鞘漂亮繁复的花纹实在好看之外,也第一次对古人智慧生起了的由衷佩服。


谁能想到这么薄的一把剑藏着那么多的机关暗窍,怪不得之前李斯特一直要随身携带。


 


车夫突然轻轻喊了声“吁——”,整辆车就此便停了下来。


李艺彤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了?”


车夫跳下马车,跪在地上恭敬回复道:“公爵大人,前方有王室车驾挡在路中,小的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停下请您指示了。”


李艺彤思索不过片刻,心下顿时了然。


“你在此等候即可,我前去打个招呼。”


 


侍卫长拦住了李艺彤。


“公爵大人,您的剑——”


公主的声音从车厢中传出:“无妨。”


 


公主穿的颇为随意,一袭浅白长裙,领口有点低。


李艺彤上车之后第一眼便瞥到公主胸口若隐若现的春光,低头咳嗽一声后干巴巴的提醒道:“殿下要不要先整理一下……”


公主轻笑一声道:“公爵倒是个拘谨的人儿。”


说罢却也坐直身子,稍稍往上拉了拉领口。


 


李艺彤这才抬起头,拎了茶几上一块糕点塞进嘴里。


“我一直没给您回复,今日怕是让您在此久等了。”


公主淡笑道:“那么如今公爵考虑的如何。”


 


李艺彤咽了口中的食物,不紧不慢道:“关于新政,您的想法很多与我不谋而合。我也很清楚待您继位之后,首先要做的定是制衡各方力量。老臣那一派想除掉公爵一族,而您更偏向于我,但两方实力不可同时留存,所以我与他们只能一方留住。”


公主手指在茶几上轻敲几下,点头应道:“是这样。”


“老派势力中的坚力量便是卡洛琳家族,您之前要我做个取舍。”李艺彤轻叹了口气,“斩草非得除根么?哪怕最后贬了他们一族为庶人,也好过大开杀戒。”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公主弯了弯唇,“这一点公爵不是一直做的很好么?”


 


李艺彤沉默片刻,微微抬眸,平静地看向公主。


“那么——恕臣,不敢苟同。”


 


57


 


卡洛琳隔着窗户看了一眼蜷缩在床角熟睡的孩子。


“公爵大人让我们每日定时送去饭菜之外,还要送一些书籍图册进去。”负责看管的仆人弯着腰小声道,“您也可以看见,这个孩子比刚关进来时健康很多了。”


“知道了。”卡洛琳收回目光,半张脸藏在黑暗中表情不明。“今日我过来,是代传一下公爵的命令,明日舞会开始之后,你们且派人将这孩子送去城外西五里的农场,到时候会有人在那边等候。”


“是!”


 


卡洛琳抬头看了看乌云半遮的月亮,喃喃自语般说道:“看这天,怕是要起风了。”


 


李艺彤的马车换了个方向,轧着青石板,骨碌碌的驶远了。


侍卫长弯腰侯在车窗旁,小心翼翼的说道:“公爵大人已经走了,殿下,咱们该回宫了。”


 


公主斜斜倚着,像是没听到一般,捏了块糕点放到眼前端详了一会儿。


今日来之前她有考虑过是不是要把计划提前进行,然而最后她还是让侍女摆了盘干干净净的点心。


李斯特盘亘的势力过大,原先她虽有忌惮,但转念一想,只要愿意合作,有人帮忙管着也未必是坏事。


而今这人怕是要向王室公开宣战了。


三年前布下的卡洛琳这颗旗子,如今看来,到底是好是坏呢?


 


她手指微微一松,那块糕点便“砰”的一声摔落到脚边。


“当真是可惜了呢。”

评论

热度(444)